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妖者为王 > 第四十一章 输得彻底
  “萧浪!”

  禾苗阁后院,萧浪手持着无情剑站在亭子之外,他的身上都是雪花,他却油然不知。而禾苗公主站在亭子内已经很久了,萧浪没有转身看一眼,她沉吟良久,终于叫了一声又咬牙开口道:“萧浪,明日墨寒哥哥会来找你决斗,我不想看你们生死决斗!你们任何人一个死了,我也活不了了,所以…你走吧!”

  当说出最后一句,禾苗的心都碎了。哀莫大于心死。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心伤。她已经彻底绝望了,萧浪变成了一座冰山,她就算化成一把火也融入不了他的内心…

  萧浪终于有回应了,侧了侧脸问道:“走?去哪?”

  看到萧浪依旧是这样无情的样子,禾苗别过脸去不再看他,黯然说道:“回天州去,萧浪,其实禾儿已经把你的资料收集了一些,只是…不想告诉你而已。你来自天州,是神魂府的府主,据说你有一个美丽的妻子,叫做东方红豆?你回天州去吧,去找东方红豆吧!说不定你见到了她能恢复记忆,能变回原来的你!我已经让馨姨安排连夜送你去冰雪海了!”

  “哦!”

  萧浪应了一声,眸子内却迷茫起来,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呢喃起来:“东方红豆,这个名字为何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为何我却记不起这个人呐?她是我的妻子?我居然有妻子?嗯…那我去天州找她吧。”

  禾苗公主是转过身去的,而且站在亭子内,她实力不高自然听不到萧浪的呢喃。她见萧浪随意的应道,内心再次一痛,眼泪簌簌落下,最后咬牙喊了一声:“馨姨,带他走吧!”

  一道幽影闪出,馨姨心疼的望着禾苗,轻抚她的肩膀,微微一叹什么也没说,望着萧浪说道:“跟我走!”

  “哦!”

  萧浪麻木的点头点头,提着无情剑漠然走进亭子内,跟着馨姨朝前方走去,路过禾苗公主时竟然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看她一眼…

  望着萧浪毫不留恋的背影,禾苗公主的眼泪落下的更加汹涌了,她红着眼睛咬着嘴唇,强忍让自己不要哭出声音来。

  当萧浪就要离开她的视线内,她突然再也忍不住了,提着裙摆小跑几步,走出亭子外弯身用全力大喊了一声:“萧浪!”

  萧浪愕然转身回首,望着泪流满面的禾苗,他宛如望着一个陌生人,漠然的开口道:“禾儿小姐,还有事吗?”

  “没事…”

  禾苗公主彻底心碎了,伤痛欲绝,她苦笑着不断摇头,最终还是奢望的哽咽着问道:“当你回到天州后,是否有一天会想起——禾塘位面内有一个叫禾苗的小女子,曾经爱过你?”

  萧浪眸子深处一缩,灵魂深处一颤,却立即恢复了过来,在外人看起来神色没有一丝改变,冷漠的说道:“或许吧…”

  说完他毅然转身,跟着馨姨朝外面走去,脚步无比坚决,没有一丝颤抖!

  “或许?”

  禾苗公主无力的跪在地上,跪在亭子外厚厚的积雪中,双手捂着脸,企图阻止眼泪流下来,但泪水却从指缝内流出,滴落在白雪上,溅出道道梅花。

  她身子微微颤抖着,宛如一个虔诚的信徒般匍匐在地上,哭的肝肠寸断,哭得歇斯底里,她突然有种感觉,似乎北冥的天真的很冷…

  来的时候她交代过,任何人不得进后院内,所以此刻没有一个宫女走进来。她似乎早知道就是这个结果了,所以想一个人大哭一场,祭奠她输的彻底的爱情。

  如果萧浪今日能流露出一丝情愫,一丝不想走的意思。她绝对会拼尽全力留下他,并且不让墨寒公子和他决斗。但萧浪没有,她只能将他送走,希望他回到天州见到他的妻子,能恢复记忆,能恢复原先真实的样子,能想起她这个傻得天真,傻的可爱的小女人…

  “三年!”

  良久良久,禾苗小姐嗓子都哭哑了,她这才直立身子,睁开哭得红肿的眼睛望着萧浪离去的天空,咬牙呢喃道:“萧浪,我不相信你会永远无情。禾儿也不会放弃的,我会再等你三年。如果三年内你还不来找我,禾儿就会随便找人嫁了。萧浪,你知道禾儿在等你吗?你会再次让我失望伤心吗?”

  萧浪不知道有个小女子被他伤的肝肠寸断,虽然那一刻他的心痛了一下,但是经过这么久的时间。他不断修炼无情天道,他的心已经被伤的支离破碎了。无情天道的第一重他就快大成了,亦或许正因为他不断的伤自己,不断的让禾苗公主情伤,他才会修炼的那么快…

  他被馨姨的安排下换了一身夜行衣,然后跟着去了一个传送阵内,传送到了禾塘域面最南方的城池内。然后走出了城池,上了一艘铁船内。

  铁船沉默的开始行使,朝冰雪海使去。馨姨答应了禾苗公主要安全的把他送到天州去。因为萧浪失忆了,实力已经大打折扣,如果让他一人闯荡,说不定会死在冰雪海内,而且他失忆了,估计也不知道天州在哪了…

  铁船快速的在夜色中行使,宛如一个幽冥魔鬼,床上除了馨姨外一人没有,这船其实和天机船差不多,用玄石驱动用意念控制前行。

  萧浪一人站在甲板上,馨姨也默默的站在角落内,观察着附近的情况,确保不会有人来攻击。

  一夜无比安全,铁船也途径了几个域面,正行驶在一片内海之中,估计等明天上午就能出了冰雪海内。

  “萧浪,一个月期限已到,今日就是我们决斗之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以为能逃得了吗?墨者域面是北冥第一大域面,连个人都看不住岂非要让北冥人笑话?”

  一道冷喝声音突兀响起,海的一边有七八人冒着风雪踏海而来。最前方一名年轻公子黑色卷曲的头发迎风狂舞,眸子内的厉色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只受伤的魔狼。

  “唔…萧浪快逃!”

  馨姨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她身子朝前方甲板上猛然窜去,对着萧浪沉喝一声。然后身子朝海中飙射而出,对着远处的墨寒公子说道:“公子,萧浪现在已经和禾苗公主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禾苗公主交代要我把他送去天州,此事就此罢了吧!”

  墨寒公子冷笑一声,长喝道:“罢了?馨大人要是你是我,此事会罢了吗?这关系到一个男人的尊严,萧浪你要是男人就站出来,别让我墨寒看不起你!我的人绝对不会动手,来吧我们单挑,生死不论!”

  萧浪没有逃,他不知道路,也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他也没有站出来,只是站在甲板上漠然的望着墨寒公子道:“你是谁?为何要和我死战?我不认识你,别惹我,滚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