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神煌 > 第六零一章 小土狗儿
  一时之间,这地底湖泊的上空,是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是在陷入深思,无极是目光闪烁,定定的看着宗守手中的书。

  既然不是真正的‘宇书’,吸引力自然大失。不过圣境强者,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追根溯源。

  若能有这半部书册,那么多半能够寻觅到其主人,到底是谁。

  除了那被人抢去的半册,宗守手中的这一半,竟成了‘穹宇创世录’唯一的线索。

  强抢非是上策,以他道灵穹境之力,要对乾天山下手,也不是不可,却必定损失惨重。

  只是他如今,又该如何把这半册书换到手?

  慈方亦是陷入沉思,久久不言,似乎也是在权衡着利弊。

  几大穹境纷纷遣人至此,多半只是为看看叙述。

  那‘宇书’确实不在此间,却没想到,能够寻到真正‘宇书’的一丝线索。

  此时即便是他,也有些意动。

  宗守这时又一笑,把手里的半册残书收起:“此书孤还需参详一二,内中记叙空间法则。对孤颇有裨益,可能要留在手中,参悟个一年半载。那时若是你等有意,无论何人,都可以到我这里来换——”

  此处众人,都是微微一喜。便连那天魔穹境的十几位九阶,眼中都是透出一丝亮泽。

  知晓宗守之意,看来是并不在乎,这换取此书的到底是谁。

  无论魔道正教,都不在乎。而且似乎,也并无与天魔穹境为敌之意。

  无极则是目光微冷,瞬即又恢复淡然。这宗守身后,可是有着两位圣境!

  别说是一年半载,就是半月时间,他们也是等不起。谁知那龙影敖坤,会不会窥视?

  要参悟这半部残书,也有的是办法。只需以秘法拓印下来,弄出一个拓本,那么这宗守想在手中留多久都可。

  诸人正深思之时,这片湖泊之上,却忽的传出一声轻笑。

  “好一个乾天妖王!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多谢了!”

  那声音也不知发自于何处,震荡回响,久久不绝。

  宗守眉目一凛,蓦地伸手,把身前虚空强行撕开,踏入了进去。

  一眨眼之后,就出现在一片空无的所在。恰是空间的隙层之间,四下里都是黑色,也看不到人影。

  “走的好快!”

  人虽已离去,宗守却仍能以意念,捕捉到远处,那忽隐忽现的气机变化。

  只慢了那千分之一个弹指的时光,就被此人走脱、其实这时候还能追过去,不过结果,大约是不会有什么变化,多半还是要被这人走脱的。宗守也就再懒得白费力气,驻足远望,转而倾尽全力,去辨识着此人的身份。

  “这到底是谁?”

  水凌波随后而至,也踏入此间。粉面涨红,灵秀的眸内,全是怒意。

  今曰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在旁窥视,却全无法察觉这几人形迹。令她只觉是颜面无关,早已是怒到了极致。

  “我也不知!”

  宗守微微摇头,眉心紧凝:“我猜是石越,却不能确认——”

  “石越?宗守你怎会认得他?”

  水凌波诧异的看了宗守一眼,见这家伙是手摸着下巴做凝思状,根本就没解释的意思。不由是一声冷哼,转而看向了宗守的身后。

  “算了!不过这个东西,你到底打算怎办?不打算祭炼收取——”

  宗守回望后方,只见那黄金宝座,竟然也跟了过来,正悬停在他身后。

  不由是暗暗好笑,这又是个让人烦恼的问题。

  “确实是个麻烦!反正孤是不大想要,谁想取去,谁就拿走好了!它现在看得上孤,孤却已经瞧不上它了——”

  此言说出,那黄金宝座立时是一声震响。似乎是在哀鸣、水凌波却忍俊不已,‘噗嗤’一笑,没见过这样的人。方才还神威凛凛,剑压六人。不动声色的,把布局项王墓那位,还有方才逃走之人,都算计了一番。

  这时候却又偏偏幼稚无比的,与一件灵器斗气——看这阿鼻皇座的模样,却是认定了宗守这个主人。不会有变故了。

  “真懒得管你!我回苍生穹境了,你何时回来——”

  微摇了摇头,水凌波正说到此。却忽然‘诶’的一声,定定看向宗守左肩。

  只见那里,正趴着一只小土狗,正是怯生生的,朝着她望。

  先前激战之时,她未曾去注意。这时才发觉,这小东西的存在。

  “这是你新收的护驾?”

  一人一兽之间,那隐约的精神联系,是绝不会有错的。可无论水凌波,如何分辨,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