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超能警察 > 第一九八章摔飞
  第一九八章摔飞

  克里斯蒂娜与弗兰克两个人,也将各自检查的结果告诉给了查尔斯,后者直接联络了议员凯奇的警卫队长吉普顿。不过,后者也需要来了之后才能做决定,再者说人还没过去,怎么安排?

  肖恩抬手看了看表,发现大概还有一段时间,凯奇议员的大部队才会过来,因此直接让这个一直跟着自己的保卫人员,将掌管钥匙的家伙也找过来,并询问还有谁有这些钥匙,还让他们立刻通知对方,决不能打开刚刚锁上的门。除非医院离开学校才行。再过了一会,议员先生的车队来了,开始演讲活动。

  巴黎某地。。。。。。

  在一所公寓之中,一个光头的家伙,伸手将他面前的笔记本电脑缓缓的合上,他这些日子已经查看了几乎所有能够找到的,关于美国国会议员布莱尔#凯奇的资料。不过这些资料并没有让光头要办的事情,有什么太大实质性的进展,只是因为这些东西与ica发给自己的资料都差不多。

  但两相叠加起来,光头还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比如,布莱尔的专属警卫,一共是十人;他的行动习惯,与亲人的关系等等等等。

  不过光头决定还是直接去加州萨克拉门托比较好,因为,布莱尔#凯奇最近的时间,虽然是在加州做巡回演讲,但自己如果能够搞到他的行程,那就是再好不过了。也更加方便自己选择动手的方式方法。

  并且选择什么样的武器,用何种方式杀死他,光头心中还没有确定。他是个喜欢精准的人,因此他必须要去一趟加州才行。

  想到这里,光头戴上了些钱,和偷来的护照,直接来到了机场;现在并非是旅游旺季,又或者他的运气不错,售票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三小时后,就有一驾飞往墨西哥的飞机。

  没错!他不会直接飞到美国!光头毫不犹豫的掏出钞票,递给了工作人员。买了张机票,然后对着她笑了笑。便直接进入了机场的餐厅,喝起了咖啡。

  从戴高乐机场至华雷斯机场的航班,只用了不到两个半小时,便已经抵达了目的地。光头男人没有任何行李的。轻松的从飞机上走了下来。

  然后再出了机场后,就在当地的摊贩上,买了一顶很有墨西哥特色的大沿圆帽。好像一个好奇的游客,开始在大街上溜溜达达的!

  之后他选择在华雷斯市边缘的小旅馆住了下来,这里的人们嘴很严,尤其是对于外地人,又或者是警察们。

  但是光头很喜欢他们的这种性格,这会使得自己更加安全,他只需要住宿,并不需要打听任何东西。

  在第二天。他便在当地的黑市上,买了一辆二手的大众汽车,之所以选择这辆车,是因为它很低调,很不显眼,而且这辆车子的车牌照是美国的。

  光头用偷来的身份证明,换来了购买这辆车的权利,虽然车主是个见钱眼开的家伙,不过光头还是将钱痛快的付了。

  之后光头在当天的中午,便驱车穿过了墨西哥与加利福尼亚的边境线。沿着城镇公路。朝着萨克拉门托市开去。

  在距离城市还有几公里的时候,光头看了看一望无际的城镇公路,在一旁边的一个小岔路上,直接拐了下去。这个道路两边就好像一个小树林似的。

  当然。这还称不上是树林,因为规模太小,不过遮挡一下什么的倒是够了。因为光头将要在这里进行化妆。或者说是伪装也行。

  汽车停在了小树林子的里面。光头再一次的看了看周围。很不错!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然后他从汽车后备箱中,拿出一个破布兜子。在这个兜子里面的东西,也许在别人眼中,可没什么出奇的地方,只有一双海滩式的太阳眼镜,还有一个破大衣。就好似汽车一旦出了什么毛病,可以将大衣铺在地面上,人躺在上面进行修理一样。

  不过很快的,光头就从这个破大衣兜里掏出一个假发套,这个假发套做的很真,不近距离观察,看不出是假的,因为这个发套的内沿,有一圈可更换的粘圈!这样一来,如果光头将头套带上,看起来就会更显自然。虽然它粘在头皮上的时候很难受。

  事实上他也是这样做的,戴好头套之后,再将太阳镜戴在眼睛上,然后将破布兜子,重新扔在了后备箱里,其实,在后备箱里,还有两套小衫,不过现在没有必要更换。

  再次坐在驾驶室的光头,对着倒车镜照了照自己的形象,恩!粗硬的头发,和墨西哥人有的一拼,太阳镜遮住了他的半张面孔,不过在这个时节,和这个地点,没有人会把他当成异类。于是,他满意的对着倒车镜笑了笑。

  再次将汽车开动,重新来到了乡镇公路之上,然后有着一头粗硬黑色头发,并且带着太阳镜的家伙,开着这辆不起眼的大众汽车,朝着加州,州政府所在的萨克拉门托市驶去。

  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大礼堂。。。。。。

  肖恩就站在演讲台下面的角落处,而另一个角落站着的是弗兰克#怀特。肖恩的双眼,扫描着观众席上的师生们。此时,台上的凯奇议员,已经演讲到了二十分钟,刚刚进入高*潮。因此台下的师生们一个个的面露激动,仿佛正在看一场男女的裸*身大战。

  不过,肖恩却在十分钟前注意到了一个家伙,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学生,确切的说是个男性学生。

  让肖恩对他感兴趣的是,对方的表情,和行为举止。那是一种平静中透着决绝的表情,又好像是下了大决心之后的样子。因此他还带着那么点兴奋。

  这个家伙距离肖恩并不算近,就坐在观众席第四排,中间偏左的一个位置。不过肖恩,能够将这个礼堂内所有的表情都收在眼里,何况是他?

  “哗哗哗!”。观众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凯奇议员的演讲结束了。下面开始进行互动问答环节。

  学生们的问题似乎对于凯奇议员的私生活更加感兴趣,所以五个问题中最起码有三个,是关于这方面的。不过无关紧要的事情。凯奇也一一回答,并且带着点自我调侃。赢得了很多人的好感。

  肖恩仍然在看着第四排的那个家伙。这个人留着一个类似于锅盖头的发型。神情此时已经变得正常了。不过最开始就已经被肖恩注意上的了锅盖头,这种变化看在肖恩的眼里,变成了等待时机的样子。

  肖恩对着无线电说道:“弗兰克。第四排,第二十二号座位的锅盖头值得注意!”。

  “收到!”。讲台另一角的弗兰克说道。

  这倒不是说,从此肖恩就专门盯着锅盖头了!如果这样的话,别的师生中有破坏分子怎么办?因此注意这个家伙,只是说特别注意一下。但周围的一些环境也绝不能够放弃。

  放映室小窗中的灯亮着,里面没人;二楼的观众,在肖恩负责站立的地方看不见,因此他也不管;而整个大礼堂的灯光此时是亮着的。所以他透过墨镜,不停地一遍又一遍的扫描着能够看到的一些人物。

  却是除了那个锅盖头以外,其他人的情况还是比较正常的,说的严谨点就是,最起码到现在为止,除了锅盖头以外的其余人,都没有让肖恩列入“可疑”之列。

  时间再过。很快的,就到了此次活动的尾声。议员凯奇还是和原先的情况一样,说了声,“谢谢”便开始冲着台下挥手致意,准备告别。

  与此同时,几名州立大学的领导们走上讲台,宣布活动结束,让学生们有序退场。凯奇议员接过了助理递来的矿泉水喝了口。然后就在众保镖的护卫下,准备从侧门出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众保镖就听耳麦里传来了一个语速较快的声音。说道:“警卫队,注意一个上身穿着蓝白色t恤的学生,梳着锅盖头,正逆着人流试图接近议员先生!”。

  特丽莎等人也分散在大礼堂的各处。这些加调局的人,当然能够听得出来,这声音不是肖恩的又事谁的?立刻一边向议员的方向集中,好将其护在中间。一边在退场的人流中,寻找肖恩描述的那个人。

  这时候的肖恩,早就已经锁定了这个小子。不过由于现在的学生们正在退场,这小子虽然在逆流而上,但是也扔在人群里,因此到不是那么显眼。

  不过,没多大一会,大礼堂中的人就已经走了个差不多,再加上他是和人流相反,因此很快就凸显出了他的存在。

  等看到很多保镖好像已经注意到了自己,并且正在飞速的朝自己靠过来的时候,这个锅盖头的表情好像变得更加的坚定,右手直接伸进了裤兜,并大步朝着凯奇议员跑了过去。口中喊道:“凯。。。。。。”。!

  就到这里了!

  因为爆发力全开的肖恩几乎是在瞬间就已经从侧台的地方,踩着观众席的椅子,直接飞了过来,再看肖恩距离也正在移动的锅盖头,还有五米左右呢。他脚下突然猛地一用力。身体好像直接变成了平行而飞的样子。

  直接越过了这五米的距离,一个飞扑,直接从侧面就将这个锅盖头扑出去一溜跟头。其实,就算是没有肖恩这一下,锅盖头也近不了凯奇议员的身边。

  因为这时候在侧幕位置的吉普顿还有另外的几名保镖,在肖恩从耳麦中提醒的时候,就已经立刻的将凯奇围在了中间。形成了人墙。

  不过,最好还是不要让嫌疑人靠近的比较好,你知道嫌疑人是不是跟塔*利班采用一样的自*杀式袭击啊!万一是人体*炸*弹怎么办?

  肖恩的力道有多猛,咱不用描述,单说他身体平行“飞了”近五米,拦腰抱住锅盖头之后,两个人由于惯性的原因又飞了近二米这才有降落的趋势。

  不过肖恩反应飞快,在就要“降落”的时候,用脚往下一伸,先踩住地面,再用出色的腰腹力量猛的一拧。左脚落地的时候再次用力一转。

  他的双可始终搂着锅盖头呢,在身体落地后。如同陀螺般一个转身之后,双手猛的较力,两项叠加的力道,愣是给锅盖头再次摔飞了出去。

  这里距离大礼堂的侧面墙壁也不是太远。锅盖头还没等明白怎么回事呢。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跟着身体“砰”的一声,被疾飞过来的大礼堂墙面直接幢的晕死了过去。事实上是他被肖恩直接抡圆了砸在墙上。

  这一下兔起鹘落,也就一秒来中,但已经足够其余的保镖也赶了过来。查尔斯也是如此。他是从大礼堂侧门那赶过来的。旁边留下的州立大学的校领导们,本来还打算跟凯奇议员客气客气,告告别什么的,可是现在都已经傻了!明显被突发的状况弄得还没反应过来呢!

  查尔斯,特丽莎,克里斯蒂娜三个后赶过来的警卫们,此时已经从身上拿出了手枪,围了上去。

  不过肖恩却对着他们摆了摆手,示意先别莽撞!那说怎么回事?

  原来是肖恩在将这家伙摔飞出去,锅盖头砸在了墙上,然后晕倒在地的时候。肖恩的敏锐观察力捕捉到了对方的衣裤因为运动造成的菱角。从形状上来看,这家伙的兜里装的是个不长的条形物。

  笔!这是肖恩飞快算计过后最可能的一种东西。之前是因为他是从另一侧跑过来的,见这家伙要从裤兜里往外掏东西。却看不见另一头是什么情况;

  但肖恩不认为自己错了!本来嘛,现在他干的就是警卫的活,见这家伙一脸坚定还有一丝紧张,并且快速朝着议员移动过去。能不制止他?

  肖恩摆手让众同事们先别动,他先迈步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那说不是晕了吗?再说那个可能是支笔,没准是跟别墅区邻居家的小孩一样,狂热的粉丝什么的,要找议员签字呢。你还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这不是有病吗?

  要是存在这种的思想,那就大错特错了,一切真相未得到证实前。都是推理,这时候身为警卫就必须要保持警戒的态度才行。

  待肖恩接近这个家伙,看这小子一脸龇牙咧嘴的痛苦样子,双眼紧闭,口中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显然还晕菜着呢!撞得可是不轻!

  上下的检查了一遍。肖恩最终从这小子的兜里,搜出了一管签字用的尼龙笔!

  手中拿着尼龙笔,侧头看了看特丽莎和查尔斯他们,耸了耸肩,说道:“看起来他很不幸!”。

  这时候凯奇议员显然也明白怎么回事了,和一众校领导们走了过来,转头吩咐一名老头,这个老头就是州立大学的校长,说道:“校长先生,请先去校医处吧,我们要先将这名学生让校医治疗才行。”。

  然后吩咐,肖恩几个,将这个学生送到校医处。

  肖恩也没啥不满,你刚才将对方摔晕,是正常的举动,因为你要保护的是议员凯奇的安全,可是这家伙身上没有任何能够伤人的东西,那就要先将他送去医治,这完全是两个事情。你要耍横就是不送他看医生,那可就太幼稚了!肖恩认为,什么事情就是什么事情,不可以掺杂其他东西。

  肖恩与查尔斯两个人一个抬头,一个人抬脚,将这小子,在一个跟这个教师的带领下,抬出了大礼堂,来到了主楼的医务室。

  里面有个女老师,她刚刚也在大礼堂听议员凯奇的演讲,此时也是回来没多久,连衣服都没换呢。不过此时见两个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大汉抬着一个晕菜,并且龇牙咧嘴的学生进来,还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一指医务室左侧靠墙的那张诊治病床,说道:“抬他上去。。。。他是怎么弄的?”。女老师一边问话,一边从旁边的架子上拿起白大褂穿在了身上,然后将听诊器挂在脖子上,再拿出一个血压仪。走到了病床前。

  听见这个女老师问话,查尔斯转头看了看肖恩。后者严肃的说道:“他撞墙上了!”。

  女老师此时正俯下身子检查这个学生的伤痕,的确是幢伤,便点了点头不再问话,专心的检查起来,最后用手扒开对方的眼睛看了看,说道:“应该是脑震荡!不过不严重,休息休息会自然醒来的!”。

  肖恩点了点头,说道:“那谢谢你了!”。然后回身对着查尔斯说道:“咱们走吧!”。

  这倒不是肖恩想推卸责任,而是自己没什么错,在事后也将他送到了医务室,也就没自己什么事了,现在不走,还住在这里不成?

  可就在这时,门外走廊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只从声音上听,人数还不少。跟着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议员阁下,医务室就在这里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