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剑逆苍穹 > 【第170章】强者之战(下)
  凌逸尘施展‘五指弹剑’,真元化为五剑,每一剑,都只有五分之一的威力。

  但是,仅仅五分之一的威力,击退花铁衣与木常青数十米,也绰绰有余。

  赤东霆虽然修为高出花铁衣与木常青一个境界,但是,面对爆射而来的三柄真元利剑,眼中亦是骇然。

  凌逸尘的实力之强,比他心中所想的,要可怕得多。

  曾经赤东霆听说凌逸尘断了一臂,心中还有挑战凌逸尘的念头,现在看来,这个念头有些可笑。

  即便是断了一臂,对于赤东霆来说,凌逸尘依旧是那么遥不可及,两人的实力,不在一个档次。

  真元从赤东霆掌中涌出,化成一柄三米余长的赤色长枪,上面有烈焰燃烧。

  那是真元所化的火焰,比起先天真火,要厉害得多,哪怕是玄级的‘天火’,比起真元之火,都显得逊色。

  唯有排名前几的玄级‘天火’,方能够与地阶境初期强者的真元之火相比较。

  “烈焰三连击!”

  赤东霆手中的真元之枪,燃烧的火焰,刹那间烈焰熊熊,火芒爆涨,如同火星飞射,刹那间,连刺三枪。

  每刺一枪,那真元之火,都如同火焰长蛇,向凌逸尘激射而至的三柄真元利剑扑去。

  铛铛铛——

  那三道如同火焰长蛇的真元之火,皆被真元利剑切割成了两段,然后,击在了真元长枪之上,发出三声爆响。

  赤东霆的身体,猛的一震,爆退数十米,手中的真元长枪,也瞬间破碎,几近溃散。

  一招‘五指弹剑’,赤东霆、花铁衣、木常青,尽皆被击退数十米,每一个脸色都十分难看,虽然没有受伤,但是,身体的状况,绝不好受。

  三人后退的同时,凌逸尘的身体,也瞬间从擂台上飞身而下,整个人几乎瞬移一般,激射至三人面前,数十米的距离,对于地阶境的强者来说,三分之一秒的时间都不用。

  随着凌逸尘而来的,还有一道匹炼的剑光。

  手臂一摆,真元化剑,长约十米,顺着前进的趋势,一剑横扫。

  那破空声如同锯子锯断木头的声音一般,突响而起,刺耳至极。

  凌逸尘的攻击快速无比,一波接一波。

  赤东霆、花铁衣、木常青三人后退数十米,刚刚稳定身体,那真元利剑,又已经向他们腰际横斩而来。

  让他们没有丝毫喘息之机。

  在如此快速的攻击下,令人反应都来不及,赤东霆三人,同时真元聚兵,向前方一档。

  赤东霆依旧是一柄真元长枪,花铁衣依旧是一把真元长刀,木常青,则是真元凝聚成一块木质盾牌。

  哧哧哧——

  炫目的真元利剑,在真元长枪、真元长刀、真元盾牌上面斩过,空气中爆射出璀璨的火花,发出了烧红的铁块被泼上冷水一般的声音。

  璀璨的火花闪耀,足达数十米外,在远处看来,简直如同大爆炸一般。

  在璀璨的火花中,赤东霆、花铁衣、木常青三人再次爆退数十米,直接退到了凌云宗大殿门口,凌云宗众内门长老的面前。

  赤东霆手中的真元长枪,在剧烈的颤抖,可见他体内的气息,恐怕被这一击,已经震得狂乱。

  花铁衣与木常青,则脸色一白,同时吐出了一口鲜血,已然受伤。

  “结阵,风火两极大阵!”赤东霆虽然气息狂乱,但是,却紧急的一声大喊。

  一道剑光,从漫天还未消失的火花中,爆射而来。

  这剑光,光华闪耀,璀璨夺目,在漫天火花中出现,十分惊艳,同时也带着惊险,杀机骤现。

  凌逸尘的声音,从剑光后冷冷的响起:“现在才布阵么?迟了——!”

  赤东霆、花铁衣、木常青三人,已经到了众内门长老的前方,退无可退。

  面对凌逸尘这惊艳的一剑,几乎无可抵挡。

  正在这时,一道血色的光芒,从天剑宗大殿,爆射而出。

  是一道剑光。

  剑光之后,是一个全身红衣的中年男子,如赤东霆的火红色完全不同,此人的红,是一种血红,如同鲜血一般鲜艳。

  靠近天剑宗大殿门口的九位内门长老,早已经结成阵形,手中皆持玄阶宝剑,剑光闪现,一股天地大势陡然出现,笼罩在那血衣男子的身上。

  让那血光般的一剑,威力倍增。

  铛——!

  一声巨响,巨大的天地之势,从前方扑来,凌逸尘的身体,顿时一阻,向后一个翻身,顺势后退十余米,落在地面,手中的真元利剑,断为两截。

  那个血衣男子,同样后退,即便是借天地大势的一剑,但力量比起凌逸尘,还是显得逊色。

  足足退了二十余米,血衣男子才落回地面,站在了九大内门长老,结成的阵形之中,凌云宗大殿的大门之前。

  这血衣男子,看上去不过三十六七,与凌逸尘与赤东霆、花铁衣、木常青相比,显得十分年轻,完全不是同一辈的人物。

  凌逸尘看着这血衣男子,目光中闪出一丝惊色,道:“血剑客,你竟然踏入了地阶境的修为?”

  血剑客,名叫冷无血,是凌云宗的宗主。

  凌云宗的地阶境强者,原本就有三位,超过了天剑宗,这下连宗主都突破了地阶境的修为,更是有四位地阶境强者。

  天剑宗虽有两位地阶境强者,但全靠凌逸尘一人支撑着,虽然后辈弟子中,有不世天才,但是,等他们成长起来,成长到地阶境的修为,需要的时间太久了,凌逸尘自己都不知道,他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所以,他的心头,一直都像压着一块石头。

  此刻,见凌云宗又多出了一位地阶境强者,压在心头的石头,更是沉重。

  只要凌逸尘一去世,天剑宗若没有与凌云宗抗衡的人物,以两宗之间的巨大矛盾,势必会受到凌云宗的欺虐。

  “现在我打上凌云宗,虽然对方不敌,但却还有几位地阶境强者,以全宗之力,亦能够挡我,不知他日我去世之后,凌云宗若是打上山门,我天剑宗可有人能挡?”凌逸尘的心中,闪过了一个令他有些悲观的念头。

  冷无血手中提着一柄宝光闪烁的长剑,长约七十公分,剑身宝光,似在流动,如同在呼吸一般,四周的天地元气,不停的被这剑吸入剑身之中。

  这不是真元所化的兵器,而是一柄真正的宝器。

  能够自动吸收天地精华,这是地级宝器,才能达到的效果。

  剑身上宝光流动,一团又一团,就如同天上的云彩,此剑名曰‘流云剑’,是一柄地级下等宝器,凌云宗的镇宗宝剑。

  怪不得冷无血,仅仅地阶境一重的修为,却能够单独接下凌逸尘一剑,并且能够斩断凌逸尘真元所凝聚而成的长剑,不仅借助了阵法所产生的天地大势,手中的地级宝剑,也是一大重要因素。

  一柄地级宝器,作用十分重要,地阶境初期的武者,拥有一柄地级下等宝器,实力足可提高九成,几近翻倍。

  能够让一名普通的地阶境强者,一跃而成为同境界中,实力顶尖的高手,若是原本就是同境界中一流的高手,再拥有一把地级下等宝器,那完全可以越级击败高自己一个境界的强者。

  普通的兵器,两三年后,就会有所损伤,三五年后,会有所破损,寿命不会超过十年,好一点的,寿命能够达到二三十年,名器,或者能够达到五六十年,但时间一久,终会损坏。

  宝器也一样,能够支持得久一些,玄阶宝器,只要不被更高品质的宝器损坏,可以保持一百多年,上等宝器,甚至能够保持两百年以上。

  而地级宝器,能够自动吸收天地精华,保持的时间,比玄级宝器要长久得多,至少也能够保持完好五百年以上。

  这些年限,是指在一直使用的情况下,如果密藏起来,时间就要长久得多了,就算是名器,密藏保持几百年都不稀奇,宝器如果密藏,更是能够保持上千年,甚至数千年了。

  在冷无血出手之后,赤东霆手中,也多了一杆长枪,并非真元凝聚而成,而是一件玄阶上等宝器,亦是光华夺目,璀璨十方。

  地阶境的强者虽然能够真元聚兵,拥有比玄阶宝器更坚固的强度,那只是针对强大的地阶境强者而言。

  地阶境初期巅峰的强者,真元聚兵,强度跟玄阶上等宝器相似,甚至,一重、二重的地阶境强者,真元聚兵,还略有不如。

  毕竟,地阶境的强者,修为越高,体内的真元越浑厚,凝聚成的兵器起坚固,力量越强大。

  一柄玄阶上等宝器,对地阶境初期的强者,实力加成很少,只有一成不到,但能加一点,也是一点,何况,真元聚兵的强度,也没有真元与玄阶上等宝器相结合坚固。

  冷无血的出现,未能够使凌逸尘收手。

  天剑宗内门弟子,都是凌逸尘的心头血肉,一次性被凌云宗害了三个,凌逸尘若不能替他们报仇,将凶手击毙,怎么可能收手?

  不过,凌云宗多了一个地阶境强者冷无血,并且,还拥有地级宝剑,再加上整个凌云宗的内门长老,组成‘风火两极大阵’,血剑客的速度极快,如风;赤东庭的火系真元澎湃,如火,两人借阵法之力,实力倍增,再加上花铁衣与木常青在一旁相助,与凌逸尘,打了个旗鼓相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