笔趣读 > 法爷的自我修养 > 第二十章窥伺命运的代价
  预言系法术究竟是法术还是神术?

  命运之神是否存在?

  对于这一点,几百年来,法师们曾经展开了相当激烈的讨论。

  可是时至今日,法师们所拥有的也不过是种种假说,而不是一个确切的结论。

  命运是如此的神秘而主观,法师们至今还不能掌握其中的逻辑。

  天启也好,随机性的个体变异也好,很多智慧生物都偶然会出现智商、能力、运气远超常人的个体,这些人究竟是不是“命运之神的选民”?

  还是说,这仅仅是巧合造成的结果?

  不知道。

  对于预言系法术,更多的法师坚持着均衡说,他们试图用一种位面之中绝对的平衡来描述预言系魔法的本质,而预言系魔法也是目前为止,受到古魔法影响最严重的一系魔法——很多预言系法术的施法都需要法师强行模拟魔网,然后模拟法术位,所以奥术复兴以来,别的魔法都飞速发展,可是预言系却半死不活。

  所以如果说约杰有智脑的帮助,哪种法术还是会最不擅长,那绝对是预言系。

  其他的法术虽然规则还不清楚,但是至少讲究逻辑——但是预言是不讲逻辑的啊!

  不过还好,预言法术和预言法术的代价是分开看的。

  幸亏预言法术不讲逻辑。

  别的法术,不管你的施法成功了没有,付出的代价(法力、神力、材料)都是确定的。

  但是预言嘛——除非你没事作死,窥伺了某个大人物的命运,否则预言失败也不是什么代价。

  相反的,预言法术成功了,那代价才是严重呢!

  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约杰才显得胸有成竹。

  而看出了约杰的有恃无恐,那个树人难得地“站”了起来。

  比想象之中的更高,约杰目测这个家伙的总身高超过了二十米,自己即使抬起了头,也看不清树人那张苍老的脸。

  “凡人,不要用你们那浅薄的认识来揣测这个世界——孩儿们,让我们拔起树根,给他开开眼界!”

  随着这个树人的一声呼喝,约杰视力所及之处,几乎所有的大树全都睁开了眼睛,然后拔起了树根。

  “凡人,新的动荡之年即将来临,作为北境山脉的守护者,我凯特瓦尔必须为这片土地负责!”

  “这次的预言关系着动荡之年的北境山脉,我希望能够借助法师的力量窥伺命运——只要你乖乖的配合,其实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很可惜,你选择抵抗。”

  “我希望让你们这些法师连接到我的思维之中,然后展现出北境的种种可能——现在缺少了一个法师,你说应该怎么办呢?”

  “我当然知道!”对此,约杰露出了笑意,“树人的施法能力和神术类似,你们能够听懂魔法语却不会用魔法语表达,为了将预言的结果传达出来,所以你需要和法师联通思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曾经和北境军团有所协议,你进行预言,北境帮助你展示预言。”

  道理其实很简单,在整个预言的过程中,凯特瓦尔就像是电脑的主机,但是他无法使用魔法语表达(能听懂,但是不会说),所以无法完整地表述整个预言。

  凯特瓦尔需要一个显示器,一个能用魔法语将自己的预言表达出来的显示器。

  现在已经不是法师故作神秘的时代了,一个吞吞吐吐的预言是毫无意义的,所以凯特瓦尔才和北境军团合作,北境军团提供大量的菜鸟法师,一方面是菜鸟法师好控制,另一方面超过一百人的也数量使得他们能够完整地接受和表述整个预言。

  一个清醒的约杰是毫无疑问不符合“传递预言信息”这一要求的,而约杰的第一句话就表明,自己决不会甘心主动失去自己的意识。

  “那么现在,你是否愿意付出代价呢?”凯特瓦尔半蹲了下来,巨大的眼睛死死盯着约杰,“既然得知了事情的重要性,那你是否能够付出代价呢?”

  “如果你说的是指主动接受魅惑而失去意志,那很抱歉,我坚持自己的想法!”

  对于失去意识、任人摆布这种事情,约杰永远不会接受!

  更何况是一言不发就群体恐惧的控制!

  听到约杰再次拒绝,树人和那三个大魔法师都很惊讶。

  他们原本以为,在得知了事情的原委之后,约杰会愿意参与预言,可是谁也没有想要,约杰的拒绝如此干脆!

  这下子,树人终于发怒了。

  “可笑而自私的凡人!你真的以为你的意志有多么宝贵吗?别忘了,幽罗大陆上,决定一切的终究是实力——如果当初耶基利亚不是众神祇都拿他无可奈何,你以为你们还能摆脱神祇的控制,说什么自己的意志吗?!”

  “这个预言关系到了北境山脉里面无数的生命,就因为你可笑的意志,动荡之年中,北境山脉就只能随波逐流了吗?!”

  “这我知道!”在暴怒的树人面前,约杰寸步不让,“但是我坚信,我的意志,价值远远超过你的预言!”

  “那好,凡人。”凯特瓦尔似乎是考虑到了这个预言的重要性,他强忍住了自己的愤怒,“说清楚,哪里超过了预言!”

  “我的意志,本身就足以承载预言的表达!”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