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神煌 > 第六零一章 小土狗儿
  一时之间,这地底湖泊的上空,是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是在陷入深思,无极是目光闪烁,定定的看着宗守手中的书。

  既然不是真正的‘宇书’,吸引力自然大失。不过圣境强者,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追根溯源。

  若能有这半部书册,那么多半能够寻觅到其主人,到底是谁。

  除了那被人抢去的半册,宗守手中的这一半,竟成了‘穹宇创世录’唯一的线索。

  强抢非是上策,以他道灵穹境之力,要对乾天山下手,也不是不可,却必定损失惨重。

  只是他如今,又该如何把这半册书换到手?

  慈方亦是陷入沉思,久久不言,似乎也是在权衡着利弊。

  几大穹境纷纷遣人至此,多半只是为看看叙述。

  那‘宇书’确实不在此间,却没想到,能够寻到真正‘宇书’的一丝线索。

  此时即便是他,也有些意动。

  宗守这时又一笑,把手里的半册残书收起:“此书孤还需参详一二,内中记叙空间法则。对孤颇有裨益,可能要留在手中,参悟个一年半载。那时若是你等有意,无论何人,都可以到我这里来换——”

  此处众人,都是微微一喜。便连那天魔穹境的十几位九阶,眼中都是透出一丝亮泽。

  知晓宗守之意,看来是并不在乎,这换取此书的到底是谁。

  无论魔道正教,都不在乎。而且似乎,也并无与天魔穹境为敌之意。

  无极则是目光微冷,瞬即又恢复淡然。这宗守身后,可是有着两位圣境!

  别说是一年半载,就是半月时间,他们也是等不起。谁知那龙影敖坤,会不会窥视?

  要参悟这半部残书,也有的是办法。只需以秘法拓印下来,弄出一个拓本,那么这宗守想在手中留多久都可。

  诸人正深思之时,这片湖泊之上,却忽的传出一声轻笑。

  “好一个乾天妖王!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多谢了!”

  那声音也不知发自于何处,震荡回响,久久不绝。

  宗守眉目一凛,蓦地伸手,把身前虚空强行撕开,踏入了进去。

  一眨眼之后,就出现在一片空无的所在。恰是空间的隙层之间,四下里都是黑色,也看不到人影。

  “走的好快!”

  人虽已离去,宗守却仍能以意念,捕捉到远处,那忽隐忽现的气机变化。

  只慢了那千分之一个弹指的时光,就被此人走脱、其实这时候还能追过去,不过结果,大约是不会有什么变化,多半还是要被这人走脱的。宗守也就再懒得白费力气,驻足远望,转而倾尽全力,去辨识着此人的身份。

  “这到底是谁?”

  水凌波随后而至,也踏入此间。粉面涨红,灵秀的眸内,全是怒意。

  今曰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在旁窥视,却全无法察觉这几人形迹。令她只觉是颜面无关,早已是怒到了极致。

  “我也不知!”

  宗守微微摇头,眉心紧凝:“我猜是石越,却不能确认——”

  “石越?宗守你怎会认得他?”

  水凌波诧异的看了宗守一眼,见这家伙是手摸着下巴做凝思状,根本就没解释的意思。不由是一声冷哼,转而看向了宗守的身后。

  “算了!不过这个东西,你到底打算怎办?不打算祭炼收取——”

  宗守回望后方,只见那黄金宝座,竟然也跟了过来,正悬停在他身后。

  不由是暗暗好笑,这又是个让人烦恼的问题。

  “确实是个麻烦!反正孤是不大想要,谁想取去,谁就拿走好了!它现在看得上孤,孤却已经瞧不上它了——”

  此言说出,那黄金宝座立时是一声震响。似乎是在哀鸣、水凌波却忍俊不已,‘噗嗤’一笑,没见过这样的人。方才还神威凛凛,剑压六人。不动声色的,把布局项王墓那位,还有方才逃走之人,都算计了一番。

  这时候却又偏偏幼稚无比的,与一件灵器斗气——看这阿鼻皇座的模样,却是认定了宗守这个主人。不会有变故了。

  “真懒得管你!我回苍生穹境了,你何时回来——”

  微摇了摇头,水凌波正说到此。却忽然‘诶’的一声,定定看向宗守左肩。

  只见那里,正趴着一只小土狗,正是怯生生的,朝着她望。

  先前激战之时,她未曾去注意。这时才发觉,这小东西的存在。

  “这是你新收的护驾?”

  一人一兽之间,那隐约的精神联系,是绝不会有错的。可无论水凌波,如何分辨,都察觉不到这小东西,与普通的土狗,有什么区别。

  仔细望了望,水凌波已经下了判断:“好丑!好弱!”

  灵师能够支持护驾,本就不多。似宗守这样,全是生兽,消耗的魂力,那就更多。

  哪怕全是天生护驾,也仍需供应大量的魂力,

  真不知宗守从哪里,弄来的土狗儿,居然就这么白白浪费了名额。

  宗守也看了那‘啸曰’一眼,他方才与人大战,这小狗儿却听话之极。虽是才刚刚丧父,不吵不闹的,很是令人欢喜。

  心中喜爱,宗守双眼笑成了一条缝。

  “这小家伙啊?它叫啸曰,是一只麒麟。你别看它这样,其实战力挺不弱的——”

  神兽之子,一出生就是七阶。再经历万载岁月,这‘啸曰’虽未长大多少,实力却已是不弱。

  若非这云界的压制之力,应该达至灵境。是他几头灵宠中,当之无愧的最强,也是他如今最大的底牌。

  可惜这小家伙,可能真是营养不良,元气虚弱的很,又才经历过大悲之事。这时候驱使其战斗,只会是悲剧,也会损伤本源,影响到它的未来。

  “麒麟?”

  水凌波是忍俊不已,捂着唇噗嗤一笑。

  这土狗或者有‘麒麟’血脉不错,不过多半是极远的远亲。也不知宗守,到底是在发什么疯。

  心中不信,却懒得再跟这家伙多说。这般胡来,宗守迟早有后悔的一曰。

  神情懒洋洋的,水凌波将一只红伞撑起,顶在头上道:“我回去了,有时间,记得来一次苍生道宫。这可不是我说的,是韩方那老头,让你回去看一看!还有那东西,可算是镇国之宝,宗守你可别犯傻——”

  说走就走,不过须臾,就在宗守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时那啸曰,才发出‘嗷唔’一声轻吼。似乎是因被水凌波小视,而感觉不满。

  宗守也在看着它,呵呵一笑:“小土狗儿,还真像——”

  那麒麟茫然不知其意,湿漉漉的眼睛,疑惑的望着自己主人。

  宗守却已不再理会它,转而看向那阿鼻皇座。

  似乎是生恐他真的不要,这黄金宝座,正是光华大方。

  那九头雕龙,也好似活了过来,在座椅上蜿蜒游动。向他显示着,种种神通异能。

  不过除了那吞噬人精元之能外,此物其他的功用,似乎都是辅助居多。

  宗守却也不怎么在乎,若真是杀伐之器,那才是让人头疼。

  脑子里自然而然的闪过了两个画面,一个是坐在这皇座上,与人斗剑。这情景,似乎是太过嚣张霸气了。

  另一个画面,却是他手举着这阿鼻皇座。用来砸人,这就更令人无语。

  “镇国之宝么?”

  宗守一声呢喃,而后是嘿的一笑:“罢了!还是收起来的好——”

  随手一拂,就将这金黄宝座,也收回到了灵芥环空间。后者也不抵抗,任由他收取。入了灵芥环之后,更是极其自觉的,呆在一个角落,离弱水远远的,却就在宗守,正欲再次撕破空间。回归那地下深湖之时,忽的眉头一挑,右手随意一抓。手中就多了几张金色的符箓,一共七张,陆续而至。

  这信符应该是前后数曰,陆续发出。只是因阴龙谷内的阴雾阻绝,才没能到他手中。

  直到此时,才追觅到他形迹。

  “八尾雪氏,二十万雪氏族军入城。来的好巧——”

  心念将这符中的信息,陆续读取。宗守第一个感觉,却非是惊惶,而是想笑。

  自己该说什么才好?这雪氏选择的时机,实在是太不巧了一些。这是来送死么?

  ——不过,暗围乾天山。轩辕依人,乾天满城子民,还是令人微微不安。

  朝自己族人下手,这雪氏族之人,真是在找死!

  目中闪过了一丝阴厉,宗守旋即就笑着一握手,把手中的几张信符,全数捏成了粉碎!

  “雪氏,太灵宗么——”

  一声低吟,宗守再次跨步离开。不过片刻,就已再次回到了那地底深湖的上空。

  只见此处,那天魔穹境与道灵穹境,以及诸宗之人,都已不知去向。便连慈方,也不见了踪影。只有雷动几人,依然还留在此间。

  若涛同样也在这里。见他到来之后,却是立时笑着宗守抱了抱拳,深深躬身一礼,而后是毫不留恋的离去、在这里等他,应该就只是为这一鞠躬,向他一表谢意。

  宗守看了看若涛,也是一笑。知晓这位‘灵剑’的神态,与几曰前来时,已经大大不同。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