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威临江湖,清算收获
  PS:感谢书友吹散了云堆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须菩提禅院一战昆仑魔教已经胜出,但剩下的人却是追不上了。

  论及单人的实力修为,毕竟还是须菩提禅院要占据上风的,被六道浮屠往生大阵困住了九成的人,单靠那一成的人去追杀,那不是追杀,而是找死。

  所以楚休这边的人直接全退了回来,开始接掌须菩提禅院。

  楚休这时候也是慢吞吞的走进入了须菩提禅院内,一身黑袍迎风鼓动,隐隐有着血煞之气蔓延而出。

  在外人看来,楚休这是在宣布主权,炫耀武力。

  但实际上,现在楚休已经被伤到了就连快走都做不到的地步了。

  至于血煞之气嘛,这个倒是真的。

  他流了这么多血,没有点血煞之气那才叫奇怪呢。

  等到进入须菩提禅院内后,陆江河一脸奇异的走过来,做出一副想要拍楚休肩膀的模样,口中道:“没想到啊,须菩提禅院这帮和尚,竟然真灭在了你的手中,要知道他们五百年前,他们可是……”

  陆江河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见楚休直接跌坐在了地上,他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自己也没动用罡气啊,这什么意思?碰瓷?

  楚休长出了一口气,这才拿出一把丹药扔进嘴里。

  在外面,他可是连吃丹药都不敢,生怕被人看到了虚弱的模样。

  看到楚休一副消耗过度的模样,梅轻怜和穆紫衣都围过来,关切的问道:“没事吧?”

  楚休摇摇头道:“力量反噬而以,可以休养回来。”

  陆江河看了一眼楚休这这边有梅轻怜和穆紫衣围着,又看了一眼同样消耗过度,被力量反噬的吕凤仙,只有水无相等奇形怪状的四个人围着,他不禁摇了摇头,啧啧叹道:“差距啊。”

  “我圣教麾下的人,损失可大?”

  魏书涯摇摇头道:“不算太大,不过可惜的是,须菩提禅院那边,其实损失也不算太大。

  之前他们有着忧昙婆罗的庇护,后来又开启了六道浮屠往生大阵,其实也没有损失多少人。

  最重要的,我怀疑,罗摩没死!”

  陆江河也是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感觉的。

  不空和尚你们别看他没什么特殊的,但是这老家伙修炼的不死禅极为难缠,就连昔日的无心魔尊都没能杀得了他。

  现在他主动身化舍利子,带走了罗摩最后一丝真灵,他肯定是有所打算的,应该是牺牲自己,保存罗摩的最后一丝生机。”

  最后不空和尚那一幕谁都看到了,但却谁都没有力量去阻止,也只能看着萧摩诃等人带着疑是罗摩真灵的舍利子逃走。

  楚休摇摇头道:“无碍,只要南蛮之地在我们的掌控当中便可以了。

  剩下的人暂时不用回昆仑,直接接掌整个南蛮之地,驱逐所有势力。”

  说到这里,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道:“好言相劝之下,原意走的,我圣教承他一个人情,不愿意走的,杀!”

  大部分时候,楚休做事其实也并不是那般霸道的。

  比如他掌控北燕武林,在收取供奉的同时也是给他们带来了秩序跟保护。

  但这一次,楚休却是不得不霸道,整个南蛮之地,必须要在他的掌控当中才行。

  剩下这段时间,楚休都在南蛮之地养伤,大局已定,外界的一切都交由魏书涯他们来处理。

  其实楚休去大罗天养伤会更快的,毕竟那里天地元气充裕无比。

  但是对于楚休来说,大罗天那地方同样也是危机四伏。

  在下界他是足以威临江湖的魔主,但在大罗天那地方,能够威胁到他的人可是不少。

  在楚休闭关养伤的这段时间,江湖上的风向也是彻地变了。

  南北佛宗接连覆灭在楚休的手中,整个江湖都被魔威所笼罩。

  昆仑魔教威临天下的场景,在五百年后,貌似又要重演了。

  特别是风满楼,之前因为楚休的身份,所以风满楼一直都没有把楚休列到至尊榜上去。

  但是在楚休覆灭须菩提禅院之后,风满楼却是立刻把楚休排到了至尊榜第六位,在夜韶南之下,老天师之上。

  其实按理来说,楚休应该是排在夜韶南之上的。

  毕竟现在昆仑魔教的势力已经完全超越拜月教了。

  但是,夜韶南现在炼化了魔种,还没有出关,他的实力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

  若是风满楼把楚休一下子直接放到了夜韶南之上,风满楼也是怕楚休认为他们是在挑拨魔道两大派的关系,所以不敢胡来。

  眼下整个江湖都是一副风声鹤唳的局面,在看到了楚休出手之后,已经没有人敢保证自己有实力去跟楚休叫板了。

  此时除非是所有江湖上的势力都联合在一起,放下成见,放下任何内斗,不计损失的去跟楚休拼命,那样才有机会胜,否则的话,单凭一家之力,在面对昆仑魔教时,只有两个结果。

  一个是全家满门齐齐整整,还有一个就是留一点余孽。

  所以在楚休后续驱逐南蛮之地的武林势力时,所遇到的抵抗几乎是微乎其微的。

  南蛮这地方本就没有多少武林势力在,而且在楚休这种威势之下,还想要抵抗的,那纯粹就是找死了,硬骨头的,始终还是少数。

  而各大宗门在看到楚休只是驱逐了南蛮之地的武林势力,占据南蛮之后便没有再次进攻,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们虽然不会天真的认为楚休会就此收手,但起码可以给他们不少的准备时间。

  一个月之后,须菩提禅院内,楚休的伤势已经好了接近九成了。

  神通这种东西是驾驭天地之间规则的力量,若是没有足够的力量底蕴便动用,简直就是自杀。

  在用过云开月明,青天照影这式神通之后,楚休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当初独孤唯我见到了那法天象地的神通后,只是随手丢给了无心魔尊,自己却不去用的原因了。

  不是因为独孤唯我无法领悟法天象地,而是没有必要。

  独孤唯我所掌握的神通肯定不止这一门,而法天象地这式在楚休看来威能已经算是十分惊人的神通在独孤唯我看来,可能也就那样,他自然是懒得去修炼的。

  伤势好了之后,楚休这才开始在须菩提禅院内仔细的转了转。

  大光明寺那一次,楚休等人可以说是没有捞到任何的好处。

  虚慈这老和尚虽然平日里看着性格有些温吞,但出手却是真的狠。

  不光想要拉着他们同归于尽,更是直接毁掉了大光明寺万年的积累。

  而须菩提禅院这里,萧摩诃之前就被罗摩吩咐过,若是他们败了,他便要带着须菩提禅院的最后传承离去,所以他也是带走了不少的功法丹药资源一类的东西。

  不过这偌大的宗门,却是有许多东西都带不走的。

  比如一些功法就铭刻在须菩提禅院的一些建筑之上,匆忙当中也是不可能带走或者毁掉的。

  当然在须菩提禅院内,最有价值的是两样东西,一个是那忧昙婆罗,还有一个,便是须菩提宝树。

  忧昙婆罗只是被吕凤仙碎裂了一片花瓣,本体还是在的,只要有足够的生机力量,便能够盛开。

  而须菩提宝树被楚休碎裂的只是一个力量的化身,本体也依旧没事。

  须菩提宝树便相当于是无根圣火那种存在,天生地养,只要这方天地还在,就不会被毁灭的。

  须菩提禅院的浮图塔前,楚休驻足看了半晌。

  浮图塔乃是历代须菩提禅院的高僧所修建的,一直都在加固,每一代方丈或者是高僧都会在其中留下自己对于佛法的理解,只是佛法,不是功法。

  所以这东西对于佛门的武者来说是至宝,但对于楚休来说嘛,作用却并不是那么太大。

  而那忧昙婆罗楚休也仔细的观察过,这东西绝对是天材地宝,但只是佛宗的天材地宝而以。

  他想了想,直接把袁吉大师给拎出来问道:“你说这东西,能不能炼制出至尊神丹来?”

  袁吉大师摇摇头道:“不知道。”

  楚休闻言顿时一皱眉:“我都把天哭魔尊的传承交给你了,结果你跟我说,你不知道?”

  袁吉大师闻言一脸的委屈之色道:“大人,您教给我的只是关于阵法和卜算那方面的,我哪里懂得炼丹嘛。”

  楚休一拍脑袋,他这才想起来,丹药那方面的东西,他给了神医风不平。

  天哭魔尊乃是全能的人才,他一直都把袁吉大师当天哭魔尊来用,现在才想起来,他可并不是天哭魔尊。

  随后楚休便让人把风不平给找来。

  风不平加入昆仑魔教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在镇武堂之时,他便跟着楚休了。

  这一次来南蛮,风不平也是跟着来了,昆仑魔教的弟子在激斗当中有什么损伤,风不平这边立刻就能够医治。

  看到这忧昙婆罗后,风不平思索了半晌,这才道:“忧昙婆罗乃是佛宗圣花,这种级别的天材地宝,恐怕整个江湖都找不出第二个来了,按理来说,用其来炼制至尊神丹倒是可以的。

  不过一个是忧昙婆罗必须要绽放时,才能达到力量的最巅峰,此时炼制的效果不敢保证。

  还有就是,天哭魔尊虽然留下了至尊神丹的炼制方法,不过那只是一个尝试,侥幸成功而已,就算是让天哭魔尊再来一次,他都不一定能成,更别说是我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