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原来你是这样的系统 > 第98章 所谓思念之物
  “应该是云小兄弟的绝杀,如果真是道境十重天以上的存在,我们不可能感应不到。”君世离看了一会后说道:“力量除却本身修炼之外还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增幅,云小兄弟是火系的,之前身边跟着一个纯度极高的火灵,如果得到了那火山上的天选之刃,三者之力叠加也是可以造成这样的天威之势,毕竟那本是天选之刃的主场。”

  “刚拿到就能融合到如此心有灵犀的地步吗?这样的场景没有极高的融合度是不可能做到的吧?”玖月神色微凝的说道。

  “这就是云小兄弟的人格魅力了,在他身边的人都对他很在意,而且之前那边并没有出现那个天选之刃的巨大动静,那就证明云小兄弟直接说服了那个天选之刃。”君世离眼眸微眯的说道:“那应该是一柄王级的天选之刃,能够说动这样的存在,可见肯定是触动了对方心底心悸之处,默契的高也就可以理解了。”

  “你说他到你这个年龄,谁强?”

  “自然是他强,我的气运不如他,一些奇遇也不如他,但这种假设并不成立,因为我也在不断变强,何况,我们并不会成为敌人。”君世离淡淡一笑的说道:“我在这片大6是顶尖强者,但他不同,他的眼眸里有着更高更远的地方。”

  “是我束缚你了吗?没有帝君殿的话,你会变得更强吧?”红衣女子抿了抿红唇。

  “每一个人的生存方式都不一样,帝君殿现在是我的家,我不会抛弃你,也不会忘记我的誓言,这和我的生活方式并不冲突。”君世离微微摇头说道:“我现在唯一遗憾的是没有找到他,也不知道他现在……”

  “放心吧,我会继续帮你寻找带君字,岁数相当的人,那是给他的名牌,他应该不会改姓。”红衣女子安慰的说道。

  “世离兄,或许我们都过于担心了,他也许正在某个普通的家庭里生活中,如果找到他时是这样的情况,不将他拉进来或许更好。”玖月微眯眸子说道。

  “……嗯,也许是这样,但还是要确定他确实活得很好才行。”君世离想了想之后点点头。

  这尔虞我诈的修炼世界太过残酷,能平凡过完一生也未必不好。

  另一边,君离也是怒火升腾的全力轰击向倾洛幽,要突破她的防线去打断云胤的,但漫天好似燃起来的红霞就是不断的阻隔,让那漫天的黑链无法突破,而这时,云胤已经眯起眸子准备动攻击。

  融入了灵犀一指,新生的全力绝杀!

  下一瞬,云胤在猛的对着君离的方向将螭火之剑投掷了出去。

  这并不是简单的投掷,而是融入了十层灵犀一指的剑招,配合着那从天穹上落下的火球,螭火之剑宛如一道苍穹深处坠落的火焰流星,所过之处虚空崩碎,枯败,划出一道漆黑的巨大伤疤,似天穹在哀鸣一般。

  看着那穿梭虚空而至的流星,不止是君离瞳孔收缩成针孔状并将全部的锁链第一时间打向对方,就连倾洛幽都是神色惊异,这一招实在太强了,远远过了云胤这个实力所能挥的极限。

  三息,说短不短,说长绝对不长的时间里火焰之剑已经刺入了不断螺旋凝聚在一处的铁链尖锥之中,继而破灭一切的向着君离冲击过去。

  如果云胤是正常的火系强者,就算能够挥现在的实力,也绝不可能如此摧枯拉朽的破开君离的全力一击,但云胤并非正常意义上的人类和强者,他是人龙之子,先天自带龙族血脉,有对暗系有着破魔之力的纯净至尊龙力,虽然他还不是龙子形态,但君离的黑暗铁链也不是什么魔族魔君的至尊魔焰,所以这看似针尖对麦芒的对决只是瞬息之间就分出了胜负。

  两息,烈焰之剑离君离的心脏只需要两息!

  就在这一瞬,君离骤然祭出了一个巨大的门户,一个两侧布满神秘文字,横栏上书写了四个怪异符号的门户。

  同一时间,在烈焰之剑的力量刺激下,那门户中间骤然出现一个旋涡状的紫黑色漩涡,一个将螭火之剑挡住,甚至略有一些要吞噬螭火之剑的诡异漩涡。

  但就在君离微微松了口气的瞬间,一个身影穿梭虚空而至的双手挥动手里那至少有十丈大小的巨大火焰直接斜劈而至。

  苍穹在这一瞬间裂变,整个空间都在这瞬间停顿了一下。

  一股源于云胤身体之中,却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力量涌动而出,模糊之间,他想到了小时候一段模糊的记忆,似乎是扭转了四季之力的记忆,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记忆。

  一声响彻四方的大喝之声,云胤双手持剑的劈了下去。

  天地苍穹,寂灭!

  “给我碎!”

  这片天地只存那一声破减一切的声音。

  一剑斩苍穹,这一剑里隐约融入了云胤真正觉醒,不,是解封了的力量,在整个人的精气神达到巅峰,且在芜瞳,螭火同时将这种精气神推至更加强大的空灵境界是瞬间,云胤体内有什么解封了。

  那是他自己都不明白的力量,却真实的存在。

  那似乎能阻挡神尊攻击的神秘大门整整齐齐的呈斜侧面分开,坠落两边,继而露出了其后君离不可思议的惊惧神色。

  但,就是在君离必死的瞬间,一个通体漆黑的存在突然出现,然后手持漆黑的神剑骤然劈向了云胤斩出的毁灭剑芒。

  一声响彻九天的声音响起,两剑撞击的地方,山体直接从中间崩碎向了两边并崩塌的扩散开去。

  烈焰冲上九霄,在空中寂灭了一瞬后化着无形的气浪环形的扩散开,所过之处,虚空都是被碾压的寸寸崩碎。

  渎神者再现,而且拼着自己身体血肉纷飞的为君离挡了必杀的一剑?

  这一剑,即使是云胤此时此刻都不可能再次重现,所以他嘴角溢血,身上烈焰戎装散去,只余破碎的沧海明月随风飘摆的看着渎神者皱起了眉。

  为什么她要帮君离?

  就在这时,渎神者却是嘴角溢着黑色鲜血的一闪神出现在了君离的身前,然后一抬手,在君离反应不过来抓住了他胸前的项链,继而一握手的拽到了自己的手里。

  这是一条镂空螺旋而下,上段中空之中有一滴水漂浮的奇异项链,此刻却被渎神者窝在手里,目光似有波动。

  云胤,远处的夏晓滢都是微微一顿。

  这难道就是渎神者追寻的思念之物之一?

  仿佛印证云胤的话一般,渎神者反手将冲上前想将项链夺回的君离扫到了不远处的地面,一处正在崩坏的地面上。

  渎神者并不是为了守护君离而出手,只是不愿意她想要的思念之物被损毁,仅此而已。

  转头,渎神者看了云胤一眼,然后猛的一弹而起的飞向了虚空,几息之间就变成了漆黑的小点。

  君离身上此刻也沾染了一些熔浆,手头被灼伤了,但他却顾不得这些的猛的冲向了天空,竟是是要去追那个渎神者。

  这项链似乎对君离也有着特殊的意义,甚至越了芜瞳。

  之前即使在战斗,他看芜瞳的目光依旧带着强烈的占有欲,但这一刻,他却没有理会回到云胤身边的芜瞳一眼,直接向远方追了过去。

  看来,这串项链意义非凡,不仅仅是渎神者的思念之物,同样对君离有特别的含义。

  “不知道以后我会不会这种思念之物呢。”云胤看着虚空神色莫名的微微一笑,低语。

  “肯定会有的,何况,你不就是你身边之人的思念之源吗?”恢复了正常大小的芜瞳平静的说道。

  “……我就是思念之源吗?”云胤眯了眯眸子,似乎这话也有他的道理。

  不管是父母,依依,还是幽幽,烟姐……

  或许,和自己有羁绊的人在自己思念对方的同时也在思念着自己吧……

  思念之物,还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抚了抚被风吹乱的头,云胤反手将手里的大剑在手里挽了一个剑花后顺势将变小的手链带回了手腕上。

  这次的天选大会,真的是来对了。

  思念的人,他会去接他们,不管他们所在的地方多危险……

  带着豁然开朗的淡淡弧线,云胤打了个响指的唤出一柄巨大化的灵剑,继而坐上去的飞到了白鸢,苏瑶她们附近的说道:“想去耶罗城的就上来吧,这里的事,已经完结了。”

  闻言,白佑也是拉住白鸢的手一跃而起的上了灵剑。

  “我还以为你又准备一个人偷跑呢。”柳宁哼声道。

  云胤笑了笑的说道:“我想走的话会正大光明的离开,缘聚缘散本来就是随缘的,朋友又何必太在意聚散呢,只要心里有这个人,就够了。”

  “……”跃上灵剑的柳宁怔了怔,然后微微皱了皱眉。

  此时,袁虹也跃上了灵剑的说道:“下次,我也会争夺的。”

  云胤点头。

  “云兄,我和妹妹就不去了,之前拿到的天选之刃已经足够了,我们准备回去了,以后肯定会有相聚的地方。”苏媛却不准备去耶罗城了,因为这次的事琼华剑派的人也损失了一些,很多事都需要人来处理,她准备留下来帮忙。

  云胤点点头。

  “我也不去了,之后的战斗我们可能插不上手,只能祝你得到想要的东西了。”孙曼莎也选择了到此为止。

  “我暂时也不准备去经历更高层次的战斗了,这对我没什么好处,加上之前的天选之刃也确实够用,我准备回去闭关一段时间,以后肯定会在某处再相见的。”黎瑄心也准备在离开,回去顿悟一番。

  如此一来,剩下的人还有云胤,云倾依,倾洛幽,白鸢姐弟,袁虹,柳宁以及夏晓滢,花暮雪一大一小两个大小姐。

  撇除会飞的云倾依,倾洛幽和夏晓滢,云胤也是御剑到了本该出事,但却站在很安全位置的花暮雪面前,然后跳下去的弯下了腰。

  将花暮雪公主抱的抱起跃上灵剑,云胤放下花暮雪的同时问道:“还要继续吗?”

  “为什么不?”花暮雪反问道:“刚觉得有趣,就这么回去不是又要继续无聊了吗?”

  云胤微微一笑,转身御剑向着远处飞了过去。

  “姐,我有种感觉,这一别,再见时他会真正的同阶几乎无敌,而不是像现在靠特殊的方式变得这么强。”苏瑶望着虚空说道。

  “……或许吧,回去好好修炼吧,如果不想被甩在他看不到的距离外。”苏媛神色莫名的轻叹了一下。

  即使是朋友,实力相差太大的话,可能也只能是匆匆一过的过客罢了。

  另一边,盘坐在灵剑之上的云胤看花暮雪就这么靠着他的手臂睡下了,也只能无奈的拿出一件大衣盖在了她的身上。

  花暮雪只是微微动了动,然后往云胤的手臂上靠了靠。

  “你们也上来吧,飞着不累吗?”给花暮雪整了整衣角,让她可以好好休息的同时云胤对虚空说一句。

  “……”微微沉默后翎,羽现身的落在了灵剑上。

  这样是比较轻松一点。

  “胤胤,君世离他们已经过去了,会不会……”云倾依走到云胤身边侧坐下的说道。

  “从刚才我就一直再在感应那似有似无的气息,他和那个强大的气息并不在一起,甚至相距胜远,似乎是在地底蛮深的地方,可惜气息太隐晦了,似乎是和我身体的血脉有一些感应,不然我都快感应不到对方了。”云胤微微皱眉的同时倒是并不担心君世离他们的战斗会影响自己。

  “他们都有强者之心,强者的尊严,也不可能一开始就真的三个人一起上,我们过去之后可能会比较混乱是真的。”倾洛幽在花暮雪身边坐下的说道。

  “就算战斗也是在内城,何况真的有和耶罗城城主实力对抗之人,肯定会开启领域,到时也波及不到太远,只要不去城中心,肯定没什么事。”羽在不远处插了一句的说道。

  云胤微眯眸子点点头,不过心里却还是考虑起了去城主府需要的各种可能,毕竟那气息虽然没和那个妖王在一起,但很有可能就是城主府下面的地牢或密室。

  他自己的血脉他现在都看得越来越不懂了,这个时断时续的感应却能大致猜到他的位置,可见这气息可能并不单纯是物,更有可能是一个人也不一定。

  自从离开不朽山,这个世界似乎就莫名其妙的变得精彩起来了。

  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等他,他的血脉到底是什么,那模糊的记忆是真是假?

  他要做的事,似乎还真的是很多的样子。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他已经有些期待了。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