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极品兵王 > 第1810章:打上门去
  苏灿愕然,没想到对方居然脱离了星罗宗!

  不过对于君常笑的选择,苏灿却很是赞同。

  就星罗宗这样的宗派,有那帮子鼠目寸光的高层存在,注定没有什么前途,早点离开才是正理。

  见到苏灿注视过来的目光,君常笑坦然相视,眼神之中没有丝毫的退避之意“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会来找你,并且将曲非烟的事情告诉你……其实我是不忿!”

  “盛土那帮家伙在星罗宗作威作福,高高在上,就连星罗宗那帮老东西都卑躬屈膝,极尽谄媚之态,甚至不惜送上自己门下的女弟子,还美其名曰送其造化!”

  “我更不能容忍自己心爱的女人成为那明一杰的侍女,但是我知道我自己没有那个能力跟一位地君抢女人,所以我来找你,我宁愿便宜了你,也不想便宜了那作威作福的明一杰!”

  “还有,我很快会离开大荒,我要去盛土,我一定要拜入那些大教,总有一天……我要堂堂正正的站在明一杰面前,将他狠狠的踩在脚下,同样……我也会站在你的面前,名正言顺的夺回曲非烟,因为她是我的!”

  那一刻,君常笑挺直了腰板,原本有些颓丧的脸上,此刻也透出无比强大的自信。

  之后,他不等苏灿开口,径直转身,大踏步的离去。

  苏灿一脸错愕的看着那道身影就已经消失在山道之上,没入了那大荒的原始密林之间,最后不见踪迹……

  些许之后,苏灿有些无奈的摸摸鼻尖,露出一个苦笑。

  这货就这么相信自己会出手去对付明一杰,救下曲非烟?

  好吧,他还真无法对这件事情做到坐视不理,而且他也早就看那明一杰不爽,上一次那合金战刀将盛土一干修士剁吧剁,唯独缺了明一杰,既然这样,这次过去,也将这家伙剁吧剁了。

  苏灿没有去理会那早已走远的君常笑,简单的吩咐牛二花一番,就向着星罗宗山门所在地飞纵而去。

  星罗宗距离娲族足有近万里之遥,但是对于此刻术法修为已达天王境的苏灿而言,加上缩地成寸已经达到初窥门径境界,疾风行也已经达到略有小成境界,区区万里之遥,在苏灿的全速之下,哪怕是在路上穿过了几处凶兽巢,随手剿灭收割了一波经验值,到达星罗宗山门所在区域时,也不过只花费了一日的功夫而已。

  不得不说,虽然星罗宗的那几个高层是一窝欺软怕硬的软骨头,让苏灿看不起,但是星罗宗的庞大还是出乎苏灿的意料。

  苏灿才到达星罗宗的外围区域,就被眼前这座巨型的城池所震撼了

  这城池的庞大超乎苏灿的想象,甚至比曾经自己生活的那魔都明珠还要庞大,站在高处远眺,绵阳无尽的楼阁鳞次栉比,其间民众何止亿万,入眼处到处都是富足之像。

  而在这庞大的城池绵延的天际尽头,几座山峰矗立入云,正是星罗宗的山门所在。

  苏灿并没有在这座巨城有丝毫的耽搁,秘术缩地成寸施展开来,一步跨出,人已经在百丈之外……

  而随着苏灿接近星罗宗的山门,那几座山峰愈发的险峻高大,气势恢宏,灵气浓郁缭绕山腰之间近乎雾化,其间灵药瑞兽不计其数,绝对算是一处洞天福地,让苏灿也是眼红不已。

  怪不得星罗宗那帮弟子一口一个大荒蛮子,一个个优越感爆棚,丝毫不将大荒部落的人看在眼里。

  跟星罗宗这山门驻地比起来,娲族部落简直堪称贫瘠,这就好比魔都和非洲部落的差距,可谓天壤之别。

  “星罗宗山门重地,来者止步!”

  就在苏灿眼馋星罗宗占据的这处修炼宝地时,一声沉喝传入耳中,接着有星罗宗弟子横刀阻住苏灿前路,横眉竖目,端是威风凛凛。

  苏灿没有理会眼前这小虾米三两只,直接对着直插云霄的山峰爆喝出声“南宫水渊老匹夫,小爷苏灿来踢馆子了,滚出来!”

  ……

  星罗宗主峰星云峰大殿之内显得有些冷清凄惨。

  原先的十余为长老和各峰峰主此刻剩下几位,娲族之行几乎大半被灭,哪怕现在在场的且都是重伤在身。

  相比第一次娲族之行,大殿中只有枫乾劲一人宛如木乃伊,此刻大殿中‘木乃伊’多了三四具,即便是那云心儿,虽然俏脸依旧娇颜如玉,但是一条胳膊吊挂在,焦臭扑鼻。

  一个个伤员聚在这大殿之上,让这大殿平添了几分凝重。

  而此刻,在华丽的大殿中央位置,曲非烟俏脸煞白,努力的挣扎着,却难以挣脱附身的法器绳索,唯有一双眼睛满是不屈的死死的盯着大殿之上那两人身上“你们卑鄙无耻,我曲非烟宁死不屈。”

  大殿之上,端坐的赫然是星罗宗的宗主南宫水渊和那盛土的年轻地君明一杰,相比大殿内的一干星罗宗峰主长老凄凄惨惨戚戚,两人倒是完好无损,最起码表面看起来如此……

  而听到曲非烟满是怒容的娇斥声,明一杰不置可否,一旁首座之上的南宫水渊却是愤怒的一拍桌子,豁然站立起来“放肆!明少身份何其尊贵,你能够成为其侍女,乃是你的福气,你居然敢反抗,你真当你那爷爷,还有你那远在盛土,生死不知的父母可以护你周全不成?”

  “明少如此尊贵,你怎么不给他当仆从奴才,鞍前马后伺候着?”曲非烟满是悲愤的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宗主。

  想到自己爷爷为了庇护自己,被眼前这位星罗宗的宗主以莫须有的叛教罪名废去修为,羁押在后山禁地,曲非烟就悲从中来。

  曲非烟的话语让南宫水渊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将起来,整个人气急败坏,暴跳如雷,毫无星罗宗宗主应有的修养气度可言

  “放肆,你放肆。”

  “南宫宗主何必因为一小女子而生气?”对于南宫水渊的愤怒,明一杰满脸轻笑,之后目光带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大殿中满脸悲愤的曲非烟,那眼神宛若在看一只萌宠一般,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南宫宗主说的没错,你能够成为我的侍女,乃是你的福分,此次回归盛土,只要你听话,本座定会赐你不世机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