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妖者为王 > 第九十七章 残卷
  “永无后患?怎么可能?”

  宫女娇躯一震,她知道云紫衫不是说大话的人,永无后患这个词可不是随便能用的。

  她跟随云紫衫三年了,很清楚战王朝拥有多少内忧外患,这战就算全胜,血王朝元气大伤百年内没实力南侵,但也不能说永无后患!

  云紫衫笑了笑,眼睛弯成了月牙儿,宛如一只小狐狸,却不开口解释。宫女知道下面不是她该知道的,很聪明的没有问,反而顿了下,问起了另外一件事:“殿下,元帅大人这次安排,把萧浪和妖邪都卖了,等于是让他们走上绝路啊,这也太狠了吧?殿下不是说妖邪必须拿下吗?萧浪没办法招揽,妖邪很有可能招揽啊,他为了殿下都去闭关了。”

  “我也不知道独孤行怎么想的。”

  云紫衫叹了一口气,美眸闭上,无奈说道:“妖邪是个人才,不过独孤行自己都舍得,我当然舍得。到时候如果妖邪不死,就招揽进皇宫吧,如果死了,只能怪他命不好了。至于萧浪…我是必杀之,这人危害太大了,而且完全不可掌控,只要他敢暴露出来,他必死无疑!”

  宫女点了点头,冷笑道:“大战的时候,萧浪不可能不暴露出来,元帅既然让他当诱饵,那他肯定会露面的,只要他露面就跑不了了!”

  云紫衫揉了揉太阳穴,轻轻摇头道:“可惜当时神魂阁那几个蠢货神师,看错了萧浪的神魂。父皇传旨也传得太早,我也太武断了。萧浪是个不错的夫婿啊,唉,一切都迟了,这个人我云紫衫既然得不到,那就毁掉吧!”

  随着云紫衫冰寒冻骨的声音,房间内的温度似乎更冷了几分。

  夜已深,窗外的寒风肆掠,黄沙漫天,好凉的一个秋。

  北疆已经很冷了,南方的死亡山脉依旧炎热无比,加上一场大雨,整个死亡山脉都宛如一个水蒸房,一片片水汽宛如云烟般缓缓腾起,让里面的人和玄兽不仅感觉到湿热,视力和行走也变得困难起来。

  萧浪窝在一个石洞内,刚刚倾盆大雨,虽然武者不存在生病之说,但是衣裳湿了难免不舒服,此刻外面白茫茫一片,萧浪索性在这石洞内休息起来。

  来死亡山脉已经整整两个月了,他的伤势早就好了,最近也是不断的疯狂修炼外加吞噬玄兽。

  境界提升的不快不慢,战帅中阶,并不是他修炼不够勤奋,也不是他草藤三修修炼速度不够变态。

  只是战尊境前,武者根本不能修炼太久玄气,身体完全吸收不了。这是一个过程,一个炼体稳固基础的必须时段。这和建造高楼要想打好地基一样,身体只有变得足够强大,才能走的更远。这也是独孤行让他不得再服用任何丹药的原因,偶然走一下捷径可以,但最后还是要回归本源,当然小刀服用的那种神药不算。

  绿冥不在,最近她总是神出鬼没的,一下出现一下消失,萧浪也不去管它,自己修炼自己的。草藤神魂进一步变长,而且长长的速度越来越快,此刻都接近一千七八百米长了。

  只是…让萧浪很不满意的是,草藤依旧没有再一次进化,这让他无比沮丧,多次怀疑这草藤已经达到了最终形态,不可能再进化了。

  今日的玄气早就修炼完了,狭小的石洞内也无法炼体,萧浪无事可做,愣愣发呆。想着萧青衣的毒,想着北疆的独孤行布置的那场惊天大战,想着小刀强横的神魂,想着药王城那个浑身都是媚的女子,想着东方红豆那个柔软香滑的唇…

  片刻之后,他手中须弥戒一闪,出现了一个木盒子。

  这是从他前不久灭杀的五名冒险者得到的,木盒子材质的确非常特殊,里面的东西他早已经看过了,是一份残卷,一份地图残卷。

  打开木盒子取出残卷,萧浪看了片刻,须弥戒再次一闪,他又取出一和黑色的禅木盒子,打开同样取出一份残卷。

  无比奇怪的是,两份残卷材质一模一样,上面的神秘图案也差不多,拼凑在一起竟然还能相连。

  “地图?这是哪里的地图?还有两张残卷在哪?”

  萧浪盯着两张残卷看了片刻,疑惑的呢喃起来。

  其中一张残卷是药王苟祸密室内得到的,那时候给独孤行看过,独孤行说可能是一副地图的残卷。开始他没在意,此刻居然在几名冒险者身上再次获得残卷,这才引起萧浪的重视。

  只是两张残卷拼凑的结果,萧浪发现只是一半,上面的线条虽然连了起来,但是没有另外两张残卷,根本不知道这是哪里的地图。

  两个残卷都用上等的木盒子装起来,这地图显然无比珍贵,萧浪也研究了多次,最后却一无所得。

  再次观察一小会,萧浪无奈的收了起来,这残卷上虽然有很多线条,却没有任何标明是通往哪的地图,也没有地名,看得完全一头雾水。只能有机会获得其余两张残卷,才能知道最终的目的地了。

  站了起来,望着外面越来越浓的水雾,萧浪有些焦躁起来,这样大的水雾,他可不敢在山野中行走,此刻毒虫最多,玄兽也会到处潜伏,探查能力大幅度下降,一不小心可能就要被伤到。

  “咻!”

  他在石洞内有些烦躁的走来走去,绿冥却再次宛如幽魂般飘了进来。一袭绿袍,被水雾隐隐有些打湿,贴在丰满的娇躯上,让人血脉坑张,细柔的秀发刘海,也粘在俏脸上,更显妩媚。

  “绿冥姐姐你去哪了?怎么最近十多天没露面啊!”萧浪脸色一喜,能有个人说话也不会那么无聊。

  绿冥抖了一下衣裳上的水雾,运用玄气蒸干,这才淡淡一笑道:“回隐宗了!”

  “回隐宗…”

  萧浪一阵无语,这个保镖真心不专业啊。居然偷偷离去十多天,要是自己遇到危险怎么办?

  “小家伙,别做这个样子,姐姐不喜欢看!你这不是没死吗?”

  绿冥莞尔一笑,熟女的风情看得萧浪心神一荡,她美眸一转,突然露出一个宛如怪蜀黍要骗小女孩的笑容,凑了过来,神神秘秘说道:“小家伙,你想不想学习姐姐独创的战技?很厉害哦,只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即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