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宠坏 > 31.Chapter 31
  沐则铁了心的要教训她,疾步进了屋,刚把人压在身上,门外就响起一阵猛烈的敲门声。

  他低骂一声,心想是不是最近自己的脾气太好了,这群人一天到晚的太岁头上动土。

  开了门,姜昕和杨谨胆寒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刚刚医院来电话了,蒋桃消失了!”

  “什么!”沈夏时从床上翘起来,越过沐则快步跑下楼,两位助理把刚才了解的情况告诉她:“事情刚刚发生,警方也在赶过去的路上,蒋桃父母性命危在旦夕,医院里却并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看来犯人已经混入了医院。”

  沈夏时拿过江凉递过来的外套裹上,一行人急匆匆的往外走去,落单的沐大佬脸色黑沉的跟了上来,拉住了沈夏时给她套上围脖和帽子,接着再牵着人上车。

  槐江的人跟在另一辆车里头,大家伙儿似乎是察觉了此事的严重性,手里头还都带了武器。

  沈夏时见这情况倒是皱了眉,眼神看向一旁的沐则,他正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似乎是察觉到沈夏时的视线,慢慢睁开了眼睛也看过来。

  他看了她一会儿,她也不说话,蹙着眉像是思考什么,沐则把她的手拉紧怀里,低问:“冷不冷?”

  沈夏时摇摇头,问:“你刚才出去干嘛了?”

  他又闭上眼睛,指腹一下一下抚过她手上的肌肤,车里陷入沉闷的安静,大约几分钟之后,沐则有些冰冷的嗓音响起:“你怀疑我?”

  车内的温度仿佛瞬间降至冰点。

  其余人噤若寒蝉。

  沈夏时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你怎么会这么想?”

  她朝沐则挨过去,另一只手搂上了他的胳膊,沐则垂头看了一眼臂弯里白嫩嫩的手,低叹一声:“对不起,我以为…”

  “你以为我不信任你!”沈夏时故作生气的别开脸:“我只是想问问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今晚出门有没有见到谁。”

  不知是不是沈夏时的错觉,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沐则僵硬的身体完全放松下来了,他抬手将她抱紧怀里,上半身慵懒的往后靠着,懒洋洋的看着她:“知道一些,今晚就不告诉你了,很复杂,一时半会儿说不完。”

  她隐约察觉到这件事有关于沐则的过去,也不好多问,只是乖巧的点头。

  不用沈夏时深想也知道,那一定是一段血雨腥风的日子,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喜欢那样的生活,就算是沐则也不会。

  车内没人再说话,车子快速驶出郊外,这是无人片区,就算是白天也是十分安静的地方,更何况是夜晚。

  此刻车窗外一团黑色,偶尔行过一段有路灯的地方,外头的树枝在灯光的照耀下变得光怪陆离且张牙舞爪,沈夏时看得直皱眉,也不知是最近的事情和环境使然,总让她觉得有些事即将脱离自己的预料和掌控。

  她盯着车窗外发呆,忽然一只手罩在她眼前,耳畔响起了沐则低哑的声音:“会不会害怕?”

  怕这个词很久没有出现在她脑海中了,作为一个姑娘,曾经面对那么多杀人犯,调查过那么多离奇的案子,甚至将无数人送进监狱,因此也结下了无数的仇家,说不怕是假的,只是她刻意不让自己去想这些问题,想得太多就会觉得害怕,怕了就称了对方的心意,所以她几乎不会对别人提及自己的想法。

  这也是沈夏时惜命的原因之一,怕自己惹的麻烦太多,哪天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被人在背后捅了一刀,所以她一直都活得潇洒自在。

  可现在有沐则在这里,她的心就十分安定。

  她窝进他怀里,拉开他的大衣把脸藏进里头,软软的声音从怀中传来:“有些怕。”

  说得挺坦荡的,她觉得自己胸腔里一直郁结的压力在这一刻都释放了,原来她也是懦弱的,一个人的时候不肯承认自己害怕,现在有一个人可以依靠了,也知道沐则会保护她,所以才变得肆无忌惮。

  沐则长臂一伸,拉过车上放着的毯子把她裹得严严实实,姑娘整个人坐在她腿上,除了一张小脸露在外头,其余地方都被他裹起来了。

  他忽然拉过她的围脖,沈夏时失了重心的撞入他胸膛上,沐则沉稳的心跳传入她耳朵里,下一秒,两根略显冰凉的手指拧起她的下巴,一个温热的吻印了上来。

  碍于车上还有人,沐则只是浅尝辄止,亲吻过后,沈夏时的脸色红润了一些,他满意的勾起唇,指节轻刮她的鼻尖,哑声道:“有我在,天王老子都别想伤害你,知道吗?”

  沈夏时重重一点头,歪过头靠在他怀里,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浅浅亲了一口他的侧脸。

  气氛被她弄得不那么紧张,沐则更是来了几分兴致,想起刚刚在别墅里没有做完的事,心里多少有几分失落。

  他低下头看去,沈夏时闭着眼睛靠在他怀里,上半张脸隐匿在黑暗里不太看得清,车窗外的路灯一晃而过时照亮了她艳红的嘴唇,忽明忽暗,色泽诱人。他眼底暗色翻涌,喉结滚动了一下,轻柔的在她耳边唤她的名字。

  沈夏时睁开眼睛看着他,沐则抱着她的腰往上提了几分,轻轻咬着她耳朵,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嗓音低低道:“我爱你。”

  沈夏时的脸红起来,也想对他说点什么,可是怎么也不好意思像他那般轻松的把这几个字说出口,正犹豫纠结之下,姜昕提醒道:“到了,下车吧。”

  两人之间暧昧的气泡仿佛一瞬之间被戳破,沈夏时忙从沐则怀里跳下来,回头看了他一眼,小声说了一句:“回去再说。”

  沐则从车上下来,唇角牵起几分笑意,懒懒散散的嗯了一声。

  警方距离医院不算远,来的也更早一些,沈夏时在医院大厅和陈帛等人碰面,陈帛简单说了一下情况:“蒋桃父母现在正急救,我们看过了监控,蒋桃是被一个医生打扮的神秘男人带走的,医院里人员来往复杂,也没人太注意,所以很顺利的就带走了,对方的车是往南方开走的,我们已经准备跟踪那辆车了,一有消息一定立刻告诉你。”

  沈夏时说:“我想再去病房和监控室看看。”

  “行,我带你去。”

  刚要走,沐则又把沈夏时拽回了怀里,他略有几分不悦:“我陪你去。”

  “好。”

  陈帛看了一眼沐则紧叩在沈夏时腰间的手,他的眼神黯淡下去,无意间又与沐则的眼神相撞,对方同上次的敌意不同,这会儿竟带了点…同情?

  这让陈帛觉得,还不如被蔑视两眼呢,这赤.裸裸的同情更深深打击到他作为男人的自尊心,而对方这么做,很明显是故意的。

  两人之间奇怪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