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盛少,情深不晚 > 第973章 回房休息
  盛东跃转头看向阿娜公主,说:“你要不待见看他们,咱们把他们两甩了,找地儿放礼花去啊!”阿娜公主接到盛东跃这个邀请,先是下意识的想点头了,可随后想到,只是她和盛东跃去,把小康和杨子晴甩了,好像有些点那个了......还有啊,只有她和盛东跃两个人去看烟花,这个好吗?“啊......”阿娜公主轻轻的啊了一声,没有答应,这也就是变向的拒绝了。盛东跃嘿嘿一下,挠挠头,为自己化解尴尬,说:“我跟你开玩笑呢,就算我想甩掉小康,小康也不会答应啊!”“是啊,我都死皮赖脸的跟着你,离开你啊,我都不能活了!”小康对盛东跃这重色轻友的人品表示鄙视,“现在你知道了,我们不去,阿娜公主也不去,你自己去放烟花吧!”盛东跃像坏蛋一样眯了眼睛,黑眼仁全靠着小康那边的眼角,“小康,你不要太放肆啊,我们这里一共就四个人,你已经得罪了我,还有杨子晴,你觉得你在这里还有立足之地吗!”“你们两个要是讨厌我,想撵我走,可别不好意思说,我高兴还来不及,不会生气的,你们随便说啊!”小康说着话,看着杨子晴笑,眼在笑,眉在笑,笑的整张脸都熠熠生辉的。杨子晴马上被小康这样的笑容瞬间迷着了,她像个中了蛊惑的人偶一样,缓缓的摇着头,说:“我不撵小康走,我不撵小康走......”小康听了,得意的哈哈笑起来。盛东跃气的啊,恋爱中的女人智商就是零啊,这个杨子晴平日就不是高智商的人,在陷入小康的迷惑中,整个一个二百五了!他们几个人这边说说笑笑,没有散场的意思,但那张桌上的众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乐盛有孩子要管,在周沫和盛南平离席回房后,乐盛就回房去了,他不放心佣人照顾小雨儿。周程程和陆子良也想着妮妮要休息了,在盛南平夫妻回房休息后,他们也招呼着妮妮,雪儿,小宝几个孩子回房去睡觉了。桌上只剩下大康,李羿等几个兄弟,他们见段鸿飞和阿娜公主,盛东跃都没有离开这里,就在这里边喝酒聊天,变陪着几个主子。段鸿飞在周沫离开这里后,就没有什么耐心和兴趣呆在这里喝酒吃串了,酒逢知己才能千杯少,没有了周沫在这里,他还喝什么喝啊!至于吃串吗,他更是没兴趣,平日里的山珍海味都吃腻了,谁喜欢吃这个串啊!没有什么好耐心的段鸿飞极力忍耐着他的坏脾气,等着盛东跃和阿娜公主他们这边散场的,可是盛东跃拉着阿娜公主说说笑笑,大有准备玩一晚上的想法啊!段鸿飞觉得自己真是愚蠢透顶了,竟然为了这个二货的黄粱美梦浪费他自己的大好时光,有这时间他可以早早的睡觉,或者打两局手机麻将,或者躺床上看个电影的!他心中烦躁,忽的从贵妃榻上站了起来,撩开长腿就往盛东跃这边走过来。大康和李羿等人在聊着天,陪着没有回房的段鸿飞,也算是监视着段鸿飞呢,大康看见段鸿飞突然站起,这奔着盛东跃走过去,大康以为段鸿飞要对盛东跃做什么,也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全神戒备的看着段鸿飞。按理说,依照段鸿飞和盛南平,周沫现在这种还算和谐的关系,段鸿飞是不会对盛东跃做出什么具有伤害性质的事情来。可是,段鸿飞这个人同常人不一样,他的思想,行事方式都不能用度量常人的尺子去衡量,喜怒无常,心狠手辣,保不齐什么突然间会做出什么发疯的事情来。小康虽然喝了酒,警觉性还在的,只是比大康慢了点,但他还是凭借着多年的默契,看到大康突然站了起来,感觉到大康紧绷的神经了。他侧目一看,见段鸿飞面色不太好的直接奔着他们这边走来了!什么情况啊?莫非段鸿飞这是后发制人,现在才反应过来,因为阿娜公主的事情来找段鸿飞算账了!小康立即全神戒备,手都暗暗放在腰间了,随时准备掏出家伙来了......段鸿飞这样常常处于危机四伏环境中的人,自然感觉到了大康和小康等人的反应,他不由暗笑一下。也行,自己突然一个起身,就能把这些人紧张成这样,证明自己威力犹存的,还是很有分量的!盛东跃这个二货,今晚多喝了几杯酒,又一直处于兴奋和喜悦当中,还真是没有注意到段鸿飞这个危险分子靠近自己的身边,还在美滋滋的同阿娜公主聊天呢,“阿娜,我发现你真是有酒量啊!”“我哪里有什么酒量啊!”阿娜公主用手扶着额头,喝了几杯酒后,她也有些头晕了。“可是喝了这么多的酒了,我还没见到你的底儿啊,不知道你有多大量啊!”盛东跃笑嘻嘻的说。“那我就是没底儿。”阿娜公主同盛东跃,小康玩了一个晚上,也跟他们学的皮了。“看来那我计划要泡汤了!”盛东跃惋惜的说,“我还想把你灌醉......”“你可以下药啊。”突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在盛东跃旁边响起。盛东跃被下了一跳,猛的一回头儿,见段鸿飞长身玉立在他身边,昏暗的天幕,越发衬得段鸿飞眉目俊美异常了。他听出段鸿飞话里讥讽意味,不甘示弱的回敬段鸿飞,“我这样的正人君子,怎么能干你说的那种苟且之事……下药,看来段先生是在行了?”“对,非常在行,我很在行给男人下药,砒霜!”段鸿飞一挑眉,意态风流中透着股浓浓的阴狠之气。小康在旁边一听,这两位小爷要把话说僵了啊,连忙笑着打哈哈,“良药苦口利于病,有时候药也是好东西啊......哈哈,段先生,你坐下跟我们一起喝点啊!”段鸿飞也不屑于真的跟盛东跃争辩什么,他对小康微微勾了下嘴角,算是笑了,然后拍了下阿娜公主的肩膀,“太晚了,我是过来叫阿娜回房休息的,免得在这里再喝多了酒!”“啥?回房......休息......”“啊!”盛东跃和小康同时大惊失色,段鸿飞叫阿娜公主回房休息,他们是在一个房间休息吗?他们现在什么关系啊?他们两个不是假夫妻吗?这件事情已经在盛南平那得到证明了?段鸿飞怎么又来叫阿娜回房休息啊?如果他们两个是真的夫妻,段鸿飞会容许盛东跃讨好阿娜公主一个晚上吗?段鸿飞知道这两个货误会了,他偏偏就不挑明了说,他偏要让盛东跃难受,让盛东跃不舒服。阿娜公主自从见到段鸿飞来到这边,就有些紧张不安了,她在这里痛痛快快,肆无忌惮的玩了一个,差不多都把段鸿飞忘了,现在段鸿飞突然出现在她身边,她还是习惯性的会紧张。她现在的紧张跟之前看见段鸿飞时候那种砰砰心跳的紧张不一样了,她现在的不安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让段鸿飞看见她这里跟两个男人喝酒,玩闹到半夜,她有些不好意思的。阿娜公主原本就有些晕乎,看见段鸿飞心跳加快,心里紧张,更加的晕乎了,段鸿飞和盛东跃针锋相对的说了那几句话,她都没有太听明白其中的深意。直到听见段鸿飞说“太晚了,我是过来叫阿娜回房休息的”,她才醒悟回来,段鸿飞是来叫她回去的。阿娜公主就如同最听话的小孩子一样,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乖乖的站在段鸿飞身边,好像随时都肯跟段鸿飞离开一样。激动,兴奋,喜悦了一个晚上的盛东跃,突然就郁闷的想死了,他绞尽脑汁的哄了阿娜公主一个晚上,费尽心思的讨好了阿娜公主一个晚上,都没有段鸿飞轻飘飘的一句话有作用!段鸿飞看着盛东跃倍受打击的样子,心里这个高兴啊,他最喜欢看盛东跃这副伤心难过的样子了!“阿娜......”盛东跃看着阿娜公主,叫着阿娜公主的名字,声音都有些发抖了。阿娜公主好像很害怕段鸿飞一样,盛东跃叫了她名字一声,她都要小心的看看段鸿飞的脸色,然后轻声对盛东跃几个人说:“我......我哥来叫我了,我要回去休息了,二少,小康,晴儿,晚安!”“啥,你哥!”盛东跃的眼睛瞬间亮了,“啊!!!”小康都跟着一阵欣喜。段鸿飞听心思单纯的阿娜公主把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说透了,他在这里也起不到气人的作用了,马上就不开心了,招呼着阿娜公主,“阿娜,咱们走吧,已经很晚了!”“哦,好的......二少,小康,晴儿,明天见啊......”阿娜公主此时稍稍从不安中缓过了一些,跟着段鸿飞走的时候,还俏皮的跟这三个人摆摆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