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妖者为王 > 第二十九章 刺客
  迦坤拍了拍萧浪的肩膀径直离去,没有问萧浪什么,也没有交代什么,一副萧浪自己拿主意的样子。

  送走迦坤,萧浪坐在院子内思量起来。回忆起和这个女子两次见面的每一个细节,他的感应力很变态,之所以这么轻易就答应就妃雨的请求,是因为他感觉这个女子可信,这是他的直觉,而且这种直觉还很是准确。

  最终他回忆了几遍,依旧发现自己的感觉没错,他感觉到妃雨从没有对他动过半点杀机。这说明一个问题,要么妃雨演技高深到他都发现不了破绽的地步,要么妃雨和他所说的事情是真的。

  “这个妃雨从没有对我动过杀机,如果有一点想杀我的念头,绝瞒不过我。那么她所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迦坤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天羽城是否真的是个死局?”

  萧浪想了半天想不通,最后他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不管如何天羽城他是一定要去的,因为那两枚玄石太珍贵了。

  富贵险中求,不入虎穴不得虎子?

  不过由于迦坤的提醒,萧浪暗暗警戒起来,招来千寻交代一番,千寻仔细听完萧浪的计划没有半点犹豫,接过萧浪手里递过来的一枚丹药,然后进了房间内,竟然动用玄气挖了一条地道去了地底之下。

  萧浪在房间内修炼了一夜,千寻依旧在地下,也不知道去干什么了。到了第二天大清早,宋大家的马车就来了,萧浪起身上了马车,去城中汇合宋大家的车队,出了神魂城,朝南方的天羽城行驶而去。

  车队很大,最顶级的豪华马车有十多辆,周围有一千多精锐兵士守护,战皇强者就有四五名。宋大家在羽王朝地位超然,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下,是羽王朝的精神领袖,有如此阵容守护也算正常。

  一出神魂城,萧浪神经就绷紧起来,他是战王朝和血王朝的通缉犯。虽然两大王朝的战帝强者不可能千里奔袭来羽王朝击杀自己,但是暗中派数名战皇死士还是很有可能的。迦坤没发话之前,他们都聘请地下杀手组织,派遣死士来神魂城动手了。此刻出了神魂城,那些刺客绝对会动手。

  草藤早早的就潜伏在地下,近五千米长的草藤,在附近以他为中心,辐射方圆万米的情况,有任何不明人物靠近或者潜伏,他都会知道。

  天羽城距离神魂城并不算太远,只有两天路程,马车在官道上快速行走。前方数百里,早早有护卫军将路人控制起来,让到一旁等车队经过才能行走,车队一路畅通无阻。

  让萧浪松了一口气的是,一天都没有遭遇到任何袭击,到了黄昏时分进了一个小城内过夜,城内也有近万军队,这下更加安全了,一夜没有发生任何异状。

  第二日也平静的让萧浪感觉到诧异,似乎那些刺客都明白萧浪车队有无数强者,不敢冒然行动了。到了黄昏时分,车队抵达了天羽城外万米,远远都能看到巍峨的天羽城了。城内还有一队数千人的大军已经从城门内快速奔出,明显是来迎接的,萧浪也彻底放心下来。

  “报!”

  迎接大军刚刚出城,早早有斥候前来通报情况,这是很正常的情况,这名斥候也穿着羽王朝军队制服,拿着令牌。

  前方的护卫没有怀疑一路放行,这斥候直接来到了宋大家马车的前方,却无比诡异的没有停下,反而朝后面的车队继续行驶而去,似乎找错了马车…

  “大人在这,蠢货!”

  宋大家马车旁边的一名战皇眉头一皱,骂了起来。但是下一秒眸子却陡然一缩,因为这名斥候突然弹射而起,身上的气势陡然暴涨。

  原本看起来只是战帅的实力,却突然暴涨到战王巅峰的实力,速度快若闪电,身子一闪已经冲进了萧浪的马车内。

  “是刺客!”

  几名战皇顿时脸色大变,爆喝起来,三名战皇玄气环绕,立即朝萧浪的马车冲去,眸子中却都是气急败坏之色。因为他们速度再快也晚了,任谁也没有想到,有刺客竟然混进军中?还敢在天羽城外,大军前来接应的情况下,悍然出手。

  不过正是因为这个时刻,所有人都想不到也放松了警惕,才会被这么刺客所趁。三名战皇速度快若闪电,内心急如火烧,萧浪的实力虽然诡异,不过他们能清楚感应到萧浪的丹田废了,身上没有半点玄气。刺客被刺客陡然突袭,还能保住命?

  萧浪是宋大家请来的贵客,是神魂城主迦坤看重的人,如果死在天羽城外,羽王朝都不知道如何给迦坤大人交代了,他们的小命也悬乎了…

  萧浪在那名战皇喊第一句话的时候,已经反应过来了,只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名刺客已经冲了进来。他看到一双宛如毒蛇般的眸子,还有一只玄气环绕的拳头,那拳头内蕴含的巨大能量,都让他感觉到窒息。

  他没有任何犹豫,运转天魔战技,身体内的莫名能量瞬间从全身每一处涌去手臂,汇聚大拳头上,他没有选择躲避,而是选择了硬碰硬!

  那名刺客毒蛇般的眼睛内闪过一丝狂喜,萧浪居然敢用肉体硬抗他的全力一击?他宛如听到了世界上最后的笑话。

  不过他眼中的喜色还没完全扩散,瞬间变成了惊愕和震惊。因为两个拳头对撞上了,他感觉砸在了玄铁上,而且一股强大的反弹之力传到他手臂内,他听到了自己手臂骨头爆裂的声音。

  “砰!”

  一声巨响,马车爆裂,战马惊得四处乱奔,长嘶不停。萧浪和那个刺客同时倒飞出去,萧浪一只手鲜血淋漓,手上袖子寸寸爆裂,手臂上一阵鲜血淋漓,无力垂落。他嘴里也狂奔一口鲜血,面色发青,显然受了重创!

  那名刺客也不好受,虽然没有萧浪这么惨,不过手臂骨头也被萧浪的反震之力震断了,胸口一阵气闷。身体的伤是小事,让他震惊的无与伦比的是,萧浪居然接下他全力一击?不仅没死,反而只是受了点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