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侠义清天 > 第十八章双拳难敌四手
  时敬迁早已准备好,此时那人走到他身下,他当即跃下,一掌劈在那人身后。



  但听一声惨叫,那人被击倒在地,一动不动。



  时敬迁暗松一口气,也不看清那人是谁,飞身将挂在梁上的福临提了下来,走出房间,便要离去,可是才走出门,便将院子中仍站着一个黑影。



  虽看不清对方是谁,但是时敬迁仍是感觉到害怕,因为那些满清任何一个走狗,都能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是以他快速钻回房间,但是还没有关上房门,那道黑影已经掠了进来。



  时敬迁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道:“送你上地狱的人。”



  可以听出那人是成须鹤。



  时敬迁急将福临挡在身前,道:“你可要手下留情,不然我杀了这狗皇帝。”



  成须鹤虽然心狠手辣,但是也不得不忌惮皇帝的安危。



  “好,我不动手,你也不要伤害皇上。”



  时敬迁道:“那你现在出去。”



  成须鹤无奈,退出房间。



  时敬迁提着福临跟着也走出房间。



  但是在离房门丈远处,成须鹤停了下来,时敬迁道:“你怎么停下了。”



  成须鹤道:“你的轻功那么好,我若是再退,只怕你便要逃走。”



  时敬迁道:“那你以为我现在便逃不走了吗?”



  成须鹤道:“你能逃走,但是我能把你拉下来。”



  时敬迁道:“恐怕你身后的冯天玉不会让你如愿。”



  成须鹤闻言,急的转过身去,但是身后什么都没有。



  当他发现上当后再回过身来,发现时敬迁已经没了踪影。



  “臭小子,找到你非剥了你的皮!”



  成须鹤甚是气恼,却不知从哪里去追,只有进房间检查被时敬迁击倒的沙狂飞,发现他不过被击晕过去。



  这时外面火光大亮,脚步声响起,钱谦益走了进来,笑道:“成道长可救出皇上?”



  成须鹤道:“没有。”



  “那可抓到那两个反贼?”



  “没有。”



  钱谦益闻言,道:“那这可如何是好?”



  成须鹤道:“你害怕那两个人回来找你报复不成?”



  钱谦益道:“连皇上都敢绑架,不得不怕。”



  成须鹤道:“放心,你对大清忠心,我们绝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那最好不过了。”



  冯天玉此时在城中飞奔,因为是晚上,加上轻功高绝,是以很快便甩掉北寒雪七人,他又转回钱府,想确定时敬迁有没有安全逃走,因为他发现沙狂飞和成须鹤二人没有追上来。



  只能希望上天保佑时敬迁已经逃走罢,但是想到以成须鹤的狡猾,怎么可能让时敬迁逃走。



  怀着不安的心,



  当冯天玉回到钱府时,发现房间里并没有时敬迁的影子,只道时敬迁已经逃走,又想到董小宛不知情况如何,是以潜行到董小宛的房间,发现没有人,他暗道不好,想来一定是被抓走。



  想起钱谦益,心中愤怒,便到他房间,也不见人,直到抓住一个婢女,方才得知在大厅。



  将那婢女击晕,他潜行到钱府大厅,发现此时大厅外满是官兵,守卫森严,冯天玉只得在远处观望。



  但见大厅里有成须鹤还有钱谦益,柳如是和董小宛。



  此时董小宛被两个清兵牢牢抓住,成须鹤问道:“快说,时敬迁他们会去哪里?”



  董小宛道:“不知道。”



  成须鹤道:“你不说就杀了你。”



  董小宛道:“就算把我碎尸万段还是不知道。”



  成须鹤道:“想死,成全你!”



  他从小兵那里得到一把刀,挥刀递到董小宛脖子旁。



  “说是不说。”



  董小宛道:“杀死也什么都不知道。”



  想来是真的不知道,成须鹤道:“就算你不知道,你与冯天玉掳走皇上,亦是罪高万死,现在只有辣手摧花了。”



  他挥刀便要砍向董小宛,眼看一代绝色女子便要惨死刀下,柳如是惊呼出声。



  此时冯天玉急拿起屋顶一片瓦,向成须鹤掷去。



  刀没有落至一半,感觉到破风声传来,成须鹤急忙挥刀向袭来的瓦片劈去,但听“啪”的一声响,刀与瓦片碰到一起,碎裂开来,裂片四溅,击中抓住董小宛的两个清兵太阳穴,当场死去。



  成须鹤大吃一惊,感觉到瓦片挟带的劲力非同小可,暗暗吃惊,看向瓦片袭来的方向,但见一个人向他飞掠而来。



  他能看清那人面容,惊道:“冯天玉!”



  成须鹤万万没想到冯天玉会杀个回马枪,等他反应过来,冯天玉一道雄浑的掌力已经袭来,成须鹤急忙躲开,等他再想出手回击冯天玉,而冯天玉已经提着董小宛离去。



  “哪里走!”



  成须鹤便要起身去追,但是忽觉脚下一紧,迈不开步,他低头一看,只见柳如是抱住他的脚。



  成须鹤道:“你这是何意?”



  柳如是道:“不能让你杀了宛妹。”



  成须鹤闻言大怒。



  “找死。”他一掌劈出,击在柳如是天灵盖,柳如是脑浆崩裂死去。



  钱谦益见状惨呼。



  成须鹤想要追冯天玉已是来不及,但见钱谦益悲泣的样子,不禁觉得过意不去,当下带着清兵离去。



  一心为满清朝廷,却落得妻子被杀,钱谦益悲痛欲绝,大哭一场罢,唯有以头撞柱脑浆崩裂死去。



  冯天玉抱着董小宛飞奔出钱府,飞掠出数百丈时忽的遇到追寻他的北寒雪等七人。



  但听三声长笑后,李三笑道:“怎么样?冯天玉,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冯天玉暗道倒霉,道:“我哪里逃了,现在不就来找你们来了。”



  “好,那我们可要动手了。”



  冯天玉两手空空,尚且打不过七个人,现在手上还抱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他如何能赢,是以唯有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转身便要跑,但是发现北寒雪七人已将他包围住。



  “想跑没那么容易。”



  冯天玉道:“我不过是想将怀抱的的姑娘送到安全地方而已。”



  柳三娘笑道:“想不到你倒是多情郎,最近身边的姑娘换个不停。”



  冯天玉道:“的确,只可惜她们都没有柳三娘有女人味。”



  柳三娘道:“还是你有品味,都不舍得杀你了。”



  王貂笑道:“冯天玉,要是让柳三娘看上你,你可就惨了。”



  冯天玉道:“会有多惨?”



  王貂笑道:“会被吸成人干。”



  冯天玉道:“那我可无福消受。”



  张豹道:“你当然无福消受,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



  冯天玉道:“可惜我还不想死。”



  张豹道:“不死也得死。”



  他使出他尺长的银针,向冯天玉攻去。



  银针泛着寒光,攻向冯天玉胸口。



  冯天玉急忙躲闪,其它六个人也齐地围攻上来。



  冯天玉不禁面若死灰,董小宛能看出冯天玉脸上的绝望,道:“要不你丢下我一个人,自己先走吧。”



  冯天玉道:“我可不是那种无情无义之人。”



  柳三娘道:“你有情有义,那就是死路一条。”



  冯天玉道:“为情义而死,死也值得。”



  吴应熊道:“冯兄高风亮节,令人敬佩,我们会成全你的。”



  冯天玉将董小宛放在地上,道:“即是如此,那你们就一起上吧。”



  他话未说完,北寒雪七人齐地向他攻去,董小宛吓得蹲在地上,嚎叫不止。



  待他们攻近前来,冯天玉疾的出手,将他们的攻势一一化解。



  几十招过后,七人联手,竟是难以伤到冯天玉,但是冯天玉想突围,亦是不容易。



  如此八人正在打斗之际,殊不知有一个人在旁边观看,那人便是冒辟疆。



  看着几人打斗,冒辟疆暗暗为冯天玉担心,当然他更担心的是董小宛。



  自从在西湖邂逅,他便对董小宛产生了一种难以描述的感情。



  是以这些天他都是守在钱府周围,因为他知道钱谦益效忠满清。



  又拆了几十招,眼下冯天玉虽然凭借自身武功抵挡住七人进攻,但是他毕竟还是肉体凡胎,眼下不禁开始有些手忙脚乱。



  很快,但听一声闷哼,冯天玉的肩膀被李鹤双钩划了一道伤痕。



  虽然受伤,但是冯天玉出手并未慢下来,因为对方七人攻势如狂风骤雨般袭来,他知道只要他出手一慢,便会关系两条命。



  暗处偷看的冒辟疆已然感觉到冯天玉独木难支,心中着急,知道不能再等下去,看准机会,挺剑飞掠出来。



  正在打斗的八人竟是未想到半路会有人杀出,待感觉有人袭来,齐地收手闪开。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令人措手不及,但见那人杀进来,向冯天玉靠拢。



  冯天玉和董小宛惊喜,道:



  “冒兄,你怎么来了?”



  冒辟疆道:“路过罢了。”



  北寒雪道:“你是何人?敢与朝廷作对。”



  冒辟疆道:“我是复明社的人,就是要与满清鞑子作对。”



  “原来是复明社的乱党,那就一起杀。”



  七个人又向冯天玉和冒辟疆杀去。



  有了冒辟疆相助,至少减轻了负担,且有信心,当下出手一如既往,连绵不绝。



  如此过了几十招,虽说多了一个人,但是冒辟疆的武功也就与张豹不相上下,而对方是七个武林好手,眼下以二敌七,冯天玉和冒辟疆渐渐开始有些难以招架。



  冯天玉道:“冒兄,方才你不应该出现。”



  冒辟疆道:“小兄弟这说的是什么话。”



  冯天玉道:“若是方才你不出现,现在也不至于陪我们一起死。”



  冒辟疆道:“能与你这样少年英雄一起死,此生无憾矣。”



  冯天玉道:“能得你这句话,我也无憾矣。”



  边打边说,李三笑长笑三声道:“这就开始生离死别,你们两个真是可怜。”



  说着一掌击出,正好击中冒辟疆肩膀,冒辟疆手便难以动弹。



  冯天玉化解数掌,急问:“冒兄怎么样?”



  冒辟疆道:“无碍。”



  虽然说着,但是左手已经耷拉着不能动。



  李鹤笑道:“到现在还嘴硬,看我不砍下你一只手。”



  说着,他的月牙钩向冒辟疆左手勾去。



  但听一声惨叫,冒辟疆的左手被砍了下来。



  冯天玉闻声一震,但是稍不留神,又被北寒雪一掌击在胸口处,飞出丈外。



  北寒雪的寒冰掌所激发出的寒气能透彻心扉,是以冯天玉中了北寒雪的寒冰掌,只觉一股寒气在体内乱窜,令他不禁瑟瑟发抖。



  一寒一残,一番打斗就此结束。



  董小宛一脸着急,替冒辟疆包扎伤口,但是血流如泉涌,董小宛从未见过那么血腥的场面,顿时手足无措。



  李三笑长笑三声,道:“我看你还是不要费那些力气,他就算没有流血而死,也得被我们杀死。”



  董小宛道:“要杀他们,先过我这一关。”



  好一个刚烈的女子,北寒雪等人不禁心生敬佩。



  柳三娘道:“我不杀女流之辈,你走吧。”



  董小宛不服气,道:“你也是个女人,却凭什么瞧不起我。”



  柳三娘道:“我可与你不同,你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董小宛闻言怒起:“那我让你看看有没有力气。”



  她说着向柳三娘扑去。



  倒是没有想到女人发起疯来会那么义无反顾,但是她还未靠近柳三娘,柳三娘已出手点住她的穴道。



  “说过不杀女流之辈。”



  王貂邪笑道:“三娘既然不杀女流之辈,那这个女的交给我可好?”



  柳三娘道:“我说过不伤害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王貂道:“你可是经常杀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现在倒是泛起菩萨心肠了,就算你想饶了她,只怕大家也不同意。”



  北寒雪道:“我也不想杀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王貂道:“就算北寒兄也同意,其它人只怕不同意。”



  其它人都默不作声,柳三娘和北寒雪也无可奈何。



  王貂邪笑道:“那她就交由我处置了!”



  就在这时,忽听天际传来一阵笑声。



  “一群武林败类,连个弱女子都不放过。”



  北寒雪等人惊疑,纷纷向空中看去,但见一个白衣飘飘女子从天而降。



  北寒雪等人仔细看,但见那人蒙着面纱,但是依稀可以看清他的婀娜多姿的身材。



  她手中有一把剑,剑隐隐有龙吟声发出,这些人都是老江湖,自然是知道那蒙面手中持的是龙吟剑,而蒙面女子除了龙小莲还有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