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宠坏 > 28.Chapter 28
  上了车,江凉抖着个筛糠似的身体坐在沈夏时旁边,沈夏时看了一眼沐则,他正认真的从保温杯里倒水给她递过来,丝毫没有一分戾气,怎么会让自己的朋友怕成这样?

  沈夏时接过热水,刚想喝,对面响起沐则淡淡的嗓音:“不知道烫吗,吹吹再喝。”

  她乖乖的吹了好几下,喝了一口后小声问温凉:“你怎么这么怕沐则?”

  “嘘——”她凑在沈夏时耳朵边:“刚出学校那两年不懂事,惹到了这位爷,在他部里呆了两天出来,老子失眠了两个月,怕了怕了!”

  “真这么可怕?”沈夏时又偷偷看了一眼沐则,他正从车厢里拿出毯子盖在她腿上,神情认真温柔,还真看不出来有什么令人害怕的。

  在沈夏时的印象里,沐则除了他打架的时候模样阴狠一些,平日里对着她都是百般温柔呵护的,就连自己以前惹毛他的时候,也不见他对她做过什么。

  江凉见她一副很不解的模样,恨铁不成钢的咬牙:“他不对付你是喜欢你,真让这位爷记恨上,那你指定跟我一样。”

  “那你是怎么脱离魔爪的?”沈夏时问话的声音压得很低。

  沐则从包里掏出两颗糖,垂着头把包装纸撕开,然后把那糖放进沈夏时手里的热水里,瞥了一眼江凉后走开。

  见这位爷终于大发慈悲离开后,江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看沈夏时,细弱蚊蝇的声音说:“我跟他说,我有个朋友长得贼漂亮,如果他放过我,我就把你介绍给他。”

  “什么!?”

  沈夏时万万没料到自己的挚友早八百年就把她给卖了,她瞪了江凉一眼:“所以他就放过你了?”

  江凉哭丧着脸:“没,他说对女人不感兴趣。”

  “然后呢?”

  江凉咬着手指,不好意思的看着杨谨:“然后我说,我也认识男的,假如他喜欢男的话…”

  沈夏时:“……”

  “然后呢?”

  江凉把头埋进沈夏时胸口处,悲愤欲绝:“然后我挨了一顿打!!”

  “……”

  活该!

  她俩说完了话,沐则也在远处抽完了一支烟,他上车后把调查到的消息告诉沈夏时:“我都问过了,金晨集团在这儿建楼的时候死过人,金大成敷衍了事过去。”

  沈夏时两手一拍:“一条人命再加上逃税!金家算是完了。”

  她嘴角的笑意称得上阴森骇人,眼里还带着兴奋的光芒,不知道的看着她这人畜无害的小脸,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漂亮的姑娘竟然如此狠绝果辣,那开心的模样仿佛已经预见金大成入狱之后的狼狈模样。

  沈夏时作为检察官,的确是十分合格的,她足够善良和正义,也足够理应和冷静,从来不会对做坏事的人保留一丝一毫的同情,逮着你就往死里搞,当然,对待弱者,她也秉持着保护的善心。

  这是让沐则欣赏的一点,她知道事情轻重缓急,拿捏恰当,知道什么事应该怎么对待,什么人应该受到惩罚,不会因为外界的因素而改变自己的想法。

  假如沈夏时有空看看网上的评论,一定会发现有一部分舆论已经偏向的金大成,不少人同情他年老痛失爱子,唯一的公司也陷入了调查,甚至有人指责沈夏时冷酷无情,没有一点人情味。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讨伐群众,编出一套一套自以为毫无破绽的言论去抨击对方,如果有意见不和的,再骂一句对方三观不正,以此了事。

  等最后事情发生改变,人们又跟一阵风似的倒去了另一边,既没有自己的主见又没有价值观,就是一堆墙头草,不放在心上也罢,沈夏时当然不会去在意这些言论。

  调查完,沈夏时还要回检察院,江凉说舍不得她,嚷嚷着一定要跟在她身边,沈夏时哪里不懂她的意思,估计着是想借此机会跟沐则套套近乎,把以往的恩怨化为无。

  她也没拦着,看着沐则的眼神带了点讨好,就好像在说:这我朋友虽然人傻,但你多少给点面子,别跟她计较了。

  沐则盯着沈夏时这张灿若桃花的脸,懒散的勾起唇角淡笑,这让他想起当初江凉卖好友时那些夸夸不绝的话,当时他还觉得女人算个屁,现在倒是有些遗憾了,如果当时见到了沈夏时,兴许俩人早两年就能在一起了。

  他的手掌摊开放她面前,沈夏时把自己的手放进他手心,对方握紧后放在唇边亲了一下:“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计较了。”

  江凉欢呼一声,接到一个冷冰冰的眼刀,果然是沈夏时瞪过来的,她一下子跪了下去,抱住她的双腿哀嚎:“夏夏,我对不起你!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沈夏时把她的双手扒开:“今晚去我家接着跪吧。”

  “好,都你说了算!”嚎了这么一句,江凉又要去抱她的腰,沐则头上青筋跳动,手指拎住她后衣领扔开,丢下几个字:“去开车。”

  沐大爷顺理成章的坐在了沈夏时旁边,摸了一下她冰凉的手,心疼的拉进了自己的大衣里暖着。

  沈夏时看他心情不错,甜笑着商量:“我们工作的时候还是不要太亲密,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才能认真做事,你说对吧。”

  他深笑:“我不是你叔叔嘛,做叔叔的关心小侄女有什么错?难不成你不把我当叔叔?”

  “……”

  不见招拆招,那他就不是沐则了。

  真阴险!

  沈夏时脸上的笑容僵硬几分,又听见沐则淡声在她耳边说道:“以后乖一点,工作的时候叫我叔叔。”

  “……”

  我叔你二大爷!

  骂归骂。

  沈夏时还是甜笑着回答:“行。”

  只是颇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车子从郊外开向市中心,没多久就到了检察院附近,正是吃午饭的点儿,以往沈夏时和两位助理都是在检察院食堂吃饭,今天人多,大家干脆去附近的餐厅吃。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