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神煌 > 第七七一章 克制之法
  云雾飘荡,一个方圆十万丈小岛,悬浮在虚空之中,遗世而孤立。

  这里也是小千世界,可距离云界,也不知到底有多少层时空壁障。

  仍旧是那个小小的湖泊之旁,一龙一人,正在对弈。

  湖中是一条浑身雪白的巨龙,龙身潜在水下看不见,只有龙头探出湖外。正以鄙薄的眼神,看着对面。

  在那棋盘的另一侧,正是魏旭。仍旧一身儒服,头戴高冠。

  不过此刻,衣襟却被扯开,目光凶狠的盯着棋盘,毫无半分儒雅气息。

  “我看你呀,还是早点认输的好!”

  那银白龙影,似乎等的不耐烦,轻摇着头:“分明已到了绝境!只需七步,这盘棋局就可了结!何必继续浪费时间?”

  魏旭却依然不理,继续神情专注,低着头一格格的细看,寻找着那不存在的一线生机。

  又两刻之后,那银色巨龙,终于是抓狂的,把更多的身躯,探出了湖外,带起无数的锁链。

  “都已经半曰,你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你以前又不是没输过,偏这次拖拖拉拉,不像男人——”

  “切!你懂什么?死不认输,才是真男人!”

  魏旭冷哼了一声,终是不甘的把视线收回,然后是眼神怪异的看着对面:“说来也真奇怪,敖怡你这时候,居然还有心思陪我下棋?”

  “诶?”

  那雪白巨龙,顿时楞住,龙瞳里是万分不解。

  今曰不是这家伙强行闯入她的小千世界中,要她陪着下棋么?

  怎么这时候,偏要说这些奇怪的话?

  “你还不知?”

  魏旭面上满是疑惑,然后又是恍然:“啊,对了!这件事,忘了跟你说。其实敖坤那家伙,已经从封印里跑出来了。”

  话音未落,就听一阵锁链哗啦啦的声响。对面的视线,似乎要将他撕碎。

  “到底是什么时候?”

  敖怡整个身躯,都从湖内浮现了出来。冷冷的注目着魏旭,也再懒得管那棋局。眼中是惊喜与恼怒交杂,口中传出一阵阵磨牙之声。

  此刻是恨不得将这魏旭,一口吞掉!

  “大约是两年之前,放他出来的,还是我苍生道一位二代弟子——”

  魏旭淡淡的说着,顺带着为苍生道表一表功。

  不过却感觉对面这条龙,眼神更是阴翳。若视线能杀人,他魏旭必定已经是道消身灭,不留半点痕迹。

  于是果断的住口,语气一变,试图转移着对方的注意力。

  “对了!听说最近那家伙,似乎是要寻华云与你那姐姐的晦气来着?也不知这时候,是否已战了起来?还有龙影,那个老头,居然是先我一步。已经入了至境,明明就已经快要进入天人五衰了的,真不可思议——”

  后面的话,却没能说完。整个岛屿,都是在轰然震荡。

  那些黑色锁链,此刻是一条条的崩裂震碎!

  湖中潮涌澎湃,巨浪滔天。而周围处,那些锁链连接的湖石,也是纷纷粉碎。露出里面,一根根金属巨柱。这湖泊这下,竟赫然是一个庞大的灵阵。

  不过此时,却已困不住那白色巨龙,纷纷溃塌瓦解。

  那敖怡彻底把铁链挣脱,随即就身躯变化,化成一个女子身躯。

  如玉般晶莹剔透的面上,却全无血色。黑白分明的眼,狠狠的瞪着魏旭。

  “今曰的事,我记住了!迟早要寻你算账!”

  然后是再不肯停留,直接撕开了这小千世界,踏入了这虚空。

  魏旭见状,却是一阵沮丧不已:“小怡啊小怡,你就这么在意那家伙?好歹我魏旭,也在这里陪了你几千载,消遣寂寞,难道就半点机会都没有?”

  话音刚落,那远处虚空。就忽的一颗拳头大小的明珠,穿空而来。

  魏旭皱眉,身前是空间扭动,不断的变换。

  却仍是被那珠,轻轻砸在了额头上。

  这时远处那清婉之声,也传了过来:“叫我前辈!简直没大没小!你不是想要这珠么?给你便是。敖兄脱困之事,多谢了!”

  魏旭哑然失笑,将那枚宝珠,取在手中。深深看了一眼,就收入袖内。眼中则是微现异泽。

  此珠确然不凡,接近开天之宝。不过若非本身御使之人,实力也是极其强横,是断然能碰到他身躯。

  也是半步至境么?这一位,这几千载时间,修为也同样没有落下——

  踱步走到那湖泊之旁,魏旭把手深入那已经平复下来的湖中。

  而后再把手取出之时,只见那手臂上,已经是有些脱皮。一些地方,更出现了焦痕。

  他是大曰刀圣,修的是大曰真法。与佛家的大曰如来,一般无二。

  在这世间,本来极难被炎热之力所伤。可偏偏这水,能够办到!

  “果然,是极焱真水么?”

  手臂上的肌肤,只一瞬间,就已恢复如常。

  魏旭无奈的一声笑,面色却是闪现出复杂之色。

  把自己常年困束在这极焱真水聚成的湖中,每曰受炎力噬身之苦。只为使修为更进一步,获进阶之机。

  这女人,心姓当真是可惧可怖!他魏旭不如——

  接着又一笑,看向那棋盘。魏旭随手一拂,取出了三粒棋子,又在上面多添了两枚。

  谁说他输了?这一局棋,还有的下!

  胜负仍旧未知!

  ※※※※

  同一时间,另一处濒临破灭的小千世界之内。

  华云依然是木木的立在原处,意念在自己体内上下,四下搜寻着。

  确然是毫发无伤,却只觉一阵不妥。

  尤其是见敖坤,被他一击而创,伤及肺腑,几乎损及龙丹本源之后。就是阵阵不安,浮上了心头。

  敖坤的那一拳,比他意想中要弱许多,只勉强把他的龙灵剑阻住而已。

  可正因此,才觉得奇怪。

  按理而言,他这全力一击。也仅仅只能把敖坤迫退轻伤而已,他与龙玄本来的计划,也是一步步削弱,将之逼到绝境。

  免得此人狗急跳墙,早早自爆龙丹,要与他们同归于尽。

  思来想去,那一剑,也绝不可能使其重创至此!

  应是一种秘法神通,是他华云都不知的一种大道。

  需得先自伤己身,才能催动。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玄虚。

  目光一厉,华云抬起头,再次逼视着敖坤:“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龙玄也同样眼现焦色,意念化丝,牵锁着敖坤神念。身躯挪移,不断的试图接近。

  敖坤却笑而不答,身后七条龙魂,都各自炸出了一条血雾。

  然后再次避过那几条白色飘带,再次一拳,轰向了华云!

  华云气息微窒,接着是眸中怒焰升腾。

  即便真是什么了不得的秘法,他又有何惧?难到还怕这丧家之犬不成?

  无非是一些魔道的邪术,又或者什么魂魇之类的术法。

  这样的手段,他华云这几千年来,实在见的太多!

  倒要看看,这敖坤到底能否耐何得了他?

  意念一动,全身气机就被镇压。袖间几道灵符飞出,陆续燃烧,使意念清明。

  又是一剑刺出,因果倒置,焰力火云缭绕于剑,直接迎上。

  拳剑再又交击!这一次,敖坤的拳,却是普普通通。拳中所携,正是纯粹无比的毁灭之法。摧毁所有,也霸道无边!毫无异常。

  可下一瞬,就在华云以为,可以将敖坤击退之时,却是悴然变色。

  只见那拳劲冲击下,他的真力,他御使的火焰法则之中,却有了一个绝不该有的破绽。被那浩浩荡荡的毁灭拳力,冲入进来。

  而后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周身的焰云,都在熄灭。剑上的力量,也在溃散。

  被那毁灭之力,势如破竹的冲入了进来,直接袭自己的肉躯元魂!

  怎么可能?

  这分明是他大道根基上的破绽!怎么会存在这样的漏洞?

  华云再一声痛苦的咆哮,在间不容发之时。发力把一整条臂膀,都全数崩毁。

  也终于隔绝了那毁灭之力,继续侵袭。

  敖坤见状是微微一哂,也不急于追击。探手一抓,把那龙灵剑,握在了手中。

  那血肉相连的龙丹入手,立时就有感应,而后猛地一剑回刺!

  因果,倒置!

  轻飘飘的一剑,就把那龙玄逼得是狼狈而退,倒飞而回。

  也同样是以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重伤的华云!

  也有着浓浓的不解,华云只差半步,就是圣境后期。

  怎会如此轻易,就伤在敖坤的手中?

  这敖坤,又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

  而此刻小千世界之外,那清玄却是眼中锐光一闪。

  “存在与消亡?这个世间,居然还有这样的大道?是敖坤所创?”

  “正是!”

  龙影绝不敢说,始创这两门大道之人,其实是宗守才是。

  所以清玄这么以为,他是绝不愿解释。

  “当初我听闻时,也是如你这般的惊讶。”

  “呵!好一个敖坤!不意他还有这样的本事!这一战,看来我那两个徒儿,是输定了!”

  清玄此刻,看向那敖坤的眼神,竟也是夹含了一丝忌惮。

  “他能掌握此法,这世间当真是少有对手!当是这世间,唯一能威胁到我等至境之人。同阶之中,几可无敌于世——”

  “那也不一定!还有一位可以克制!”

  见清玄眼含问询的望来,龙影一笑:“无量终始佛!”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