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宠坏 > 46.Chapter 46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冯爷风光一生,现在算是彻底落败了,混了这么多年,他结的仇家可是广纳五湖四海啊,随随便便交给任何人,他这后半生都不会过得怎么样。

  别的不提,光是秦绛和周祁就对他恨之入骨,一颗想杀人的心时刻都在蠢蠢欲动着,不过沐则吩咐过了,要是以后还跟着他,手上就不能沾上人命。

  所以周祁和秦绛也没要了冯爷的性命,不过这憋屈了多年的恨必须得好好撒出来,俩人把半死不活的冯爷拖出去又狠狠的打了一顿,给他留了最后一口气吊着,之后就交给了冯爷的仇家,是死是活都看他的造化了。

  不过,凭着对家整人的手段,也没几个能活得下来的,这个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此事暂且揭篇而过,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沈润秋跳楼的真相。

  沐则陪着沈夏时回了公寓,一群人帮着沈夏时把沈润秋的房间打扫干净,所有东西焕然一新,蒙尘的东西重见天日,熟悉感涌上心头,就好像沈润秋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沈夏时把母亲的骨灰放在床头的桌上,一个人呆在房里陪她说了好一会儿话。

  离开房门前回头一看,那白色的骨灰坛静静的摆在书桌上,旁边的台灯已被熄灭,侧边的窗户外面有微弱的光线洒进来,几缕落在那骨灰坛上,通体光洁的,像是发着光似的。

  沈夏时看得眼睛一热,手扶在门把上,渐渐带上门,低声:“妈妈,晚安。”

  祝你今夜好梦。

  而剩下的事,夏夏会帮你完成。

  门关上,

  沈夏时吸气,呼气。

  三秒,眼泪被憋了回去。

  她打开自己的卧室门,看见沐则站在窗边上,回头看过来时,月光在他侧脸渡上一层清冷的光辉,照进那黑沉的眸底时,像是霎时染上了浓情柔和。

  他慢悠悠敞开修长的手臂,偏头,薄唇轻勾:“过来,老公抱。”

  沈夏时弯起眼睛,蹬掉了鞋子,踩上床上,蹦进他怀里,男人啧了一声轻笑,手臂撑住了她的腰臀:“也不怕摔了。”

  “我才不怕。”沈夏时被他抱得很高,臂弯圈住他脑袋,凑着唇过去吮他耳根:“你一定能好好保护我。”

  一个男人最开心的莫过于自己的女人说句肯定的话,沐大爷听得心里舒坦,掌住她后脑勺,指腹有一下没一下的擦过她耳垂,很明显的,他看见那个地方慢慢红润起来。

  沐则眉微挑,压着嗓,喉间碾出几个浑厚低醇的字:“你这么乖,老公得赏你个好东西。”

  后半夜,沈夏时在沐则一次次的奖赏中哼唧哼唧的哭骂,沐则大多时候都是笑,阴沉的,古怪的,偏执的要她承受着自己给她的一切。

  沈夏时想,去他妈的好东西!

  明明是耍流氓!

  日子过去几天,大家过得安生,网上的热闹可减不下去,简直像炸开的锅了似的。

  正如沈夏时所料,慕柔和安然母女俩果然连门都不敢出了,而因为安然是明星的关系,此事更加最大规模的发酵,无数媒体甚至在安家门口安营扎寨,守株待兔。

  娱乐头条也没有熄火之势,反而逐渐上涨,出轨门事件涉及澄阳首富,此事波及甚广,闹出的笑话可谓轰动,大街小巷都在议论着这个时下最热门的话题。

  至于安博贺,听说是被气得不轻,当看到慕柔和吴岩苟且视频那刻就差点晕了过去,躺家里叫了好几次家庭医生,没有任何好转,最后还是被送去了医院,已经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了。

  沈夏时听过这个消息只是淡淡一笑,神情淡漠并不关心,她所有的精力都用来准备起诉慕柔的起诉状。

  只是事关十五年前,当时的医护人员现在已经离职,要找到他们询问一些问题,或者是出庭作证都像是大海捞针,现在的慕柔只有嫌疑没有实质性杀人证据,根本不能定她的罪。

  沈夏时当然不会相信慕柔与此事没有关系,当年跟母亲有仇的人也只有她,而且…

  沈夏时看向左手边的一份资料,有些出了神,她隐约觉得沈润秋跳楼定然跟这份资料里的真相脱不了关系…

  之后连续几天,所有人都挤在沈夏时办公室寻找各种蛛丝马迹,办公室堆积着无数的文件,跟一堆堆小山似的,案子又是十五年前的,这么一来要找着一个突破点的可能简直微乎极微。

  正一筹莫展的时候,杨谨累得扔开了手上的资料,叫唤了声:“夏夏,要是你妈妈能当面跟慕柔对峙就好了!”

  听此,沈夏时写字的手忽然顿住,抬头深思了一会儿,她搁下笔,意味深长的笑起来:“有何不可呢?”

  *

  检察官有权对嫌疑人进行审讯,哪怕慕柔躲在家里不出门,只要检方的传唤到了她也没办法。

  但慕柔也是个嘴硬的,在审讯室从早呆到晚,愣是一个字不说,大概是检察官夫人当得久了,坐在那审讯室的模样倒像个出门逛街的阔太。

  她时而摆弄指甲,时而拨弄耳朵上的硕大的耳环,神情沉定,不慌不乱,对于沈润秋跳楼一事,开口只有几个字,不知道,不清楚。

  透过双面玻璃,沈夏时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身侧站着杨谨和姜昕倒是气得咬牙,摩拳擦掌撸袖子:“我倒要看看,接下来她还会不会这么嚣张!”

  沈夏时不语,静静的看着里头,估摸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她站直了身体,拿上了桌上的文件夹推开审讯室的门进去。

  慕柔在这里面坐了一天,没吃饭没喝水,失去了检察长夫人平日里的一切特别待遇,现在的她只是一个不要脸的出轨女人,不用想,肯定跟沈夏时脱不了关系。

  所以见到她的那刻,慕柔脸上的神情终于崩坏了,一向在沈夏时面前不敢造作的她,现在竟然唰的从凳子上站起来,瞪着她:“沈夏时!是不是你搞我!”

  沈夏时抱着文件夹笔直的站在门前,看了慕柔一眼,根本不理她,侧头示意审讯室的同事先出去。

  她往前走了几步,手上的文件夹往桌上一摔,转过了凳子坐下去,整个人懒洋洋的靠在旋转凳椅上,慢慢翘起腿,另一只手搭在膝盖上撑住侧脸看向慕柔,笑得开怀:“还不算太笨嘛。”

  “你真是卑鄙!!”慕柔吼得嗓音都破了,看来真是气得不轻。

  沈夏时的目光冷了下去,倒不是因为慕柔的态度,而是她口中说出的话,真要论卑鄙,谁又比得过她?

  不过,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沈夏时低头翻开资料:“坐下,我还有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