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男主总是怀疑我出轨[穿书] > 10.命途分割
  邢阳等着楼下店小二收了摊,抱着小孩儿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天热,年轻人心火盛出汗多,店小二收了钱给他买了几件衣服,连带着小孩儿身量合适的也一起了。邢阳觉得别扭,就把袖子拿布条缠了几圈。热归热,好歹方便。

  一路上戚观水指路,邢阳边走边嘱咐他:“过会儿我进去你在外边等,有声音先跑。别等我,知道么?去客栈找陀幼琳,等代鲤来接你们。”

  戚观水两只手抵在他的胸膛上,皱着脸抓挠了几下衣襟。

  邢阳问道:“知道了么?”

  小孩儿慢声慢气道:“知道了。”

  走了大概半小时,他们到了一处山脉前。近乎于哑寂,磅礴高耸的鸟居,缭绕在高不见顶处的云雾,地砖苔青,阶梯一路向上,隐约可见几个大字:终南紫府。

  邢阳:“……”

  邢阳猛地扭头看看,确认自己没看错——上一秒他还踏步在洛城边缘,身后是城墙眼前是平淡无奇的矮山小河,再往前走一步就到了眼前这仙境。中间没有一丝起伏,就像是一块平滑布料上的两种颜色,衔接紧密。

  小孩儿眯着眼睛眼睛在他胸前嗅来嗅去,好像没有注意到环境的变化。邢阳一阵毛骨悚然,把他放下来,道:“阿水?”

  戚观水抬起软软的脸,眨眨眼睛看着他,忽而欢喜的叫到:“阳哥哥!走热了嘛?把袖子放下来吧。放下来好看,绑起来不好看。”

  “乖,不说这个。”邢阳正色道:“阿水,你听着。我知道你以前做过什么,也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真正乖巧单纯的孩子不会那么快让陀幼琳信服,拿捏要害,顺水推舟,你做的太顺手了。”

  小孩儿迷茫的看着他。

  邢阳道:“……但是我觉得你是个好孩子。”他俯下身来在小孩儿侧脸轻轻的亲了一口,又单手环过他的腰肢抱了一下,最后道:“在这里待着,别动。”

  他谁也不信,谁也相信。

  手臂血字在骗他,也在指引他。大纲透漏细节,也推翻之前所有印象。《神墟》给了每个人刻板的形象,它说戚观澜戚观水性格崩坏草菅人命,代鲤面和心善公子如玉,还说天元二十八年双生子命运彻底分割。

  却没有料到邢阳的到来。

  他本身就是一个变数。邢阳这样想着,不是路人甲也不是主角男配,就是一个变数。他因为时间跨度与他认为的不一样而惶恐,觉得天元二十八年的两个小孩儿都不再能被拯救,却忘了从他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的一瞬间开始,故事的走向将截然不同。

  “你跟阿澜都是好孩子。去终南紫府修行,将来都会变成大英雄。”邢阳道。他偏头看向通往终南紫府的阶梯,却忽然诧异的眯起了眼睛,下意识的把小孩儿护在了身后。

  ——有个青年的身影由远及近,从阶梯上走了下来。

  黑夜寂寥,青年穿着一身通透蓝衣,抬眼诧异道:“是你?”

  邢阳嘴唇动了一下:“遇明公子。”

  遇明挑眉道:“喊什么公子。大半夜的来终南紫府作甚?”他看到戚观水,疑惑道:“戚观澜?什么时候出来的。今天上午还冷淡,晚上就溜出来见人?嗤,以为你多成熟,结果还不是幼稚。亏了步莲师姐如此看重你。……脸上的伤倒是没了,师姐给了你什么好药?回去,快一些,终南紫府有宵禁,晚了我可护不住你。”

  “小心!”

  邢阳顿了顿,正要开口解释,眼前青年却脸色骤变,腰间一闪长剑便握在了手中,抬手便冲着邢阳脸颊刺去。他动作太快甚至出现了重影,邢阳根本来不及反应,反手抓住小孩儿的肩膀往后一推,身体僵硬等着一剑穿脑。

  噗嗤。

  血花四溅,邢阳眼睁睁看着一头彪悍强壮、阔头红腮的山魁吱吱惨叫着倒在了他旁边,遇明松口气,剑还拿在手中,“啧,区区凡人真是麻烦。喏,把戚观澜给我吧,我得赶紧带他回去,不然等宵禁被破又是——!”

  风声尖啸,遇明又是一剑刺出,邢阳只觉得颈后一阵钝痛,随后便两眼昏花、不省人事了。

  戚观水呆呆的坐在地上,一双眼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