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斗破之远方的团扇 > 第六十四章鹜鹰“屈服”
  “啧啧,真是好香呢,痕大哥,这么好的茶,不请我喝一杯么?”屋外,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屋内的青年只是淡淡道:“进来吧。”

  拉起袖子,给面前的萧炎添上一杯茶,痕面不改色的道:“用茶吧。”

  轻抿一口,感受着口中香气馥郁的香茗,萧炎不由得有些感慨:“不愧是宇智波家的天才,这茶沏得真是太到时候了!”

  “好了,”痕放下手中的茶杯,面无表情的说道,“你现在是什么修为了。”

  “嘿嘿,托陨落心炎的福,九转斗皇巅峰了,”萧炎挠了挠后脑勺,笑道。

  “陨落心炎?莫非你……”听到“陨落心炎”四个字,痕挑了挑眉毛,道,“把天焚炼气塔的陨落心炎给炼化了?”

  “没办法呀,”萧炎赶紧辩解道,“当时陨落心炎暴动,那种情况不是我吃他就是他吃完呀!”说到这里,萧炎又想到在天焚练气塔底部发生的那荒唐的一幕,突然有些无奈了,要是让薰儿知道了,那可就尴尬了。

  “你呀,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你了,”痕摇了摇头,淡淡道,“还好我上次给了苏千大长老一枚火莲子,想必现在那火莲子在陨落心炎的孕育下,已经成长为了一朵新型异火了,拥有者陨落心炎的能力,应该可以作为天焚练气塔的日后根基。”

  “这样呀,那真是太好了,这下天焚炼气塔的心炎就不会消失了。”萧炎也是缓缓舒了口气,心中的对于学院的愧疚也减少了不少,也总算明白了苏千大长老知道自己炼化陨落心炎后,也只是叹了口气,就没再说什么了。

  “我记得你一直在用那把玄重尺吧?”痕突然问道。

  萧炎先是一愣,又点了点头,疑惑道:“是呀,你问这个干什么?”

  痕从纳戒中取出一个赤红卷轴,甩给萧炎,说道:“此尺法斗技,名为六合游身尺,地阶中级斗技,乃是几百年之前横行大陆的六合尊者所创,此尺法也是其成名斗技,威力极强,唯一的缺陷,便是尺法略显偏门,若非是此中侵淫数载之人,想必颇难将之驾御。”

  “真的!”萧炎有些颤抖的拿着手中的卷轴,激动道。

  “小炎子,你可有福了,六合尊者在中州大名可是如雷贯耳的,连我也就拍不要,你若是能练就‘六合游身尺’,定然能掌握一门新的尺法。”药尘乐呵呵的笑声在萧炎脑中的响起。

  “如果我记错的话,那个‘三千雷动’在你身上吧。”就在萧炎内心对于痕的举动感激不已时,一道颇有些玩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啊?”萧炎先是一怔,但很快也明白了什么,苦笑着将“三千雷动”交给了痕,人家可不是搞慈善的。

  “‘三千雷动’,这次赚了。”拿着手里的银色卷轴,痕心里颇有些感慨,自己当初还是在莫天行那里用三枚紫心破障丹换到“六合游身尺”的,现在可是靠着这对自己毫无用处的斗技从萧炎那里换到‘三千雷动’这在拍卖会上派出千万金币天阶的斗技,怎么看自己都说稳赚不赔呀。

  对于这“三千雷动”,痕其实最在意不是其速度。这方面的忍术自己也不是没有,自己最近修炼的雷遁查克拉模式也有这种类似的功效。自己最在意的是若将这“三千雷动”修炼至极,即可开始修炼风雷阁镇阁之宝“三千雷幻身“,这种由远古流传而下的斗技,地阶高级,此法修成,能凝雷幻身,雷幻身实力与本体相仿,本体不死。幻身则不灭,此种效果,外人以四字形容,堪比天阶!某种程度上比影分身之术强不少,甚至还能发挥出些许轮墓·边狱的功效。

  “该说正事了!”痕将银色卷轴收入自己的纳戒中,轻轻抿了一口茶,又道,“以你现在九转斗皇巅峰的修为,想必突破后应该是五星斗宗。”

  “那是,痕大哥的修炼秘法当然了不起。”萧炎乐呵呵的说道,他如今二十三岁都不到,就即将踏入无数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境界,的确值得自豪了。

  “切,”痕撇了撇嘴,又沉声道,“等你突破到了斗宗,就开始你我老师的复活大计吧。”

  “好!”萧炎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一想到自己的老师即将复活,并踏入半圣之境,那是何等的激动和自豪呀。

  “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也该动身前往中州了,”一想到自己曾经游历过的地方,痕的眼中就闪过一丝丝精光,“止水也即将突破斗宗之境了,到那个时候我也能放心了。”

  “中州呀,”萧炎两眼放光,嘴边喃喃道,他可是非常向往中州,药尘可没少给他讲述中州有多奇妙。自己突破斗宗后,若是想要追求更强的境界,就必须前往中州,根别说丹会了。

  “去了中州也好呀,可能以后我就要称呼你为少阁主了。”痕淡淡的笑道。

  “少阁主?”萧炎有些诧异的看着痕,他不明白痕口中的少阁主是什么意思。

  “哼,你难道忘了你老师是星陨阁阁主?”痕冷哼一声,“等去了中州的星陨阁,就你的实力和六品炼药师的身份,完全有资格胜任星陨阁少阁主。”

  “嘿嘿,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萧炎恍然大悟,又对着痕笑道。星陨阁,作为有风尊者坐镇的中州势力,即便现在还比不上三谷二宗,但也是中州的一流势力,不是西北大陆云岚宗这种势力能比的。说难听点,纳兰嫣然的那个所谓少宗主身份,在萧炎日后的少阁主身份面前,算个屁。

  “等我成为斗宗了,我就去云岚宗,找那个魂殿鹜护法算账!!!”一想到自己有能力面对那个掳走自己父亲的鹜鹰,萧炎就按捺不住内心的杀意,紧紧握住拳头。当年要不是自己老师和痕的劝阻,自己怕是又上了一趟云岚山。在迦南学院的那些日子,自己日夜努力修炼,为的不仅是日后有能力娶到薰儿,还有找到自己的父亲,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别心急,”无视了萧炎那骇人的杀气,痕轻描淡写的说道,“已经有人去收拾他了。”

  “谁呀?”萧炎双眼睁的老大,满脸的不可置信!

  “止水呗。”

  云岚宗后山的深处

  “这就是你带来的那个人?”包裹在黑雾之中,浑身散发着阴森森的气息的鹜鹰,疑惑的打量着面前穿着宽大的黑袍,头上带着兜帽的青年,又朝着一旁的云山问道。

  “正是,”云山眉头皱了皱,看着眼前云韵带来,据说是痕族人的青年,他很是不解。痕已经是斗尊了,完全可以轻轻松松解决这个不人不鬼的家伙,为什么只派了一个斗皇巅峰修为的族人来。

  “桀桀,你很不错,跟本护法走吧,本护法可以送你一场造化!”鹜鹰突然一脸倨傲的对青年说道。

  “你确定要送我一场造化?”闻言,青年有些好笑的看着鹜鹰。

  一旁的云韵和云山都有些错愕了,没想到鹜鹰以为他们是给他送人了。

  在鹜鹰看来,青年怕是比云岚宗宗主还要年轻,但却拥有斗皇巅峰,甚至半步斗宗的修为。如此天才放整个中州也不多见。若是这样的天才被他带到魂殿,到时候魂殿肯定会给他记上一大功的,那他在魂殿中将会得到的赏赐也绝对够他的实力在进一步了,搞不好殿主一高兴,还会为他重塑躯体,突破斗尊也指日可待!

  “很抱歉,今天我来此,是有另外一件事情。”青年冷笑着,抬起头望着鹜鹰那有些诡异的双眼,淡淡道。

  “另外一件事情?”鹜鹰很是诧异的看着青年,眼中一道寒光乍现。

  但是接下来,鹜鹰和青年就这样相互对视着,一动不动,让云韵和云山面面相觑。

  他们在搞什么?

  这是云韵和云山脑中的疑惑。

  正当云山想要开口的时候,让他和云韵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原本平日里总是鼻孔朝天,高高在上,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连自己这个云岚宗老宗主的面子都不给的鹜鹰,居然此刻对着眼前那个连斗宗都不是的青年,献出了自己的双膝。

  “鹜鹰,见过大人。”鹜鹰双膝跪地,对着青年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声音中尽是敬畏和服从,没有一丝的不甘,让云山都有些凌乱了,这还是那个自己平日里见过的魂殿鹜护法吗?

  云韵也有些不知所措,当初青年来云岚宗找她的时候,说是痕派他来解决魂殿护法。可她从未想过青年会这样“解决”了那个修为不弱于自己的魂殿护法。

  “痕他们家究竟都是些什么人呀?”这是云韵脑子此刻的想法,她以前偶尔听痕说过一些有关他家的事情,也只知道痕的家族是一个人数最多,传承多年的大家族,却没想到痕的那个族人居然能什么都不做,只是跟鹜鹰对视了一会儿,就让魂殿护法屈服。

  “云宗主,”就在云韵还在发呆的时候,青年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低声道,“前辈要我做的事,我已经完成了,以后你们就不用再害怕那家伙会对你们不利了,前辈也让我给你和老宗主带个话,一些以前还不敢做的事情,现在可以做了。”

  兜帽的遮掩下,原本漆黑如墨的眸子,不知何时出现了四角回旋镖的图案,妖异而鬼魅,只看一眼就有一种晕眩的感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