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昨日欢愉 > 10.婆婆上门
  听到戴宪离开的关门声,丁母从厨房走出来,看见丁叁叁坐在沙发上看书,神情自若,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走了?”丁母走过去问。

  “你以后别叫他,他不会再来了。”

  “你以为我会信?”

  丁叁叁拿开书,轻笑:“不信你可以试试。”

  丁母看她把握十足的样子,忍不住问她到底对戴宪做了什么。

  “你要是欺负他,我可不答应的。”

  丁叁叁拿起书起身,“放心吧,他比我聪明,不会受欺负的。”

  “聪明和受欺负是两回事。”丁母在后面喊道。

  ......

  第二天丁母给戴宪打电话,抱怨自家的灶打不燃了,让他来看看。戴宪应了,丁母喜滋滋的挂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物业上门了,带着修理工,从都到尾给换了一遍,崭新的灶具亮闪闪的落到了家里。

  丁母:“......”

  看着忙里忙外的修理工,丁叁叁靠着门槛,笑得意味深长。

  丁母瞪了她一眼,终于放弃了这个招数。

  丁叁叁今天上晚班,查完房后回到了办公室,看到睡在椅子上白妤给她盖了块毯子。

  白妤懵懵懂懂的醒来,看她回来,问:“查完了?”

  “嗯。”

  “这个是你的一份儿。”白妤爬起来,把办公桌下的一个口袋递给她。

  “是什么?”丁叁叁接过。

  “阴.道冲洗器,科里三八妇女节的礼物。”白妤打着呵欠说。

  丁叁叁:“.......”她不想打开看了。

  “这是你那个好友想出来的,无论是哪个科室,都是这个待遇。”

  “小钟?”她以前是妇产科出来的,想出这个“慰问方式”不奇怪。

  “嗯,白天拿来的,把科里的男同志吓一跳。”白妤笑着说。

  丁叁叁将口袋放在一边,一点想带回家的心思都没有。

  白妤站起来伸了伸懒腰,说:“我休息好了,你睡会儿吧。”

  “好。”

  初春的夜里还有些凉,丁叁叁蜷在办公室的钢丝床上,安然入睡。医生大概都有迅速入睡的本领,因为要珍惜每一分休息的时刻。

  今晚运气不错,没有急诊,她和白妤都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中午,方致远来送饭,两个大保温桶,连葛稚川和白妤都有份儿。

  “多吃点儿,你太瘦了。”方致远坐在她对面,为她布菜。

  丁叁叁边吃边点评:“这家炒猪肝不错,把地址发给我,下次我请科里的同事去吃。”

  “可以带上我吗?”方致远笑着问。

  丁叁叁点头,“可以呀,只要你不觉得我们的话题太血腥。”

  医生在餐桌上聊的......不是一般的消减食欲。

  “那正好,可以测试一下我的耐力到没到医生家属的级别。”方致远说。

  白妤在一边听着墙角,忍不住喷了饭。

  葛稚川闪躲及时,免遭喷一脸的厄运。

  “不吃了,搞得食欲都没了。”葛稚川放下饭盒。

  “都吃完了才说没食欲,你有食欲的时候是不是连桌子都要吞下去了?”白妤不上他的当,丝毫心理负担都没有。

  方致远看着他们斗嘴,忍不住说:“比起我俩,他们更像情侣。”

  “你想吵架?”丁叁叁夹了一块儿牛肉,说,“我可以配合,前提是你别当真就行。”

  “我说的不是吵架,是那种肆意的感觉。不像我们,客气得很。”方致远叹气。

  丁叁叁放下筷子,“这样啊......”

  方致远看她陷入了思考,立马打断她:“都是小事,无伤大雅,别想了,赶紧吃饭吧。”

  丁叁叁一旦动起脑筋来,让他有些发憷。她那个直线思维,估计只会得出“分手”这一个结论。

  “那我们.......”

  “不分手。”

  丁叁叁吃了一惊,他知道她要说什么?

  “再喝碗汤吧。”他动手给她盛汤,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主动挑起的话题了。

  丁叁叁低头喝汤,似乎真的在考虑和他分手的事情。

  之前是想给自己一次机会,走出离婚的阴影。但现在看来,再这样进行下去免不得造成另一个阴影了。面积,似乎还会非常大。

  此时,神外科室的走廊上出现了一个曼妙端庄的妇人,她踏着沉稳的步子挽着墨绿色的包包,朝这边的办公室走来。

  “叁叁。”

  丁叁叁听到声音,抬头看去。门口站着的女人,优雅美丽,仪态大方,浅笑着站在那里,让所有人的目光都忍不住朝她看去。

  “妈.......”丁叁叁起身,快步上前。

  来人正是戴宪的母亲,孙瑾。

  她微微扫了一眼里面的情景,看到方致远后,目光停留住了。

  “孙董。”后者起身,朝这边走来,弯腰伸手。

  孙瑾和他相握,笑着说:“想不到在这里还能见到方总,幸事啊。怎么,身体不舒服了吗?”

  “不是,我是来给叁叁送饭的。”方致远笑着说。

  孙瑾看向叁叁,“叁叁呐,我有点儿事请你帮忙,可以换个地方说吗?”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