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宠坏 > 37.Chapter 37
  今天是一月十一,沈夏时记得这个日子。

  刚到检察院,她搁下东西,径直朝部长的办公室而去,叩了两声门,里头响起中年人沉稳的声音:“进来。”

  她打开门进去,部长正戴着眼镜批示公文,百忙之中抬头看她一眼:“夏夏啊,有事儿吗?”

  沈夏时走过去,乖巧的站在办公桌面前:“部长,生日快乐。”

  部长一愣,抬头,定眼看她好一会儿。

  继而搁下笔起身走到她跟前。

  中年人的手略有些粗糙,还带着岁月留下的痕迹,皱纹已经深浅不一的布满手上,他轻轻拍了拍沈夏时的头:“好姑娘,年年都记得我生日。”

  “应该的。”她亲昵的挽住部长的胳膊,笑开嘴角:“您也年年记得我生日,过年还给我包大红包,在我心里边儿,您就是我爸。”

  “我也把你当女儿。”

  部长感叹道:“还记得你刚进检察院那会儿,年轻,朝气,满是干劲儿!”

  “瞧你说的,我现在不年轻?不朝气?不充满干劲儿?我可是咱部里年年业绩第一!您说这话我可不高兴。”

  部长无奈的戳她脑袋:“鬼机灵,跟长不大的小孩儿似的,你看看哪个同事像你这么没大没小?”

  “那不一样。”沈夏时笑起来:“我把您当爸,您把我当女儿,咱们是一家人,我还跟你客气什么。”

  “说得对,甭客气。”部长让她坐下,从柜子里给她拿了点东西递给她:“老伴儿让给你带的,还让我给你捎句话,让你今年还去我们家过年,一家老小都喜欢你。”

  沈夏时鼻尖泛酸,眼里的水雾好像一刹那就要汇聚成泪珠,她忙问:“什么好东西呢?”

  “你蓝姨给你做的米糕,今早上出门特意嘱咐我给你带的。”

  沈夏时打开一看,米糕还热乎着呢,是她最喜欢吃的口味,食盒上搁了一张纸,上面写了一句话:“夏夏,今年还来家里过年,蓝姨给你炖肘子。”

  她眼睛一烫,鼻尖的酸意再也压不住,泪珠成了串似的落,沈夏时怕弄脏了米糕,忙把眼泪擦干净,抬头看着部长,轻轻说道:“谢谢您一家。”

  她刚入检察院后不久之后,部长就知道她没有爸妈,过年过节一定拉着她往家里去,沈夏时起初拒绝过几次,结果惹得老部长发了好一顿脾气,气得心脏都有些不好,沈夏时哪里还敢不听话,之后部长一句话,她一定跟他回家。

  部长一家好客,沈夏时也着实讨人喜欢,蓝姨是部长的太太,一颗心的对沈夏时好,也算弥补了沈夏时多年没有母爱的遗憾。

  她年年跟部长回家过年,一晃眼三年过去了,彼此间关系密不可分,亲密得真像一家人了。

  见她哭,部长也跟着坐下:“没人的时候,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周叔,你最近太忙了,多往家里走走,带着男朋友。”

  说到男朋友三个字,沈夏时在长辈面前总算有了几分羞涩,支支吾吾起来:“什么男朋友…”

  “还装!”部长笑开怀:“沐探长看你的眼神都快生了根似的,你叔我也没糊涂,过来人一看就明白。”

  沈夏时抱着米糕起身,红着脸飞快的说:“盛德大饭店,我给您定了五十大寿的祝寿饭,还有,我前几天已经告诉蓝姨这事儿了,今天晚上八点,您记得到场。”

  倒豆似的说了一串,她红着脸就要出去,部长一拍大腿:“你这孩子,年年乱花钱,都说家里吃顿便饭就是了,每年都这么折腾,哎你听见没有…”

  沈夏时早就跑远了。

  看着她的背影,部长只有无奈的一笑。

  *

  检察院忙碌的一天即将结束,沐则也把陆桥的审讯报告递了上去,沈夏时打电话定了蛋糕,跟饭店那边确定了酒菜和包间。

  沐则见她办这事神色挺认真,问一旁的姜昕和杨谨:“她干什么呢?”

  “不知道啊?”杨谨翘着个兰花指要凑过来,沐则甩过去一个眼刀,他的动作僵在半空中。

  沐则点了点姜昕:“你说。”

  又嫌弃的指向杨谨,语气冷冰冰:“你离老子远点儿!”

  真汉子就贼看不起他这矫揉造作的一套,看多了堵心。

  杨谨委委屈屈的闭上了嘴。

  姜昕接过了话茬:“夏夏给部长贺寿呢,这部长啊在夏夏心里边儿等同于父亲,不仅是夏夏检察官道路上的恩师,还是亲情上的慰籍,算您半个老丈人。”

  说着话,半了老丈人正从对面走过来,手上抬着个文件夹,身边的助理时不时侧头跟他说什么,他脚下生风,目不斜视的走着路,甚至还能用笔快速的在文件上批阅什么,跟她那半个女儿一个样子,都是挺忙的人。

  沐则目送部长走远,沉默想了一会儿,让二四过来:“你去打听打听,看看部长喜欢什么?”

  二四心领神会,正儿八经的老丈人是个人渣,半道上截获一枚半个老丈人,那也得好好对待不是,毕竟能让沈夏时上心的人,头儿也得上上心,这是典型的爱屋及乌。

  沐则看着沈夏时忙碌,心里一万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