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轩城绝恋 > 第五百零七章锋芒尽敛
  更新时间:2012-12-16

  梦境之后的现实何其残酷,当双眼睁开,发觉自己依然活着,依然活在自己所痛恨的那人身边,那种绝望是锥心彻骨,万劫不复!

  果然,那只是一个梦境。

  可是,缠绵的脸是那么贴近,他的双手是那么温暖,他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耳边,那呢喃一如当初在相思谷中的细语,为何双眼睁开之后,他却依然不在!而自己,依然孤零零的、生不如死的活着!

  泪水顺着眼角落入发间,舌间的疼痛已经麻木,而心底的痛却在肆意蔓延。

  营帐外很静,雪光映亮了一切,偶尔吹动营帘的风带着一丝清新钻入了帐内,令那人的身心皆慢慢清醒。

  自己……还活着……

  还活着……

  为何……还活着……

  多么无用的宗奚昊,竟连死,都做不到!

  身子微微一动,奚昊有些呆滞的收回了眼神。

  掌心似乎有什么东西?

  手从厚绒下慢慢取出,发觉自己的右手握得紧紧,奚昊有些发懵。

  一种温润圆滑的感觉从掌心传来,那是什么?为何会在自己的手中?

  手掌慢慢展开,指尖扣压下,一粒光滑.美丽的琉璃珠出现在了眼前。眉目间没有任何波动,只因为这粒珠子出现得如此诡谲,让他茫然不知所措。

  好美的珠子!用一根精致细小的红绳从珠心穿过,跟白炎送给无瑕的那粒一样美丽通透,且,一样镌刻着一个字。

  昊!

  那是自己的名字,而能有如此巧手,又能有如此心思的,只会是一个人!

  双手将珠子紧紧一握,然后泪水忍不住的落下。

  缠绵,他来了!那不是自己的梦,而是真真切切的缠绵,他的眉眼,他的温暖,他在耳畔的呢喃,全都是真实的!可是,他为何不带自己走,为何——

  身子一动,奚昊突然明白了缘由。

  这里是巨鹿军营,身边全是武飞云的人,几万人的兵马,缠绵若强行带着自己离开,他一人或许有机会脱身,然却还需带上一个如此虚弱的自己……

  “所以,你让我知道你来过,你就在附近,你要我撑下去,不放弃,对吗!”

  噙着泪水的眼中突然透出了光芒,便若一个即将溺毙的人忽然之间抓住了救命的那双手,那饱受折磨的心瞬间安定,然后一种厚实的依靠感将身子层层包围。

  如此细心的缠绵,知道这珠子必定无处可藏,所以,他才会这般用心的将琉璃穿透,用红绳捆起,以便自己隐藏。

  身子慢慢靠起,将那活络扣拉开,然后戴上,藏在了最贴近心脏的地方。

  我会好好的等着你!缠绵,这一次,我绝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脚步踩过厚雪,留下了一行深深的印记。这院子已经如此萧瑟,冷风穿堂过境,令每一个角落都被冻结,毫无生气!

  指尖轻扣在门框上,然后轻轻一推。

  依然是空荡的一切,可是,曾经有那么一个人,浑身素洁的坐在桌前画着桃花,抬眸对着自己微微一笑,那笑容若朗星一般,铭心刻骨!

  无瑕,所有的一切,我都已经想起来了,这小筑中的一草一木,一分一毫,曾经从我记忆里流失的每一件与你有关的事情,白炎都已经记起来了,你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都清清楚楚的回到了白炎的脑海里,无论是痛苦的,亦或是甜蜜的,都回来了!

  密室的门被打开,白炎走进门后,径直去了小柜旁。

  这密室是当初郑澈轩无意间透露给自己的,而在那个生死搏杀的夜晚,自己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移出了小侯爷府,放在了这里。

  柜门打开,那隔板上静静的放着一个方形锦盒。手指伸出,先是拿起了锦盒旁边的一个面具,那面具上的容颜如此美丽,唇角勾勒着一道完美的弧线,显露出那人平时不常出现的笑容。

  好美的笑容,好美的无瑕!

  “无瑕,你可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这世上有炎便必定有瑕,若瑕果真成了尘土被风吹去,散了,那么,炎必定也已经不在了……”

  炎瑕情深,纵然生死都不能将我们分开!

  “咳咳咳咳……”

  “公子可要喝水?”弓站在门外轻声问着那人,门内的咳嗽停了一会儿,才听无瑕低低道:“不用了,你去睡吧。”

  弦伊还未赶到,无瑕夜晚需人照拂,霍昔阳装扮的是老者,出现在无瑕门外实在不妥,于是只弓与鬼翼二人每夜轮值。无瑕睡眠浅,听不得吵闹,所以他二人基本在亥时守一小会儿,以防他口渴要喝热茶,然后离开,丑时再来听听,卯时一过,便换人守在门外等着晨起。

  今夜因天气寒冷,无瑕有些受寒,是以睡得更早,咳了一会儿后让弓离去,弓在门外听了许久,直到屋内再无任何动静,才轻手轻脚的离开了门边。

  夜很静,睡在床上的那人也很警醒,因为于睡眠间还能有如此身手避开自己的人,这世上当真没有几个。他不是一个脾气乖张,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子弟吗?小小年纪竟会有这般敏捷的反应能力,这孩子绝不简单!

  无瑕的身子贴于床内,伸手便去摸枕下金丝,然却突然一顿,继而反手握住枕旁短匕挡在了面前。

  “谁!”

  能够不惊动弓与鬼翼进入房间,此人绝非泛泛。

  面前那人没有回答,也没有动,渐渐的,寂静的夜里只剩下两人轻柔的呼吸声。

  “我说过,孩子就该乖乖听话,公子似乎没将我的话听入耳中。”

  那人一开口时,无瑕便已经知道来人是谁!

  许诺!

  只因为自己下午动手教训了归云庄派来盯梢的两个小喽啰,所以,他来警告自己了吗?

  “这里是我的房间,你堂堂一个归云庄总领三更半夜爬上一个孩子的床,却是要做什么!”

  “好一个伶牙俐齿古怪刁钻的孩子,武门如此大户,便是如此教你的吗?”

  黑暗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嗤笑,无瑕的声音轻轻柔柔,却带着一种明显的嘲讽,道:“你若想探究我的身份,大可以直接问,不过你问了,小爷我未必会说,你若想以这种方式套取口风,便也未免太小瞧我了。”

  “丹阳城如今暗潮汹涌,你若是想凑一脚,只怕还嫌稚嫩,若只是无聊,想耍耍人,我劝你还是不要总找了归云庄的麻烦为好。”许诺眼含深意紧紧盯着无瑕,不知为何,他发觉自己竟看不透这个孩子的心。

  “笑话,小爷我从来就是不受约束的,冷秋之若果真想要对我动手,便让他自己掂量掂量,他能承受多大的后果!”

  权谋之斗,首先要让对方无法看清自己的筹码,霖睿动用武门的力量搅了冷秋之的局,而自己此刻虽然冒充着他,却又从未明说过自己便是他!屡屡被犯,冷秋之必定难以咽下这口气,可是,他却拿不准自己的身份,若自己是武霖睿,他便要承受整个武门所带来的压力,而若自己不是,呵,自己当然不是,可是,冷秋之却无法探知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他是不敢轻易对自己动手的!

  “慧极必伤!一个人若太过聪慧,反而会伤及自身,有时候,孩子就该有孩子的样。”只短短几句话,这孩子便在气势上压倒了归云庄,却又丝毫未暴露他自己的身份,此子竟如此擅耍谋略,他究竟是谁?!

  好奇怪的香味!淡淡的,冷冷的,却又透人心脾。当时在客栈外自己便闻到过这香味,此刻因靠得更近,而他又衣衫单薄,所以那香味愈发逼人。

  发觉许诺不再说话,却渐渐的靠近身子,无瑕那握住短匕的手不由自主的紧了紧。

  方才那一瞬自己差点便使出了金丝。面如拂晓之花,丝如断魂罗刹,冷公子一手金丝勾魂无数,此话众人皆知,若方才金丝出手,自己的身份便已经暴露无遗了。

  一如当时在客栈之外的情景,许诺的身子顿住,那呼吸掠动了无瑕耳畔的发,他轻吸了一口气,然后侧目望向了无瑕。

  糟!

  无瑕已经知道他为何两次如此贴近自己了!纵然容貌可以改变,可是,自己身子上散发的冷香是无法改变的!这个特征知道的人不算多,可是,却也不算少……

  房间内沉默得可怕,许诺的眼神透着探究,然片刻之后,他却又慢慢退开了。

  无瑕微微吐了口气,瞥了那人一眼,冷笑道:“你若还想问什么,只怕依然没答案,我纵然顽劣,却也只是孩子家的小打小闹,冷秋之是丹阳霸主,若果真来欺负我一个势单力薄的少年郎,只怕有损你归云庄威名,你若没其它事了,便走吧,我那些手下虽然不算厉害,可若要拆了这归云客栈,却也并非不能!”语气张弛有度,竟无端的透出了一丝威严来。

  眉头一挑,许诺起身站在了床边,唇角突然浮出了一丝难明的笑意。

  “这丹阳可有许多年未曾这般热闹了,明日来的人更多,公子若是闲得慌,倒也可以来一凑兴致,只是,这进门容易,出门嘛……”话语未完,他却已经返身离去。无瑕松懈了身子,正待反驳,却突然一个寒颤,连打了几个喷嚏,然后极其不满的哼了一声,将手中匕首对着许诺使劲一丢,许诺一个闪身到了一旁,那匕首扎入门框,发出了锐响。

  孩子性!

  许诺竟突然间感到哭笑不得,回头看了看那气嘟嘟的人儿,轻轻摇了摇头。

  谁家有子,顽劣如此,当真是让人头疼。

  “公子——”

  “公子!”

  门外脚步声顿起,许诺一个踏步到了窗前,待弓与鬼翼入门之时,他早已一个飞跃不见了踪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