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极武剑神 > 414.第414章喜怒无常
  ""="('"="">

  聂云感觉遍体生寒,整个人如坠冰窖。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他之所以敢下来,那是觉得魔已死,被圣僧镇压近千年,早已经化成一堆枯骨了,虽然他感觉到了危险,但一直不以为魔还活着。

  但是,事实是如此残酷,令人绝望。

  “魔,竟然没有死!”

  豁然转身,聂云近乎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他看见了两道刺目幽冷的光芒,那竟然是一双硕大的眼睛,被它盯着,聂云感觉双脚跟灌了铅一样,连移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的身体在发抖,剧烈的颤抖,从未感觉过如此害怕,曾经见过圣域强者,甚至与之一战,都没有这么深刻的恐惧。

  吼……

  低沉绵长的吼声,来自地狱的低吼,聂云不知魔为何物,只感觉眼前是一头来自地狱的远古凶兽,意志强大如他,不过是被那一双眼睛盯着,都有一种要崩溃的感觉。

  “它来了,它要来了……”

  “快动啊,快点给我动啊……”

  聂云满眼的惊恐,他想要动,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却惊恐的发现,一丝力气都用不出来,这个人都像是僵住了一般。

  吼!

  可怕的嘶吼临近,聂云仿佛瞥见那狰狞的面孔已然出现在眼前。

  呃啊!

  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聂云终于感觉自己动了,整个人侧身一闪,狼狈地摔倒在地:“不能被吓到,怎么可以死在这里,不可以,不可以……”

  他站了起来,浑身剧烈的颤抖,双腿打着摆子,艰难地让自己动起来。

  他感觉黑暗中那道庞大的身躯挪动了,巨大无比的眼眸再次望向了他。

  “来吧,我不会怕你的!”

  聂云嘶吼,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需要用这种方式来给自己打气,但哪怕是能让自己多出一丝一毫的力气,聂云都需要,这是他在有意识的情况下,感觉离死亡最近的时刻,周身带状的黑雾依旧飘着,无比森冷的气息让人死的的心都有了。

  那可怕的身躯还在靠近,巨大的眼眸中,骇人的光芒令人心胆俱寒。

  眼前的黑暗中,那可怕的低吼声再次传来。

  聂云感觉,那张狰狞的面孔又再次接近了,他不想看清,刚才的惊鸿一瞥他几乎是闭着眼闪开的,生怕看清楚之后,他愈发没有行动的力量了。

  然而,魔开口了,聂云惊讶的发现,魔竟然开口了,主动与他交谈。

  伴随着低吼声,黑暗中传来魔低沉带着死气的声音,仿佛太久的岁月未曾开过口一般:“多少年了,终于见到个活人了!”

  “魔会说人话?”

  对此聂云并不清楚,无论是凡人口中亦或是修者口中,魔都是至邪至恶的,在大家的眼中,魔应该是那种嗜杀成性,只会杀戮的可怕存在。

  然而,今日颠覆了聂云的观念,他大脑飞速的转动,想要活下去,只有冷静。

  他试图着跟魔交流:“你,就是魔吗?”

  他的身体在颤抖,说出口的全是颤音。

  这是一句废话,但聂云总算是开口了,想要活命就要了解对手,即使明明看不到一点希望,聂云也希望能够找到那么一点突破口,有活下去的可能,从魔的手掌中逃出去。

  不得不承认,今日他栽了。

  魔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魔?可以这么说吧,你怕吗?”

  冰冷的声音传来,聂云万万没想到,他会这么跟魔交谈,对方似乎并没有一口吃掉它的意思。

  他小心翼翼地道:“怕,自然是怕,知道这个世上真的存在魔,本就已经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了,更何况亲身面对。”

  “那你还不跑?”魔冷笑道。

  聂云竭力保持着镇定,让自己慢慢稳下来,至少要让自己的身体听使唤,否则这种状态跟等死也没有多大的差别了:“跑?我拿什么跑?”

  “哼,还算没有失去理智,刚才还能行动,你已经很不错了。”魔的声音有些慵懒。

  聂云忽然发现一丝生机,他感觉魔不不是没有理智的生物,而且似乎对他并没有多大的杀意,这无疑是一个不能再好的消息了。

  “谢谢夸奖,活下去的本能而已,我可是很怕死的!”

  “哈哈哈,怕死,说得好,有些人嘴硬,不见得多么不怕死,其实怕死并不丢人,最可怕的是在死亡的恐惧下,忘记了自己!”魔的声音再次响起。

  聂云微微一惊,魔真的在跟他聊天,难道真的是被镇压太久了,太寂寞了?

  聂云愈发觉得有活下去的希望,不断让自己试图克服对魔的恐惧。

  “的确,我不止一次害怕过,但是,我从来没有因此停止过我的脚步。”聂云试图忘记眼前是一个魔,平心静气的和对方交谈。

  “不错不错,想要走的更远,小辈你这一点做得很好,虽然你依旧可能连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但你却有了走向巅峰的资本。”魔的声音有些慵懒,像是盘睡着在和他聊天。

  “巅峰?我也想过,但太远了,不如走好脚下每一步,自然就走到巅峰了。”

  “哼,巅峰之路谈何容易,这一路的艰难险阻呢?”

  “碾碎便是!”

  “碾碎?哈哈哈,小家伙你很合我的口味!”

  “小子的荣幸,只希望不是小子我的味道合您的口味。”

  “恩,也说不定,很久没吃过人了,而且还是个鲜嫩可口的小家伙,你不觉得,在我面前还有所隐瞒,是对我的不敬吗?”

  砰!

  聂云完全没有丝毫的反应时间,只感觉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量撞在他身上,浑身的骨头仿佛一瞬间全部散架了,整个人如一滩肉泥一般,多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濒死的感觉了。

  魔说变脸就变脸,喜怒无常。

  聂云一开始还感觉有希望活下去,此刻顿时感到前路渺茫,自己的小命始终掌握在对方飘忽的魔爪中。

  一张巨大的脸靠近,聂云却睁不开眼睛,痛得几乎快要当场昏厥过去了,看似简单的一爪,却是如此的可怕。耳畔传来魔的声音:“倒是一张清秀的脸,小娃娃不错,我记得这里挺偏僻的,这样的修为值得自豪的了。”

  聂云浑身欲裂,几乎完全失去了行动的能力,明明丝毫没有感觉到探知的力量,魔却是认定了的外貌的伪装一般,简单的一击便将他打回原形,恢复了原本的相貌。

  对于对方的夸赞,他丝毫没有半点开心的心情,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今日他算是真的而跳进坑里了。

  “咦?”

  忽然耳畔传来魔那惊疑的声音。

  hp:..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