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神煌 > 第九十章 冥地安葬(求收藏求推荐)
  PS:上章章节名出错,是出窍之境。最近在完善大纲,下意识的搞错了。特此感谢超级爱看书书友与品仙书友。

  高山峻岭间,一个小小的坟茔,坐落在一处乱石之间。

  大约两丈方圆,以乱石拼凑,再以道法加固。坟茔虽小,却也花费了宗守一夜功夫。

  这野地深山之中,多的是食尸之兽。即便深埋入地下,也能挖出来。

  宗守干脆以石为棺,筑石为窟,筑造了这个石坟。

  荒山之内,无处购物。什么纸钱香火之类,都无处购得。随身也没带了什么用得上的东西。

  宗守只能燃了两根檀香,再就地取材,做了个招魂幡。以水代酒,浇在这石碑之前。

  “巩欣然,你我相处虽不到一曰,可也深喜你良善至诚。只可惜,世事无常,一面之后,就成永别。此处山中虽是寂寞,却胜在风景优胜,灵脉丰厚,阴力沛然,正是上佳阴宅——”

  话说到此处,宗守却忽地只觉有些不对劲,先前觉得此处甚好,不但远离血谷,是数百里内,唯一合适的葬尸之地。

  可此时再一细想,灵脉丰厚,阴力沛然,岂不是绝佳的滋养怨魂煞尸之地?

  以巩欣然死前那种状态——

  怨魂他还有办法,可以防范。可这煞尸,却必须得烧掉巩欣然的尸躯。

  对了,记得这下方的灵脉,似乎是两条阴脉来着?不对,是四条还是五条?

  身边也无有罗盘,没法测量。

  宗守一时满头都是冷汗,猛地摇了摇头,心忖此女已自称心愿已了,大约是不会还魂了。要换地方安葬,也确实麻烦,更无时间。

  不过口中语气却又一变,轻咳了一声道:“欣然师姐,你在下面,只管安心就是。那本武经秘要,我必定交予汝弟。曰后也自有你家人,来此将你迁走,宗守定不食言!元始古佛,慈悲道君,还有那个无量墨尊,请齐来护佑我欣然师姐。可惜了,不记得佛道两家的安魂咒——”

  身子躬了一躬,算是祭拜了结。宗守又暗暗苦笑,说来自己还真是没用,连那家伙心爱的女人,也护持不住。

  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尾随上山才是。即便那时不敌高逸,可只要之后能避开那位先天,应该能护住巩欣然,逃得一条姓命。

  一声叹息,宗守又看向自己手中,那本金色的厚重典册。

  诛杀高逸与那名不知名的武师,除了收获了那药瓶之外,还有不少武修用的丹药。

  这本武经秘要,也自然同样抢了回来。

  只是宗守此刻,却全是疑惑之意。

  武经秘要,传说是云荒时代,三位至强武圣亲手所著。记载那个时代,总共一百四十种武道绝学秘法,以及三圣己身体悟出的基础武道心得。被所有武人,视为武道经典。

  据说三圣著此经之意,是欲使秘要中的武学,在云界广为传播,使所有凡夫俗子,都可习练高深武技。

  如今总数却不足二百,一直都被那些大宗世家掌控,与三圣本意大相径庭。

  不过在后世,这本经书除了部分内容,仍旧被隐秘之外。其余大多,都已传播开来。

  “那高逸费时两年,就是为了这本只是副本之一的武经秘要?莫非此书,还另有什么玄机?”

  宗守微微一阵惑然,不过再仔细寻思,却也勉强说得过去。

  即便是副本,对一个新崛起的世家而言,确可算是可以传家的武道宝典。

  这本书他在前世,就已看过。乾天山内,也同样有一本更完整的武经秘要的别本。

  宗守也不愿去细究内中隐秘,直接就收入到腰囊。感觉自身的负担,又重了几分。

  “没有后世的虚空戒,还真是麻烦——”

  想想又觉不妥,宗守又拿起一口剑,在这石墓周围,开始绘制箓阵。

  都是可清净邪祟的符箓,宗守前世学得极少,他学符文,只是为窥查这些文字中,所记叙的天地大道,灵能法则。对他的武道剑术,极有裨益。甚至专为此,创造过一门剑术。

  可这镇压怨魂,清理阴祟之气的符道,还真没怎么接触。

  勉力将这箓阵完成,宗守眉头却仍旧紧皱。这个箓阵,乃是他前世偶尔看到过,据说镇压怨尸极有灵效。此刻只是依照那模糊的记忆,照猫画虎。

  “似乎有些不对劲,不过这阴气,倒是已经下沉。应该不至成阴煞之地?”

  手摩挲摸着下巴,不确定地一阵沉吟,宗守就不负责任地摇了摇头,再不去管。

  反正要凝聚一具煞尸,至少也要九十九载时光。大不了过两年,就让巩家的人,将她尽快迁走。

  而仅仅片刻,就见远处,一个瘦小窈窕的人影,正站在一只巨狮头上,向此处急速驰来。

  隔着二十余丈,就凌空跃起,落在宗守身旁。

  “少主,那些尸体,我都已按你交代,已经烧化成灰,丢到了尸魔山。还有那高逸,现在多半已经落入那些凶兽肚里——”

  说到此处,初雪又看了看那墓碑,也是眼透黯然:“这位欣然姐姐,当真可怜。九泉之下,多半会后悔,遇上这人面兽心之人——”

  宗守却不甚赞同,所谓怀璧其罪。只要有这本武经秘要在,即便没有高逸,这巩欣然多半还是要丢掉姓命。

  微微摇头,宗守又看向那只胧影狮。只见这巨狮目中,全是乞求之色。不由皱眉:“怎么又把它带来?”

  初雪闻言,立时一脸的沮丧:“这头狮子一定要跟着我,雪儿甩不掉。要不少主你把它赶回去?”

  宗守想起之前,初雪骑在这狮子上的情形,不由一阵气闷,忖道也罢,这胧影狮虽不是最佳的护驾选择,不过现下能多一条先天精兽,也算是有些助益。

  “算了!那些尸体既已处置妥当,那就可以动身回去。对了,张嘴!啊——”

  初雪不解,也跟着‘啊’了一声。然后就只觉一个小小的红色丹丸,被丢入到她口中。

  “少主!”

  初雪正欲埋怨,将口中的东西吐出。却又感觉舌尖处,一股甜甜的味道。试着嚼了嚼,只觉是清香冰甜,不自觉地就吞了下去。

  “好甜!少主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好香——”

  宗守一笑,跃上了那狮背。

  “还能是什么,自然是人极丹!”

  初雪身形一僵,定在原地。许久之后,见宗守与那镰尾狮,已是越行越远,这才急忙追上。

  也就在二人离去不久,这处石墓的上空,突然一道硕大的闪电劈下,无数乌云汇聚。

  四周地面,也骤然裂开九道丈许宽的裂痕,骤然蔓延而来,汇至坟墓所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