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无限之至尊巫师 > 一四零三章 跳崖文明艾瑞达
  在军团再临艾泽拉斯世界时期,德莱尼领袖维纶,经历了两件严重影响三观和认知的事件。

  第一件是泽拉之死。泽拉是魔兽宇宙的第一个纳鲁,也是在魔兽宇宙的洪荒时代诞生的原始神灵级的生命。

  如果说以阿曼苏尔为首的星神们,代表的是秩序法则,奥术之力,那么泽拉代表的就是光明法则,圣光之力。

  虽然光明并不等于绝对正义,但光明与物质宇宙的大多数生灵,还是极具亲和力的,毕竟恒星,就是最为常见的光明化身。

  泽拉在军团再临时期登场,拼命洗白伊利丹,很神棍的称其为决定宇宙未来命运的光暗之子。

  然而,泽拉跟伊利丹谈光暗正邪,伊利丹却跟泽拉谈束缚自由。

  最终,行动派伊利丹直接干掉了泽拉,理由是泽拉的圣光之道,太过上纲上线,仿佛自由圣光才是唯一正途,其他都是邪道,而祂作为圣光的代表,就等于正确和正义。

  第二件对维纶触动巨大的事,是他当年带领不愿意效忠燃烧军团的艾瑞达人逃离故乡阿古斯时,没能来得及拯救自己的亲人。结果基尔加丹在军团再临时期,成功恶心了他一把。

  基尔加丹派遣了一名叫做‘拉基什’的魔化艾瑞达人将领,突袭德莱尼人在艾泽拉斯的大本营,同时也是当年逃亡飞船,已经严重破损的艾瑞达号。

  拉基什的主要目的是干掉艾瑞达号的核心,泽拉的子嗣之一。艾瑞达号就是靠圣光驱动的,纳鲁扮演的角色很重要,既代表了德莱尼们信仰的圣光,又是力量的源泉。

  最终拉基什驾驶邪能机甲毁掉了纳鲁,但也被维纶击杀,而这个名字在艾瑞达语中意为‘屠夫’的军团死忠狂热分子,就是维纶当年没能来得及拯救的亲儿子。

  这场父子相残的戏码的最后,维纶说:“圣光死于此时此刻。”

  这意味着他再也没办法虔诚不疑的相信泽拉一系的圣光之道了。

  圣光是力量?圣光之道是信仰,它们理论上是两个概念,但在魔兽宇宙?是以泽拉为首的纳鲁?将圣光的力量传播开来?于是许多智慧生命便自然而然的将两者视为一体。

  从懵懂,到渴求,到信仰?再到抛弃。

  在凯恩眼中?在造物主的视角中,以维纶为代表的德莱尼人,也不过是一帮自私自利的表子?他们对待圣光的态度?并不比普通人对待卫生纸的态度更崇高?需要的时候就是爹?不需要的时候则是弟。

  艾瑞达人的魔法文明也不过才几万年?而走上圣光之道?则是一部分艾瑞达人不愿认萨格拉斯当野爹,四处寻找能够帮到自己的力量时,才开始的。包括德莱尼人流亡德拉诺大陆、以及后来又流亡艾泽拉斯的所有时间算上,也不过千把年。

  千年时间,别说是以造物主的角度?就算以艾瑞达人漫长的寿元看?都不算很久?约等于七八年时间于一个寿龄六十岁的人类的意义。哪怕是最黄金的七八年?也不过是宛如七年之痒的闹剧,曾经的狂热虔诚,就仿佛是缔结婚姻关系前后的海誓山盟和蜜里调油?然后现在则麻木、厌倦,无法再宽容以待,对方曾经的种种好,虽然记得,却早已没有了温度,远不足以抵消后来这些被斤斤计较的各种坏……

  这就是艾瑞达人,或者说,这就是大多数智慧种族都有的共性,爱的时候缺点也能变得调皮可爱,厌的时候看哪哪不顺眼。

  虽然说泽拉所代表的圣光之道也不完美,因为只要诞生了自我意识,就必然会产生主观概念,在A的主观影响下诞生的道,是不可能完全适用于B的,否则又何须分A、B?

  而纳鲁是魔兽宇宙洪荒时代就诞生的生灵之一,祂就像个早已三观成型的人,即便随着宇宙的衍变而微调着,核心却是不会有大的变化,这种核心,可远比人的本性稳固的多的多。尤其是对于短寿的生命们而言,说纳鲁的圣光之道是恒定不便的,都是可以的,就像普通人视角中的恒星。那么,从拥趸到抛弃,是谁在变,是谁三分钟热度,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就一目了然了。

  这就是‘表点’,带着浓郁的升米恩、斗米仇的功利味道。从这个视角看,所谓的信仰,也不过是爱情般的激烈情绪,一时冲动,甚至是一时糊涂。

  虽然人类的信仰,不乏糊涂了一辈子的例证。可那是因为人生苦短,匆匆数十寒暑,其中光是思想成熟,就需要三分之一左右的时间。

  于是,那些虔诚了一辈子的,其实也完全看做是另一个版本的辉煌时刻殒落,从而划下了一个不可证伪的句号。实际上高起就多半会伴随低落,德莱尼人的寿元相对较长,结果就演绎了这种信仰曲线,曾经坚定不移的维纶,德莱尼人中的圣光化身,教宗一般的人物,晚节不保,信着信着就不信了。

  客观原因再多,也掩盖不了事实结果。

  当然,时间继续拉长,或许过一段时间就又信了。这也是‘表’的另外一个表现,信与不信,不在于其本身价值高低,而在于对我有没有用。

  有着这样思路的凯恩,自然是很有兴趣顺路了解下不再信仰圣光之道,仅仅是拿圣光当工具的德莱尼人现在过的如何了。

  或者说,在抛弃了圣光之道后,德莱尼人又靠什么满足自己精神方面的需求。

  结果并没有超出的他的预料太多。

  在阿古斯,他见到了从极端回归中庸的德莱尼人。如果说过去的圣光之路是正向的极端,那么现在的德莱尼人,则失去了过去那种带有相当程度圣母特质和强烈使命感特质的群体风格,坦然的展现出功利本性。

  凯恩并不觉得功利是错,或者说,用对错来评价功利是肤浅的,毕竟功利的本质是私,个体自我意识的诞生本质,就是私,因此功利真的就是生命个体的本性之一。

  因此,否定或贬低功利,更像是一种被道德绑架的行为,不够公允客观。在凯恩看来,把握功利的‘度’,才是关键。就如他一直提倡的,大道走中,左倾右倾都不对。

  或许是因为用力越大,反弹之力也越大的原理,呈现在凯恩眼前的如今的德莱尼社会,氛围是偏黑暗向的,就像是魔幻版的哥谭市,徇私舞弊、收贿受贿,是约定成俗的潜规则。他甚至很容易的,就通过能量货币打通渠道,联系上了燃烧军团的魔化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