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宠坏 > 20.Chapter 20
  冷风呼啦啦吹,配合着氛围卷起一张纸飘飘扬扬在空中,转了个弯儿又慢慢落在地上,沈夏时的几缕头发也飘了起来,看起来贼拉风。

  众人愣了一会儿。

  她朝许岑和胖子挤眼色:“你俩过来啊!”

  那俩人刚动脚,夜莺的人对着他俩脚下一阵扫射,两人蹦蹦跳跳的躲过了枪子儿,对方熄了火,空旷的修理厂内响起AK有些不悦的声音:“沐则,你这女人挺嚣张啊。”

  沐则已经盯着沈夏时的侧脸瞧了半响了,心里还一直回味着她刚才说的那句话:我的男人。

  妈的,贼动听!

  他一只手臂伸过去将沈夏时抱进怀里,注意到她赤着的双脚,不忍心再放在地上,直接让她踩上了自己的靴子,掀起眼皮倪了一眼AK,嘴角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嗓音淡淡:“老子宠的,有意见?”

  那嚣张模样简直能让你吐血。

  沈夏时一手抓住沐则腰后的衣服,另一只手拎着机关枪靠在自己腿上,看着AK的神情明明白白五个字:你算哪根葱!

  这俩人还真挺配,脾气不好,一点就炸,你要真惹了他们,俩合起伙来能把你房顶给掀翻了。

  AK看了一阵儿,忽而微笑:“你们能走出去试试。”

  四周都是夜莺的人,包围得密不透风,连一只鸟都飞不出去,更别说几个大活人。他脸上笑意盈盈,高兴起来后又开始哼曲儿,眼神扫过沈夏时的脸,眼中兴味更浓。

  许岑和胖子一起摇摇头,你说你看谁不行,偏偏盯着沈夏时看!还用那种很感兴趣的眼神,这特么沐则能忍?

  果然,沐则拔出了腰间的匕首扔了出去,AK正摇头晃脑呢,突然一把匕首凌厉滑过长空而来,直直逼近他双眼,快得看不清影子,他堪堪侧身避过,匕首从他脸侧掠过后重重扎进了身后的柱子里,稳如泰山。

  AK站直身体时侧脸上已经多了一道血痕,他抬手一抹,指腹擦了点血放在舌尖上舔了舔,棕色的眸底多了几分阴鸷:“好多年没尝过着血腥味儿了,沐则,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沐则没功夫搭理,他拖住沈夏时的腰将她抱来坐在桌上,嘴里没点燃的烟别在她耳朵后面,接着俯身在她唇上重重亲了一口:“等会儿我就带你回家,乖乖在这儿等我,打架的事交给男人。”

  原本他是不急的,甚至很想陪AK多玩玩,但是沈夏时穿得不多,鞋子也不知道丢哪儿去了。这地儿环境也不好,臭味熏天,他倒不觉得什么,比这更差的环境也呆过,可沈夏时在这儿就不同了。他不想让她受苦,也见不得她受苦,估计这丫头出来得急,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

  乱七八糟想的多,都是关于沈夏时的事儿,沐则没有多少耐心,十分不悦的瞥了AK一眼:“赶紧打,打完了老子还得带我宝贝儿回家吃饭。”

  你听听这是什么话!

  简直一点不把鼎鼎有名的AK和夜莺放在眼里,都特么这功夫了,他还有心思惦记他女人吃饭不吃饭的问题。

  贼他娘惹人生气。

  AK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活了二十几年什么没见过,跟沐则也曾相处多年,没见过他这模样,心里对沈夏时的兴趣更浓了一些,暗自琢磨着什么别人也看不出来,他轻挑的笑起来:“多年不见,好戏真是越来越精彩了。”

  两位大佬面对面站着,都是扎眼的人物,互相凝视着彼此,都想将对方置之死地。

  四周压抑而安静,外头的光线被无数夜莺挡在身后,本就昏暗的修理厂光线更加不好了,夜莺们穿着打扮十分清凉,站在风口处动也不动,目光平视前方,冰冷而机械的一群人。

  沈夏时瞧着这氛围也挺紧张的,她悄悄把自己的枪抱起来放在胸口,准备呆会儿逮着时机就开个冷枪。

  安静中酝酿着暴风雨。

  忽然,许岑和胖子捞过身后的枪扛起来一番扫射,噼里啪啦的枪声响起,打破了短暂的静谧,外头包围的人听见这枪声也加入进来,藏在暗处的槐江兄弟们在背后偷袭夜莺的人,不少夜莺应对间手足无措,这还没看清是谁呢就中枪倒地了。

  局势火热,双方正式开打!

  胖子一边扫射,嘴里一边骂嚷:“真他娘憋屈!要不是为了配合老大演出戏,老子何必中一针麻醉针,卧槽真疼!”

  许岑杀得正猛,眼里的狠意明显,咬着牙瞪着对面的夜莺:“你他妈还算好,老子屁股上中了一针,疼死爹了!”

  “别他妈废话了,杀啊!”

  “去你娘的夜莺,爷爷干不死你!!”

  憋屈了半天,现在打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刚才来的路上沐则就知道这是个圈套,计划也早就想好了,事情的进展完全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这其中也包括AK的自大和刻意的激怒。

  这一招里应外合,瓮中捉鳖真叫兄弟们拍手叫好,不愧是沐则,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跟他比阴险,AK还算嫩。

  小弟们打得热闹,这当老大的也不能闲着不是,沐则可等不了太久,也不给AK说话的机会,长腿迈开,凌厉的一脚踹了过去。

  AK这人一向嘴贱,说话那副贱骨头模样没谁看得惯,偏偏他自己以为这样很酷,沐则早八百年就看不太顺眼了,尤其是今天他还招惹了沈夏时,沐则想弄死他的想法真是越来越强烈了。

  两位大佬的身手都十分矫捷敏捷,拳头你来我往,下盘扫了一次又一次,男人打起架的画面也是十足好看的,浓烈的荷尔蒙味,挥得都是扎扎实实的拳头,真刀真枪的来,不像女人打架那般耍泼乱抓扯头发。

  沈夏时抱着枪蹲在一个角落,目光追随沐则,见他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