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宠坏 > 43.Chapter 43
  零点一过,各种各样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因为沈夏时的关系,前几天大家都蔫蔫儿的,这个年都过得不高兴,好像今儿个才像是大年三十一样,大家拧开了啤酒盖碰一个杯,道一声新年大吉,恭喜发财,人人脸上都是喜色。

  沈夏时捧着花进屋的时候,大家静了下来,往她后头瞅一眼,江凉问:“沐大爷人呢?”

  “走了。”沈夏时把花放好,看向周叔和蓝姨:“他让我给您俩带句话,说等手上的事处理完了就上门和你们赔罪。”

  周叔严肃摆手,回过头时却与蓝姨悄悄交换了个满含笑意的眼神,沈夏时见此,以为俩人还生着沐则的气,忙坐过去,磨着嘴皮子夸沐则,直夸得天花乱坠,周叔听得冷哼一声,不置一语。

  沈夏时最后碰了一鼻子灰,任凭她舌灿莲花,两个中年人简直一点不肯松懈,倔强程度比她还强悍几分。

  玩至凌晨两点,周叔和蓝姨扛不住先睡了,杨谨和江凉打了一晚上牌,杨谨输得都快哭了,那副娇花一般西子捧心的模样直看得江凉牙痒痒,越加下狠手的痛宰对方。

  姜昕这就不乐意了,车祸后的一支手臂还折着,打了石膏吊在脖子上,哪怕都这样了,还是身残志坚的跟江凉在牌局上杠上了。

  杨谨大为感动姜昕的出头,嘤嘤嘤几声后,翘起个兰花指,不阴不阳的怼向江凉:“老婆,干死她!”

  沈夏时一边看得直乐,磕着瓜子围观热闹,手机铃声响起,通话显示是沐则。

  她忙把手上的瓜子壳抖干净,擦了手接电话:“到了吗?”

  “嗯。”

  沐则喉间压着声,低着嗓丢下三个字:“去睡觉。”

  沈夏时意外,在屋里左右看了一圈:“你怎么知道我还没睡。”

  电话里一声沉笑,沐则说:“槐江的人替我看着你呢,听见你屋里还闹腾,这个点了还不睡觉,真这么不乖,是等着我回来收拾你?嗯?”

  最后一个字,低低沉沉的撩烧在沈夏时耳畔,沈夏时一瞬就明白沐则说的收拾是什么意思,幸好对面的几个人打牌杀得正酣畅,没注意她这儿的动静,要不然她绯红的脸铁定会被他们拿去取笑好几天。

  她岔开了话题:“槐江的人在哪儿呢,不会是外面吧,天寒地冻的…”

  这话没说完,沐则懒洋洋打断:“夏夏,你关心别人,老公会不高兴的。”

  “这哪儿是别人啊,这不是你兄弟嘛…”沈夏时走向窗边,伸着个脑袋往外头看,一团黑,除了冷就是呼啸的风,还有两盏孤零零的路灯,没有二四一行人的踪影。

  沐则仿佛更不高兴了,嘴里肯定叼了烟,说话的声音都含糊了一些:“他们在你那栋楼租了个屋住下了,平时保护你,没事儿不会打扰你,你费什么话,赶紧去睡觉。”

  沈夏时嗯了声,沐则又嘱咐了几句,诸如有事打电话,没事别乱跑,按时吃饭,晚上别踢被子,沈夏时都听着,等他说完了,挺乖的答应一声。

  俩人这才挂了电话。

  沐则把手机丢一边,烟头一扔,闭起眼睛往后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的伸手揉眉心,说:“有什么要问的就问,趁老子现在心情不错。”

  对面坐着秦绛和周祁,俩人来找他自然是有事说,来的时候,他刚挂掉一个槐江部里打来的电话,脸色沉重的掐了烟,见了他俩,也只是冷淡的说了句:“有事稍后,我打个电话。”

  俩人见他神情严肃,以为出了啥事,等接通,结果他妈的是嘱咐老婆赶紧睡觉!

  秦绛和周祁一脸的卧槽。

  这也就算了,他们想起刚刚沐则挂电话前那句话:“宝贝儿乖,老公过两天就回来了。”

  那心肝疼宠的模样,简直日了!

  然而挂了电话后,沐则脸上的温柔神情一秒被大风刮走,冷冰冰的躺在那儿,懒散的闭着眼,不耐烦的说话语气,好像都不想看见他俩似的,这态度,真他娘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周祁和秦绛感觉受到了心灵上的深深打击,许久都没开口。

  沐则睁眼,目光扫过他们,平静出声:“说话。”

  “等等。”秦绛神情严肃,从包里掏出烟,深沉的点燃吸了一口,说:“我现在比较好奇你的爱情故事。”

  沐则:“……”

  他上半身还稳如泰山,长腿一踹,秦绛从凳子上摔了下去,后者从地上站起来,端着凳子坐远一些,也不敢再开玩笑,赶紧说正事:“我们最近也在查几年前那件事,越查越觉得蹊跷,而且,全是对你不利的证据。”

  言外之意,沐则很有可能确确实实出卖了他们,沐则听到这儿,呵笑一声,翘起腿,双臂抱胸:“既然如此,来问我老子干嘛?想打架?”

  这哥们儿,也太暴躁了。

  一言不合就想干架。

  秦绛和周祁倒是想打,关键打不赢啊。

  周祁赶紧摆手说不是:“这些证据要搁以前,我和秦绛指定认为是你,可经过那晚的谈话,我俩也觉得不对劲,就好像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你…”

  他说话的音量低了下去,无意间的一句话仿佛解开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室内安静下来,三人无声的对视…

  再抬头,沐则突然猛然掀翻了桌子:“你他妈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