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天命赊刀人 > 第2263章庙中老井
  半个小时后,焦传恩顶着风雨开了一辆老款的猎豹越野车过来接上了王赞。

  “你之前跟我说的啥意思啊,我咋没听明白呢?这防汛,怎么还跟你扯上关系了呢……”

  王赞拿着纸巾擦了擦自己脸上的雨水说道:“太复杂的东西我跟你也说不清楚,你毕竟不是我们这方面的人,往下你跟我走吧,我让你去哪就去哪,然后要是调集人手的话,你得尽快,整明白了,这一场大雨可能就过去了”

  “哥们,你别坑我啊,这防汛工作是不能脱岗的,我现在正巡视呢,想着接上了你以后,就得赶紧回到岗位上了,实在不行我把车扔给你,你要去哪自己开过去,我不能陪着你乱跑啊”焦传恩慎重的说道。

  “啪”王赞从身上掏出小本本,拍在车上后说道:“有这个行不?有人过问了你就往我身上推就是了,我保你没问题的,还有……我要干的也确实和这个局势有关系,而不是带着你在乱走,明白吧?”

  焦传恩想了想,点头说道:“行,你倒是挺靠谱的,这一点我信你!”

  “去哪啊?”

  “北山!”

  整个城区都已经跟水漫金山似的了,城区上面的地方还行,有些低洼的地方和排水不利的区域,水才到脚踝处,但从坡上开到坡下以后情况立马就不一样了。

  猎豹这款越野车的车身还是挺高的,但等他们开到下面谁都已经漫过半个车轱辘了,而且越往下水越深,车里面都开始有渗水的情况出现了。

  焦传恩感慨着说道:“自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双阳就从来没有出过这么大的水了,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这雨如果再下个两天的话,上面还好说,下面估计都得要被淹了,按理来说也不应该啊咱们这有没有大江大河的”

  “双阳城这些年一直都平安无事,那是因为被保佑了,今年突然出了大雨要水淹城区,是因为出了些意外的状况……”

  焦传恩不解的问道:“什么状况?”

  “到了北山后再说,我看看的吧!”

  车子到了北山山脚下的时候,谁都已经过车门了,两人下来之后眼看着水就漫过了膝盖,他俩趟着大水来到了阶梯上,王赞仰着脑袋看向了山顶上的庙。

  说来这个庙,王赞的印象还挺重的,以前山上就有这个庙了,不过由于没什么香火那时就处于半荒废的状态了,后来不知道是官方筹措,还是哪个商人赞助,这庙就又重新被翻盖了。

  王赞上学那个时候还和同学来过这边玩过几次,因为庙后面有不少的山洞,都是以前战乱时挖出来的,他们那时候一帮同学就喜欢过来这边玩。

  如今一晃十几年过去了,这庙还是先前的那个样,基本没什么改变的。

  王赞和焦传恩从山脚下的阶梯上来,一直走到庙门口的时候,就发现这庙挺破败的了。

  王赞皱眉说道:“我记得以前这里的香火就算不太旺盛,但还是有人来的,僧侣也有几个,怎么现在成这个样子了?”

  “我也不知道,以前我就来过三四次吧,不过听说是庙里的和尚走了,没人打理了,上面也不拨款,久而久之就这样了,对了。你来这里干啥啊,跟防汛有啥关系么?”

  “看看再说,现在不好下定论!”

  两人进入到庙里以后,这地方的香火确实没啥了,就像围墙有几处都坍塌了,地面的青砖也鼓起来了,等他俩进入到庙里后,愣是一个僧侣都没有看到,并且大堂处的不少佛像都蒙上了灰尘,明显是一直都没人太搭理了。

  他俩进来在前大殿里面呆了一会,就有一个僧人过来了,问道:“两位施主,过来这是有何事?”

  王赞诧异的问道:“师傅,你们这个庙是不是太惨淡了点,里外都没有人维护,这都破城了这个样子,你们自己也不管啊?”

  僧人苦笑着摇头说道:“施主体谅,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几年下来我们就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现在这边烧香拜佛的人太少了,上面也不拨钱,我们就只能这么耗着了,前面还好一些,后面的状况还不如这里呢,而且主要是当初捐间这里的施主也已经不在世了。”

  “我们能去后面看看么?”王赞皱眉说道,然后从口袋里拿出几张钱送到了功德箱里。

  “那可以的,后面也不是禁止对面开放的地方……”

  庙后面的区域也不大,除了一个院子外就剩下几间厢房了,王赞和焦传恩溜达了一圈,就来到了院子当中。

  院中有一口干枯了的井,王赞眯着眼睛看了半天就走了过去,然后向下探着脑袋看了好几眼,一股阴凉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

  这井明显是干枯了的,下面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不过有一点让人差异的是,放在旁边的井盖上面系着一条铁链子,一直延伸到了井下,王赞试着提了提却没有拉动。

  “师傅,你这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么?”王赞扭头问道。

  北山庙的师傅说道:“这庙在我来之前就已经有了,不过却不是现在这样的,这是被翻新过后的,以前这里有了,好像得有个千百年的时间了吧?我听说很早以前是个小庙,在解放战争时被毁了,解放后修过一次但也是修的不太彻底,前几年有个富商过来又修缮了下,但这两年就没管过了,至于你说的这口井,我听说好像是建庙前就有了,但为什么拴着个铁链我也不懂,不过有传言说是这链子的那头拴着一条龙?”

  焦传恩说道:“这个传说我也听到过,家里的老人总是这么说的”

  那僧人点头说道:“呵呵,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谁说的清楚啊,都是传说罢了,当不得真的,但挺奇怪的是,这条铁链一直都没有人能拉得动啊,而且这井里面以前也从来没出过水,估计下面应该也干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